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三十 元真子的馈赠(中)
    这段时间黄昶一直处在一种半梦半醒之间的奇异状态,后来他才知道这正是修练之人打坐运气时的感觉。元真子相当于强行带着他一同进入到修道士最常见的坐关炼气过程中。黄昶感觉似乎只是坐了一小会儿,但当他再度站起来后,却已经花去了一整天时间——这还是元真子身为法元境前辈,是直接用的法元金液在替他疏通。若是换了炼气期的,估计还要慢不少——难怪修道士坐关炼气一坐就是数日,数月……甚至数年的也有,这种修炼实在是没有时间概念。

    等到元真子结束打坐收功之后,黄昶站起身来,只感到全身上下仿佛被用什么东西彻底冲刷了一遍,整个身体轻盈的宛如一片羽毛——这甚至不能说是幻觉,因为当他尝试着想要跳跃一下时,双腿才微微用力,竟然一下子跳到七八尺高,脑袋差点要撞到房顶。

    而身体对周围的感受也同原先大不相同,整个天地从未这么清晰,用“耳聪目明”四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他当前的状态。黄昶现在可以清楚看见屋梁上几乎每一片灰尘和木头纹路,也能听到屋外草丛中虫蚁爬动之声,甚至连水塘里鱼儿吐个水泡,他都能听到“噗噗”之声。

    见黄昶自站起来以后只跳了一跳,便呆呆愣愣站在原地,元真子知道他此时正在为自己身体上所发生的种种变化而惊异,也不去打搅他。过了一阵子,等黄昶渐渐适应过来,方才开口笑道:

    “如今你的身体已经不同于凡人,相当于人世间内那些修行内功达到大圆满,体质已从后天反转先天的顶级高手了——当然你修练内功的时间不长,本身功力尚浅,对于应用也是一窍不通,只是体质类似于他们。不过很快你就会发现,以后再要修练起内功来,速度会快很多。这时候再学习一些技击搏斗之术,效果也会比原来好得多。”

    黄昶这才清醒了一些,惊喜之下一拜到底:

    “多谢师叔为弟子打通经脉,让弟子能领略到这无上妙境!”

    元真子哈哈大笑:

    “这算什么无上妙境,等你炼就仙家道体,晋升法元境,方才会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奇妙。眼下这一步,只是为你将来修练法术打下基础罢了。”

    稍顿了一顿,元真子又道:

    “眼下你全身经脉虽通,却完全是靠外力达成,就好像水渠刚刚挖成,两边岸堤都还疏松着。其中又无活水流动,若不能常常通浚,难免会再度淤积堵塞。所以眼下还不可骄傲自满,赶紧先修练几遍宗门传授给你们的呼吸吐纳术吧,用自身内息在各处新通经脉里都走上几遍,等身体亲身感受过,记住了这些路线之后,才算是你自己的东西。”

    言毕,便指点黄昶再度盘膝坐下,自行运气循环大周天。而黄昶刚一坐下开始行功便感觉不对——他修习内功至今才不过半年,丹田里内息很有限,原本只在胸腹位置作小循环还凑合,但此时全身经脉皆通,就好像一口小池塘里才半塘水,却骤然被要求在一大片沟渠河网中流动,其水量绝对供不上。

    元真子却早就料到这种情况,与方才一样坐在黄昶对面。见黄昶面露异色时便伸出手,一指头点在黄昶胸口檀中气穴,顿时一股极其宏大雄浑的内息从中导入到黄昶体内,见后者愕然抬头,元真子却微笑着摆摆手:

    “不要说话,赶紧运气,我助你的内息并不能长久,很快就会消散掉。在此之前你要尽量将其多用于自身循环,能炼化多少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黄昶便不作声,默默行功运气,心底却暗自感激不已——他不是没见识的,先前元真子替他打通经脉时是双手闭合构成循环,输入自己体内的法力转一圈后还是要回到对方体内,虽然有所损耗,毕竟是有去有来。而这回灌输进来可就是纯粹的有去无回,若是在武林中,便是那令无数人羡慕无比的“传功”之术了。

    黄昶不敢怠慢,赶紧一遍又一遍驱使着这股内息在体内循环流转,将元真子刚刚渡入他体内的内息充分利用上。这种外来内息消散的很快,但元真子一直坐在对面,而且他对于黄昶内息循环状况也非常了解——刚刚才亲手帮其打通的么。所以每当黄昶感到后力不继时,便会及时点出一指,其位置非常巧妙,不仅能够弥补黄昶体内功力的不足,还能为他指点路径,将内息按正确方向导引下去。

    如此操控着内息在全身经络运转了几个大周天后,元真子方才满意点头,站起身来,脸上居然颇有倦色:

    “不错,今日先到这里吧,且去休息一晚,明后天咱们再继续。”

    黄昶稍微愣了一下,按理说元真子先前帮他打通经脉,已经是完全达到了宗门的要求。后面的巩固,强化内容等等,根本不需要再出手的——要知道这些帮助都是要损耗他自身功力的。武林中人对于“传功”之法那么艳羡,就是因为“传功”虽然对于受助者的提高效果极为明显,可对于出手之人的内力损耗却更大。即使先天境高手,在传功给他人之后自身也差不多会落到油尽灯枯的境界,除非极其亲近之人或者是极其特殊的情况,没人愿意这样牺牲自己的。

    而元真师叔竟然还要再助他好几天?

    见黄昶有些犹豫的样子,元真子却淡淡一笑:

    “不必担心,吾辈修道之士,法力才是命脉,内息对于我们而言并不算什么。何况以我的境界,助你一臂之力更是耗费不了多少,还不如用一次高阶道术费的法力多呢。”

    黄昶至此才放心,于是便低头谢过师叔,老老实实跟着仙鹤去休息,包括吃东西和睡觉。走在外面的时候,黄昶心中忽然划过一个念头:

    “咦,好像元真师叔也能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