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二十八 缘故
    所以修仙界的辈分通常也不看外貌,而是根据实力来衡量,黄昶他们这批弟子名义上都是拜在掌教长青子门下,看到西昆仑山上大部分法元境都喊师叔——当然也有少数例外,比如前任掌教或是被长青子本人喊师兄的。

    这位元真子倒也是个爽快人,一见面就笑吟吟道:

    “你就是那个拥有前世宿慧的黄昶么?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无亲无故的为什么要突然帮你?”

    黄昶有些尴尬的笑了两声,饶是他两世为人,在为人处世方面也算比较精明的,骤然面对这么直白的话语,一时间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应答。看来长青子掌教先前所言还真没错:修仙者与人交往多只凭本心,说话云山雾罩,唧唧歪歪闲扯半天儿而不说正题的,那多半是在耍你呢。对于他们这种新进菜鸟,还没必要用什么机心。

    而元真子师叔也没让他费心思,直接便揭晓了答案:

    “我的俗家名字,叫做姬元真。”

    “哦……”黄昶立即领悟过来,“若若是您的……?”

    “论世间辈份的话,阿若应该算是我的重侄孙女。不过既然入了这仙门,叫一声师叔也就够了。”

    元真子示意黄昶在桌旁坐下细谈,此时那仙鹤居然端了一盘子茶杯茶壶上来待客——是用翅膀端的,看起来很滑稽。当然倒水沏茶这类细致活仙鹤靠翅膀还是干不了的,黄昶赶紧很有眼色的站起来接过水壶把茶沏好了,虽然只是个小动作却显然很让元真子满意,他点了点头,一边慢悠悠品着茶水一边将缘由说明。

    “我姬氏一门在远祖之时也曾出过几位金丹真人,算是遗传有仙骨血脉的。不过传至今日已历千年之久,祖先的血脉日益稀薄,并不比寻常人家强出多少了。总算是看在身为当今大周皇族的面子上,宗门每次开山收徒时都会给我姬家一个额外机会,只要派出的子弟稍具资质,且能通过金桥验心之考,便可拜入我宗门。”

    “只是这机会虽然给了,能不能抓住却也难说——最近二十年来姬家派出的子弟每次都铩羽而归。而在这以前就算勉强能进来的,受限于天赋资质,还有性格机缘等诸多因素,真正能修炼到法元境且有望金丹的,百余年来也只我一人而已。这样下去,姬氏在仙界将再无人脉。虽说仙家不理凡间俗务,可对于象一国之主这样的位置来说,终究不可能和仙门全无关联的。”

    黄昶微微点头,元真子说得虽然较为隐讳,但以他前世的见闻完全能理解:能够统治大周皇朝这样一个大国的家族,要说“上面没人”显然是不现实的。如果姬家在修仙界的人脉彻底断绝,他们在凡间所享有的荣华富贵必然也不可能安稳。所以姬氏虽然不属于修仙家族,对于家族内培养出仙人的需求却恐怕比这大周朝任何一家道门都要迫切。

    果然,只听元真子接下来又道:

    “我既然身为姬氏子弟,当年也是借了家族之力才得以踏上这条仙路,到如今总要为家族出一份力。以往每次开山收徒时都去看过,只是前几次族里派出的子弟确实不成气候,小小年纪动辄以天潢贵胄自居,满身的骄娇二气,过不了金桥乃是理所当然。我虽有心相助也不能坏了宗门规矩,弄些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厌物上来,反而给我姬家丢脸。然而这一回的阿若却有些不同……要说她的资质却也寻常,否则也不至于动用到家族特权。但是其父母教养甚好,能够认清自己的位置,知道该怎么对待他人,这些才是她将来能在山上立足的基础。”

    黄昶点点头表示同意,他最初帮助姬若是以为金桥在考验他,但到后来就是完全出于内心了。姬若这孩子确实有一种能让人与之真心亲近的天赋,而且也完全没有皇族子弟令人讨厌的那股子傲气。

    “只是不知为何,家族里居然这么早就安排她来拜山——才八岁的小孩子,心智体魄俱是不足,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通过金桥考验的,如果再过个五年就好了,真不明白她父亲是怎么想的。”

    元真子的话让黄昶脸上现出一丝苦笑,对方显然已经知道姬若母亲过世,但却无法理解其母临终前的忧虑和担心。要指望一个高高在上的仙人去理解世间后宫宅院内弱女子的勾心斗角肯定不现实。就连黄昶自己,如果不是前世里阅读面特别广泛,常去晋江,女频之类地方淘书看,也肯定理解不了这些。

    而元真子也终于说到了和他有关的部分:

    “我当时觉得有些可惜,便厚颜向掌教师兄讨了个情。金桥验心乃是我派收徒重典,即使掌教也不能直接介入。但他还是稍微调节了一下桥上变化,让阿若和当时进程第一,已经快要走出桥面的你相遇……”

    “……呃?”

    黄昶再度发愣,元真子这几句话里所蕴含的信息量可着实不小,让他需要多花费一些时间才能消化。又过了一阵子,他才想明白自己该说些什么:

    “这个……我们当时在金桥上的行动,掌教师尊和其他师长都是能看见的么?”

    元真子点点头:

    “当然,每一批新弟子都直接关系到我西昆仑一脉未来的前途,岂能不重视——何止是在金桥上,就是你们先前在凡间的生活,只要是被授予拜山令牌者,宗门都会派人去暗中查验一番的。”

    说到这里时,元真子又笑了笑:

    “若不是之前便对你的品性道德,以及为人处事有一定了解,确定你能助她,我也不会请求掌教师兄帮这个忙了。”

    “哦……”

    黄昶这时候却忽然想起那个被驱逐的倒霉蛋,看来对他的评判和处置并不是仅仅去觐见掌教那一次临时决定的,而是早就经过了长期观察,对一直以来行为举止作出的判断。估计去见掌教反而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把已经正式拜入山门的弟子驱逐下山对于西昆仑也不是一件小事,恐怕掌教是要亲自接触过以后才能做出最终决断——这样看来长青子掌教的行事倒又显得比较谨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