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二十三 修仙界(中)
    修士对凡人的态度大抵如此,但若是碰到了修仙界的同道,更假如对方是实力强大的前辈,或者是有着深厚背景的,难道就要卑躬屈膝予取予求?

    ——做梦呢。大家都是走在修仙道路上的同道,你进境快一些,达者为先,我尊你一声前辈,言语之间礼貌些,行事需求上若有所冲突,那我技不如人只能退让,也就是了。但若是还要得寸进尺,颐指气使,甚至企图侮辱或奴役其他修道者。又或者本身艺业不高却想要仗势欺人的,那十有八九,人家就是拼着一死也肯定要咬你一口。

    ——修炼之士怕死吗?很怕,他们会想尽办法寻找各种方式去延长自己的寿命,以求在修仙路上多走一段。但要想企图强迫一个修士违背自己的本心去做什么,那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是宁死也不会屈从的。在这种时候他们根本不会在乎死亡。

    论其原因根本,则在于两个字:“心魔”。

    ——按照长青子的说法,修仙者炼身成道,除了淬炼身体之外,对于内心魂魄的修炼也同样不能放松。在法元期之后,对于心智神魂的培养更是看重。尤其是到了每次进阶突破时,修士所遭遇的天劫,不仅仅是物质世界中会有雷火风等真实劫难降下,包括修士的精神和灵魂,也同样会遭遇到域外天魔,或是种种恶灵邪念的侵袭,意图夺取这具即将成功的法元仙躯,为己所用。

    届时在修仙者的脑海之中,以往的前尘往事都会历历在目,其心如平湖,澄观似海,从小到大所经历过的种种前事一一浮上心头。如果有未曾处理完满,存着缺陷,导致后悔的,便会成为心灵上的缝隙,进而成为被心魔所依附,所利用的破绽,时时刻刻都跳出来作祟,轻则导致无法再平心静气,难以修炼下去,自然也谈不上进一步突破。重则心神失控,疯舞癫狂,乃至行功出岔,走火入魔都是难免。

    “故此修道之士都极其看重‘因果’二字:受了他人的恩惠,一定要想办法偿还,否则心中存了愧疚之心,日后难免化作重重负担。同样的,若是被人侮辱了呢?——也要尽快出了这一口气,让自己心无挂碍才行。否则长期积存在心中,便会成为一根毒刺,到关键时刻说不定就跳出来扎你一下子。”

    “我等修道之士,哪个不是心高气傲的,实力相差再大,杀了他们容易,要他们屈膝投降,甘心受辱,却是千难万难!”

    ——这便是长青子所说修道士大都不肯受气的缘故了——若是一般凡人,面对着外来的威胁污辱时,有可能会选择忍一时之气,以后就算想起来,最多觉得心里不太舒服而已。但对于修士来说这却是会要命的事情——倘若对方的境界远远超过自己也就罢了,譬如金丹对炼气,那后者也生不起反抗之心。但如果双方实力相差并不太远呢?

    仙家道术千变万化,即使打不过还可以逃么。真要倾尽全力一战,即使死了也不会有什么遗憾,而且在这种全身心投入的状态下反而更容易达成突破,修仙界的种种传闻中,那些于生死恶斗中忽然提升境界,进而转弱为强,反败为胜的例子决不在少数。

    若是碰上双方实力相差太大,根本没有任何机会的状况——比如炼气对上法元,甚或是金丹元婴之类,那倒也简单了——反正本来就没有任何机会,该死就死,该降则降,无论什么结局,都不是靠自身能力能改变的,那以后回想起来自也心安理得,一般不会留下心结。

    可如果明明有能力一战的,却因为害怕,胆怯等原因屈服退让了,那即使这次活下来,从此也将在心灵上留下了一个极大破绽。后悔,痛苦,羞辱……诸般负面情感迟早纷至沓来,心魔邪念必然趁虚而入。日后修炼就算不是再无进益,也难免步步荆棘,尤其是在破境度劫的时候,更是将遭受到极大的阻碍。

    要想破解这种状况,要么再去找到当初那个始作俑者,把这口气出掉,要么就是能自行开解,强行弥补掉这心灵破绽——这两者可都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还不如当时就奋勇一搏呢。

    面对实力比自己强的人尚且如此,对那些狗仗人势,本身能力还不如自己的仙二代之流,那当然更加不会假以辞色了——无关痛痒时还可能会在表面上敷衍一下,但如果真正涉及到实质内容了,那些高喊“我爹/我师傅是xxx”的纯粹就一笑话。

    更何况修仙者寿命极长,如果当真想要开枝散叶的话,其一生中子嗣后代必然极多,徒弟更是如此。而什么东西一多了就不值钱,除非是从小看顾长大的子女,或者朝夕相处的亲传弟子,那感情会深厚一些,否则一般隔了几十上百年的子孙,就算有血缘关系的,也不可能像凡人那样宠着护着,更不太可能把他们惹下的因果麻烦背到自己身上——世间凡人对亲缘血脉的观念,并不能套用到修仙者身上。

    “所以说,修道亦即修心,修道者的心智之坚定,绝非凡俗之人所能想象。修士之间交往大都只凭本心,好恶分明,极少会有屈己从人的现象发生。那些把描写江湖黑道,官场宫廷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戏文改个名字就拿来形容我等修道之人,实在是过于无知了。”

    长青子这轻轻一句话,就把黄昶前世里看过的大部分仙侠小说给批了个一文不值,而随即却又话锋一转:

    “既然说到这里,黄昶,还有一句话你定要记住:修道即修心,修心则要正。若是持心不正,日后则难免多遇蹉跎,乃至身遭祸患。”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心魔是否会出现,完全只取决于各人的自身判断,看一个人对自己的行为决断是持肯定还是否定态度,说穿了就是自信程度,并没有什么善恶之分。一个人经常与人为善,立下大功德大善业,破境之际回想起来必然是充满自信,万不怕心魔来袭的。而另一个人哪怕坏事做绝,他人皆视之为魔头,但只要他自己心安理得,把这一切看作理所当然,那心魔也不会找上他。即所谓“天道有常,不以尧存,不为桀亡”——只要认准了自己的“道”,便可循道而行,在仙路上一直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