<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三十三 鹤立鸡群(中)
    黄昶上辈子是个讲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行动派,这一世虽然很受家里宠爱,却也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先前在家里时虽然因为年纪小,没什么实际动手能力,但也曾指导家人对自家住房进行了一些简单实用的功能划分,很受家里人的欢迎。在这里居住了半年多,先前因为没能力改变才不得不忍耐,如今手上有了力量,当即就按照自己以往的习惯对住屋进行了一番改造,隔出一小间专门的盥洗室来,每天梳洗就舒服多了。

    除了对自己的屋子进行改造,他还把主意打到了一些公用设施上比如新人院里有个大家共用的蓄水槽,以前都是轮流排班去抬水,每天清晨四五个小伙伴一起动手从两里地外的一条瀑布边上用水桶挑水,把水槽灌满后差不多够一天所用。但由于他们这一批人数比以往多了不少,这个水槽的存量就不太够,到了晚上以后就常常无水可用。黑灯瞎火的再要出去挑水又麻烦。按理说仙山上随便哪位师兄动手用个小法术就能解决这问题,但那么多年来似乎从来没人在意此事需要挑水的都是没法力的,有法力了也不需要挑水了。

    尽管现在他们这批新弟子经过疏通经脉之后个个都体力大涨,如今挑个水走上几里地已经不算什么。但先前刚上山时还是很辛苦的,所以这回黄昶决定一劳永逸把这事儿解决掉,也算是为将来的师弟师妹们做件好事。

    他拿出上辈子国家重点大学优秀生的聪明和耐性,仔细测算了沿途地势和高差,最终得出结论以瀑布所在的高度,完全可以靠自然落差把水流导向新人院这里,毕竟只要这个世界上还存在重力,重力流就永远是最好,最方便的导流形式。

    至于材料他也早看好了新人院附近就有一片相当茂密的竹林,粗大的毛竹正好可以用来做水管。那些毛竹也不知道在这仙山上生长了多少年,即使最普通的也有成人大腿粗细,高度更是直插云霄,估计一根就有四五十米长,两里地只需要砍伐二三十根足矣。以前黄昶只是个十一岁小孩子,就算给他最锋利的砍刀也只能看着那些参天巨竹干瞪眼。但现在可不一样了从宗门那里借来刀具,只要把内力灌注其上,切割竹木就好像切豆腐一样轻松。

    在纸面上做好计算后,黄昶便正式开工了,他原本打算独自行动,但很快便有人加入进来一起干黄昶在这批新人弟子中从来不是孤家寡人。他的朋友很多,姬若当然是跟他最亲近的,虽然八岁的小姑娘即使打通了经脉也帮不上多少忙,但光是跑前跑后,为他加油打气,大喊几声“阿昶哥哥好棒”就足以让黄昶鼓起浑身干劲了。

    而另一位跟他关系极好的朋友,便是先前差一点从接引金桥上掉下去,多亏黄昶及时拉他上来的那个小伙子了。此人名叫慕容英,乃是大周朝一个颇有名气的武林世家,慕容家族的嫡系子弟,从小就学了一身好功夫不过这一点反而恰恰成为他过金桥的障碍。黄昶他们也是直到后来才知道,原来接引金桥会根据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不同,设置不同的考验障碍,尤其是对于学过武功的,他们所接受的考验更比普通人要艰难许多。

    慕容英当时十四岁,已经是第二次参加金桥验心之考。当初九岁那年没能通过,他还觉得是自己实力不济的关系,回去之后愈加苦练,到十四岁时已经在江湖上都有点小小名望了但这却导致金桥的考验难度大大增加。当初黄昶在金桥上遭遇的阻碍大都是以威吓哄骗为主,但慕容英碰上的可全是要硬碰硬打过关的。结果他虽然勉强通过,却花费了太多时间,差点又一次被淘汰也将永远失去进入西昆仑的机会。

    故此慕容英对黄昶的感激之情是怎么形容都不过份,但他的性格比较冷淡内潋,即使内心里抱着最大的善意,表面上也不显出来。只是后来跟黄昶说了一句:自我三岁时测得有灵根,可以修仙以来,拜入仙门便是我慕容英的毕生信念之所系,你拉我这一把是挽救了我毕生志愿,我慕容英自也会用一生报答!

    不过当时黄昶只是笑了笑,心中暗想你一个小孩子急着说什么一生一世,未免太早了些。但打那以后慕容英确实对黄昶极为维护,这么一大群小孩子聚在一起难免会有打打闹闹,而黄昶的成年人性格在他们中间也难免显得格格不入,即使他不想惹事,也偶尔会有些或是仗着年纪大些,或是自以为学了点功夫就很了不起的“熊孩子”类型主动来招惹他。这种事情先前在大周京城等待的三个月中便常常出现,那时候黄昶都是能躲则躲,实在躲不过吃点小亏也就罢了,反正有那么多大人盯着,一帮小鬼也干不出什么大坏事来。

    不过自从上了山以后他就再也没吃过这种亏要论打架的本事,慕容英若是在这群新弟子中自称第二,就绝没有人敢称第一。先前在大周京城时慕容英很冷淡,基本不掺和小鬼们的胡闹,上了山以后依然如此但是谁若敢找黄昶的麻烦,他绝对毫不犹豫出手,不打得对方满地找牙不算完。

    再加上黄昶自己也是个聪明人,上山以后跟大部分人都保持了良好关系。除了姬若和慕容英外,还有个叫吴大牛的憨大个儿也和他结成了死党这两个纯粹是彼此脾性相投,互相看对方觉得很顺眼。吴大牛是觉得黄昶特别聪明,无论什么事好像都难不倒他,而黄昶则看中了吴大牛天性纯朴,是个可以放心结交的实诚人。而以他们这几个人为核心,再加上另外几个关系较好的朋友,便形成了一个小团体。人一抱团就不怕欺,哪怕在将近百名的新弟子中,这个小团体也没什么人敢来招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