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二十二 修仙界(上)
    一般来说,前辈指点新入门的弟子到这个程度,也差不多了。就算该弟子运气特别好,对上了掌教的脾气,长青子今日所谈也已经远远超过了通常指点的范畴,就算亲传弟子也不过如此。

    但黄昶却不是普通孩子——他前世里在网络上看了一大堆仙侠小说,甚至还曾亲自动手写过,脑海里对于所谓“仙侠世界”早就有着各种各样幻想存在。如今在这个真正的仙侠世界里,好容易遇上一位对此最有发言权的老前辈,而且对方还愿意和自己多说两句,那还不抓紧机会赶紧多多打听?

    反正自己这具身体才十一岁,问到什么不合适的地方,装疯卖痴撒个娇也就过去了。毕竟还是小孩子么。如此肆无忌惮问起来,很多问题让长青子都哭笑不得,好几次都说你这孩子从哪儿听来这些稀奇古怪说法?黄昶也不隐瞒,老老实实说自己前世里听过看过许多关于修仙的故事。也不知道哪些是真是假,所以才要向师尊求证么。

    长青子摇头苦笑,但黄昶提出的问题虽然大都荒诞不经,可偶尔倒也能冒出来一些颇为新颖的观点让他颇感兴趣。修仙者对于时间的观念和寻常人不一样——他们的寿命要远远长于凡人,虽然修炼本身也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但日常行事还是以逍遥闲散为主,不会搞得像现代上班族那样每天急匆匆。故此即使堂堂西昆仑掌教,对于一个新入门的小弟子,也不介意多花些时间,多告诉他一些东西。

    于是两人又继续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儿天”。而黄昶也如愿以偿的听到了许多修仙界的轶事,有些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识,而有些却是属于秘闻了——不过在长青子这里都是随口道来,并无什么高下之分。

    比如黄昶最初的那个疑惑——为何西昆仑如此大派,却任用一名法元期作为掌教,在修仙界其实便是常识。

    要说西昆仑底蕴深厚,门派中金丹长老不在少数,元婴祖师也有好几位——这只是明面上的实力,暗中隐藏着的还不知道有多少。不过历来出任掌教一职的却多半只是法元期。而这也是各大门派的惯例。只除了一些中小门派,因为本身在修仙界地位不行,和其它大门派打交道时怕落下风,会请个金丹真人出任掌教来充充场面,但其内部负责行政管理的肯定还都是法元期,甚至用更低的炼气期来承担具体工作。

    这也是没办法——随便什么组织,只要上了规模,对于管理的要求肯定越来越高,即使仙家门派也是一样。而和凡人追求富贵权势不同,修士追求的可是成仙得道,完全求诸于自身的内容,身外权势再大也是虚妄。实力越高的越不会在乎,什么掌教,尊主,在他们眼中远远都及不上自身境界提升一小步来的重要。若是炼气期的肉体凡胎,可能还会耽于名利得失之心,去追求一些权势名望之类,而到了修成仙人道体的法元期阶段,基本上都已经没这个心思了。

    因此对于这些大门派中的强者们说,门派管理纯粹是个麻烦事情,却又不能不顾,到最后往往就推个法元期出来凑数,负责一些日常琐事——比如主持门派祭祀典礼啦,对外交流联络啦,指点新弟子发展路线啦……这种事情由法元期来处理绰绰有余了,金丹元婴等大能是懒得沾手的。

    当然如果碰到事关整个门派发展路线,甚至生死存亡的大事,那肯定是要召集宗门中实力最强的长老一起商议应对,这种时候掌教反而说不上话,最多在旁边介绍些情况什么。

    所以西昆仑掌教在任期上有个很有趣的规定:任期至少三十年,愿意多干最好,上不封顶。你要是肯一辈子坐在这个位置上其他法元期只会最高兴——不过大部分人都是干满三十年后立刻退位让贤,找下一个来顶缸。因为西昆仑掌教虽然确实很荣耀,说起来权势也颇大,可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却从来没有人能突破到金丹——各种繁琐事情实在太多了,这三十年时间基本上不可能用来修炼,纯粹是为宗门做贡献的。

    而谈到修仙界的权势问题,黄昶忍不住又想起前世仙侠小说里经常看到的,那些大宗门或大家族子弟,亦即所谓“仙二代”们仗着背后有高人支撑或是有强者作为手下,一个个嚣张跋扈气焰滔天,动不动便惹事生非。以及还有种种杀人夺宝,欺骗抢劫之类,多少故事剧情便是由此引发——当然在小说中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给主角拿来做反面教材装逼打脸的,不过在这个真实世界,黄昶可不能确定自己有没有主角气运,真碰到这种事情肯定麻烦。故此在这方面特地向长青子询问了一番。

    结果长青子在听了他的问题之后却是哑然失笑,上上下下看了黄昶一阵子:

    “黄昶,你说你在前世听来的这些消息,都只是那边凡人所写,拿来闲暇取乐的?”

    “是,写书的那些人也都是普通人,不过胡乱猜想罢了。咱们那个世界没有仙人的。”

    黄昶老实回答道,长青子微微点头:

    “难怪了,那些凡人大约是以市井群氓的角度来揣测,视我等修道士皆如盗匪贱役之之流了……”

    之后长青子便细细给黄昶解释了一番——在修仙界,权势后台这类东西确实也有,大门派的弟子到外面去肯定受人尊重一些,但远没有在人世间那么管用。任何一位修道者,哪怕只是刚刚学会了一点功法皮毛的入门新手,心中就必然自有一股傲气在。在人世间他们可能会为凡人服务,帮凡人做些事情换取报酬,但最多为客卿,为幕友,更多则是会被尊为师长,偶尔在不违本心的前提下出手相助有可能,但要说毫无原则为奴为婢?那几乎不可能——除非有什么特殊原因,比如欠下大恩为了报答,或是锤炼自身心境之类,但总体上决不会多。

    ——修道人修仙问道,原本求得便是个逍遥自在,从此可以摆脱人间凡俗规矩,他们的本事也足以让他们不再为人世的贫富贵贱所困,怎么可能主动再跑去受这种约束。

    修仙不分贵贱,以奴仆出身,修炼至仙人的,古来常有。但修炼已成还跑去给人作奴才的,以长青子的年纪和地位却从来没听说过。所以黄昶所述什么某某世家,自身为凡人大少爷居然能随身带着一堆修士奴才跑去欺负人的情节,纯粹是凡人缺乏见识,把世间话本中狗腿子形象改个修士的名儿就号称仙侠小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