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二十四 修仙界(下)
    但天道虽不讲究善恶,修仙界却是要讲的。修士之间各凭本心交往,可不等于就能肆无忌惮为所欲为。譬如某人性格暴躁,稍有睚眦便要灭人全家,那肯定容易结仇。又或者常常心怀贪婪,看见人家有什么好东西便想要抢过来,否则念头不能通达——对于他来说也许真是遵循本心了,可人家凭什么要让你称心呀?那彼此间就必然会有冲突,而冲突这种事情,谁能保证自己一定是赢家呢?

    尤其是对于那些喜欢挑事的,你挑起事端一次赢了,两次赢了……可谁能保证次次都赢?就算有些聪明的惯会看人下菜碟,总是跑去欺负弱者,却难保其他强者不会因为他们所持的“道”不来找上你——比如当今天下与西昆仑齐名的东岐山,岐山剑派弟子大都秉持的便是行侠仗义之道,路见不平一怒拔剑就是他们的修心手段,历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奸邪之徒成了他们领悟剑道之路上的垫脚石。甚至哪怕明知会招惹上强大的对手也决不退缩,正所谓“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至于西昆仑这边,平时教导弟子虽然不那么激烈,却也要求他们尽力做到“见义勇为”四个字,否则若是看到自己有能力处理的不平事却没去管,那也会在心境上留下遗憾和破绽的。平时还好,到了破境的关键时刻,说不定便会成为心灵上的破绽,为心魔所趁——所谓魔头,最擅长便是见缝插针,修士心灵上稍有一点空隙,便有可能被其利用。

    有这两大门派带头,在如今的整个修仙界,“仗势欺人”,“杀人夺宝”之类龌龊事情不能说没有,但却绝不多见,多半是在暗中偷偷摸摸的干,一旦暴露出来,估计被清算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如果按照黄昶所习惯的概念来看,这个真实修仙界的“正能量”还是挺充足的。与他前世那些“仙侠小说”中所描述的那种乌烟瘴气,名为仙家门派,实质为黑社会的状况完全不同。

    …………

    一席长谈之下,黄昶对于如今修仙界的状态算是有了个初步了解。欣喜之下抬头一看,不觉外面天色竟已全黑——黄昶是一大清早过来的,与西昆仑掌教竟然整整谈了一天,这在历代新进弟子中恐怕是绝无仅有了。

    等到他告辞出来后,却惊讶发现穆子清穆师兄竟然还坐在紫霄宫门外,仍然是那个盘膝打坐的姿势,竟是足足等了他一整天。这可吓了黄昶一大跳。

    “哎呀,穆师兄你一直在这里么?那可太不好意思了。”

    穆师兄却缓缓睁开眼来,看了他一眼,微笑道:

    “师弟能得掌教师尊看重长留至今,可是大好事啊。这紫霄殿周边,灵气充足为我昆仑诸峰之首,师兄每次过来都巴不得能多待一会儿呢——这回可是沾了师弟的光哦,”

    黄昶这才安心,于是便跟着穆子清返回新人院去。回去晚了肚子难免饥饿,不过黄昶手头却有好东西——青松给的那把松子,看起来和普通松子一样小小的,但只要吃个几粒居然就饱了,而且吃完以后全身上下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黄昶也没藏着掖着,回去之后便和姬若以及另外几个关系好的朋友一起把松子分享了,同时还把这个小秘密告诉了他们。原意是打算小范围内知道也就行了。却不料在一群小孩子中间想要保守住某个秘密根本不可能——没过多久便全都传开了。打那以后其他人再过去时都会主动向青松讨要松子吃。

    …………

    此后陆陆续续的,这一批新弟子都去紫霄宫转过一圈,和掌教师尊交谈过一次,接受了他的指点。但各人的收获却大不一样,象黄昶这样能和长青子掌教畅谈终日,从而了解到大量仙界讯息的可谓绝无仅有,大多数小孩子都是稀里糊涂的,到那边由掌教查看了天赋,说一声你适合学习什么功法,要发扬什么,避免什么,如何能尽快练到法元期……也就回来了。能记住这些还算不错的,更有那浑浑噩噩的,傻乎乎跑去转一圈却只记挂着青松的松子儿,对此就是长青子掌教也只能无可奈何叹口气,说一声这孩子还没开窍,然后便打发回来。

    对他而言算是错失了一次机会,不过只要能留在山上,今后机会还是有的——这不是最倒霉的。最倒霉的一个家伙,在去觐见过掌教之后不久竟然被遣送下山,穆师兄前来宣布并执行时他本人固然是惊恐万状,委屈之极,其他人也都莫名其妙。

    穆师兄并没有隐瞒原因——当然是在把这孩子送走之后,回来给大家说了缘故:掌教师尊评判说此子心胸过于狭隘,只记仇而不怀恩,天生枭獍之性,不可传以大道。

    掌教师尊的评判大家自然都是信服的,回想起那人素日的言行,感觉确实是有点不太合群,平时比较难以打交道,但也仅此而已,要说怎么个大奸大恶法,毕竟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子,相处时间又不长,倒还看不出来。

    非亲非故的,其他人念叨几句后也就不放在心上了。黄昶却是暗自出了一身冷汗——那天交谈时他便感觉掌教师尊似乎总能猜度到他心中所思所想,现在看来还真不是虚妄。看来宗门规定每个新弟子上山以后都要去和西昆仑掌教见一次面,所得到的可不仅仅是指点,还有对于其内心的评判,这也是一种考验!

    想明白这一点的黄昶着实后怕不已,作为一个拥有前世记忆的成年人,他的思想之复杂可远非本时代的小孩子所能比。先前他在与长青子掌教交谈时只感到对方和蔼风趣,待人如沐春风,黄昶甚至想过这位掌教也太没架子了一些,孰不料真正处置起人来却是雷厉风行,丝毫不拖泥带水。如果自己当时把前世中那些三观不正的念头带过来,恐怕下场会比那个被赶走的更加不如。

    幸好自己无论前世还是今生,都称得上是一个好人,黄昶在暗自后怕之余,也颇感庆幸,同时也愈发坚定了自己今后要与人为善的信念——在这个仙侠世界,这可不仅仅是思想问题,还直接关系到他的前途命运。

    而这一轮刚刚拜入山门的新弟子,也从此开始了他们的淘汰过程,从九十七人缩减至九十六,今后必然还会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