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三十一 元真子的馈赠(下)
    此后数日,黄昶便一直在元真子陪护之下,端坐在这间静室中刻苦练功。倒也不是什么高明功法,就是把先前宗门传授给他的呼吸吐纳之术,也就是所谓内功心法一遍又一遍的在体内新开辟经脉中反复运行。将这种感觉牢牢记在心中,按照元真子的说法,就是要熟练到无需动念,真气自然而然就会循着这条路线运转才可以。

    “将来你在修炼真正道术法诀的时候,主要麻烦在于引导外界灵气入体。如果到那时候还要费心思去考虑灵气进入体内该如何循环,那你的修炼就肯定快不起来。”

    虽然黄昶还没开始真正学习法术,元真子却已经开始对他进行教导,黄昶对此感激不尽,当然是尽量记住。即使有些一时不能理解的,也强行记在心中,以待将来能领会,或是继续请教。

    而且这种反复的真气循环对于黄昶当前也是极有好处——所谓内力本就是在这样一遍一遍的真气循环中不断深厚壮大的。黄昶体内真气每循环一周天,便能自行增加少许。而更多部分则是来自于元真子渡入他体内的真气,虽然消散掉许多,但在这种循环中也有相当部分可以被他自身炼化。如此过了数日,当元真子最终告诉黄昶已经大功告成之后,当后者站起身来时,又与三天前刚刚打通经脉时有着截然不同的感受。

    如果说先前他的感觉是“轻盈”二字,那么现在便是“充实”,身体内感觉充满了力量。仿佛举手投足之间便能毁灭一切!这同样不完全是幻觉——元真子让他运气到手臂上,冲旁边一堵厚实砖墙打上一拳,黄昶依言照做了,然后便目瞪口呆看着那堵厚砖墙被他一拳击穿,而自己手上却没什么感觉,就好像捅破一层纸张般轻易。

    见黄昶一脸震惊之色,元真子微微笑道:

    “你现在的功力,大约已相当于凡间修炼了三十年左右的先天武者了——当然武功招式什么还差得远,但内力已是不弱。按照宗门规矩,接下来半年时间内你还学不了真正的修道法诀,但是切不可松懈怠慢——你们的修炼之路如今已经是真正开始,而修炼这种事情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从今以后你每天至少要运行一到两次内息循环的大周天,以确保体内的经脉畅通并壮大,这样日后真正开始学习法诀时,很快就能上手。”

    “在打坐调息的静功之外,宗门传授你们的动功也不可落下,那是让你们锻炼四肢躯干的。世间乃苦海,修行即船行。魂魄为浆舵,而我们的身体便是航船,要内外兼修方可平衡。至少在元婴之前,身体皮囊的重要性丝毫不逊于魂魄。”

    “另外,如果有闲暇的话,再去学一些真正的格斗功夫吧,拳脚器械均可,这个是不受限制的。以你现在的体质功力,学起来会很快,将来在炼气阶段多少能用得着。不过也不必下太多功夫在这上头,学个一两门,遭遇到近身搏杀时不至于手忙脚乱即可。将来在种种道术法诀,符箓法器面前,武功所能起到的作用实在很有限。”

    元真子一条一条将此后需要注意的事项一一向黄昶告知,后者仔细听着,直到最后,元真子挥手招来那只仙鹤:

    “我现在有些累,就让阿鹤送你回去吧。待我有闲暇时,也会让阿鹤来探望你,若是修行上有什么疑问待解,可以让它转告,也可以乘着它来找我。”

    黄昶再度躬身道谢,不过在临出门前,却又忽然想起一个最近几天时常着困扰他的问题,赶紧提问:

    “师叔,弟子现在就有个疑问想要请教您。”

    “嗯?说吧。”

    “这个……请问师叔,是不是到了法元境,就能知道旁人心中在想什么啊?您和掌教师尊好像都有这本事呢。”

    元真子淡淡一笑,用某种很有趣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身为转世之人,心中藏着什么隐秘,怕被人知道?”

    “呃……也不是,只是觉得……有些尴尬。”

    黄昶不好意思地摸着脑袋呵呵干笑,元真子点头道:

    “能够直接探知到旁人的内心奥秘,这种事情对于修道者来说……是不可能的。”

    “啊?”

    黄昶一愣,却听元真子继续道:

    “人心如海,深不可测,哪怕是金丹真人,元婴道君,也不能直接知道旁人心中在想什么,除非使用搜魂摄魄的法术——不过人被这种用上法术后,三魂七魄必然受损,即使不死也成白痴,只能算是一种刑讯逼供的手法吧。至于你的疑惑么……却也不是完全没理由的。我们所能探知的,并不是你内心的想法,而是你表露于外的思绪和念头。”

    见黄昶面露疑惑之色,元真子又笑道:

    “掌教师兄应该跟你说过,我等修士越到后来,越需要修炼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元神与魂魄吧?”

    “是。”

    “那么他有没有告诉过你,修炼元神之道,会有哪些具体作用呢?”

    见黄昶愕然摇头,元真子点点头道:

    “是了,如果说过这些,你也就不会感觉奇怪了——元神之道神秘莫测,迄今尚未有人能真正揭开其中奥妙,但我们只知道元神强化到一定程度后,便可以用来感应——感应到其他生命的魂魄。包括对方的喜怒哀乐,善心还是恶意,这些都可以通过元神感应到。”

    说着,元真子随手指了指门外那只仙鹤:

    “比如阿鹤,虽然不通人言,但我通过元神感应,却很容易就能知道它当前是开心还是悲伤,抑或是愤怒,沮丧,这些简单情绪都能感应出来。同样,我在和你交谈的时候,你对于我的言辞是真心相信还是心怀敷衍,这些也能当场就感应到,再稍微结合一下交谈的内容,要猜度到你当前的想法并不算难——世间常见僧道之流算命打卦,说什么未卜先知,猜度凶吉之类,如果不是纯粹骗子的话,便是低阶修士仗着些许元神感应能力在哄骗凡人了。”

    “我和掌教师兄谈起你,都觉得不错,就是因为我们在你身上感应到了强烈的求知欲望,还有一颗非常真诚的向道之心。对于我们所讲述的内容也都愿意听下去——你既然愿意学,我们自然也肯多说一些给你听。以诚心换诚意,你对我们尊重,我们自也对你友善。”

    说到这里时,元真子又忽然嘿嘿一笑:

    “所以,黄昶,你要记着:对于那些神魂强大的修士,一般偷袭或欺骗都是很难起效果的——你若对他心怀恶意的话,哪怕只远远看他一眼,都能被感应到。甚至据说有些元婴大能感应沟通天地,哪怕是在千里之外,只要有人带着强烈情感提及他的名字,都会心有所感。当面撒谎也很容易被识破,除非你练有能专门收敛元神,避免被人感应的功法,或是本身魂魄之力极强,能够彻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才不容易露出破绽。”

    “我晕……这不就是仙界版本的测谎仪器么,但功能可要强大多了,不仅能通过情绪波动判断真假,还能具体知道情绪的种类,外加随身携带,随时能用,简直就是人体雷达,方便啊!”

    元真子说的比较繁琐复杂,但黄昶很快便从他熟悉的现代概念中找出了类似对比,忍不住急切询问道:

    “那……不知弟子何时可以修炼此类功法?”

    元真子先是微微摇头:

    “修炼元神的功法不算罕见,但是刚刚踏入炼气阶段的人,无论怎么修炼,也只能达到安神静气,尽量不被他人感应的地步。想要将元神外放出去主动感应天地,至少要达到炼气中期,神魂壮大到一定程度才能做到——就好像一个小孩子无论怎么努力,也不可能举起太大的重物一样。”

    说到这里时,元真子忽然想起什么,看了黄昶几眼,微微一笑:

    “噢,差点忘了你是个异数——以你的神魂天赋,神魂感应能力恐怕比寻常修士会强一些……不过那还是要等到炼气中期以后才谈得上。”

    之后元真子又嘱咐了他几句,便让仙鹤送他回去。黄昶在前世里混过学生会,深知“领导的司机就是副领导”之真理,何况这位鹤大哥还是身兼着司机和秘书的双重身份,于是一路上都对这只仙鹤客客气气,丝毫不因对方只是一只尚未化形的扁毛畜牲而小视之。到了地头后还把自己珍藏的最后一些松子儿拿出来贿赂了它——那仙鹤很高兴的吃光了松子儿,飞走时在他头上盘旋两圈,并向他鸣叫了几声,黄昶觉得这应该是在表达善意。

    回到自己住宿的小屋子里,黄昶回想起这几天来的变化,忍不住又从外面找了块砖头来,运气到手上,用力一捏——那青砖块无声无息的化为齑粉,扑瑟瑟从他手中滑落。

    “三十年的功力……三天成就!”

    黄昶看着自己的双手,心头无比震撼——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听到看到许多奇迹,但直到今日,才终于真正切身感受到了属于仙家的力量。

    “我如今也算是武林高手啦!哈!哈哈!……”

    重生在此世将近十二年,黄昶一直保持着成年人的冷静,然而今天,他终于控制不住,象个真正的十一岁小孩子一样在床上翻来滚去,欢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