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二十一 昆仑掌教(下)
    黄昶这才彻底领悟,长青子掌教先前所说“路可以帮你指出来,可终归还是得你自己走”是个什么意思。而凡人皆可修仙,仙门却只肯挑选那些最有天赋的加以传授,原来是这个缘故。

    不过长青子的话却没说完:

    “等你到了法元期之后,那倒真是得五门齐练了——法元修士体内想要结丹,所需的庞大法力决不是单一灵气所能支撑的。不过到了那时候,原本单练一门法诀冲上来的修士都得加练其余四门,以补足五行,故此到了那一阶段,你反而比他们占了优势……所以说修道路上,气运福缘第一,智慧毅力第二,天赋根骨只能排在第三——天赋多半只在炼气阶段起作用,后面就不注重这些了。”

    黄昶暗吃一惊,掌教这是在教他法元期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哪!以自己当下筑立道基都尚未完成,对于修仙还是刚刚进门未曾上路的状态,现在就谈到金丹是不是太远了些?

    仿佛当真能感受到他的想法一样,长青子掌教又看了看他,颇为自傲地笑了笑:

    “不用奇怪,寻常门派,能帮弟子指点到法元之境已是难得,但对于我们西昆仑山的弟子来说,知道通往法元境的道路该怎么走,这从来不是个问题。难的是真正将其走完——我西昆仑历代弟子中,能从炼气期修炼到法元境的不过十之一二,这已经是各大宗门中最顶尖的水准了,可仍有大部分人停留甚至陨落在中途——他们都知道路该怎么走,可却没能走下去。”

    说到这里时,长青子似乎有所感慨,轻轻叹了口气:

    “其实我自己也是一样……早在二十年前我就知道自己的结丹之路应该如何走了,但时至今日,却一直没能走过去。知易而行难,诚如是也。”

    面对长青子的感叹,黄昶自是不敢妄加评论,不过既然这位掌教师尊愿意多说点东西,那他自然也乐得洗耳恭听——以西昆仑掌教的见识之广,能得到他的指点绝对是修仙界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好事,黄昶当然不会蠢到去打断对方。

    而长青子大约是由于最近跟小孩子打交道多了吃不消,好容易碰上黄昶这个有成年人思维的,也乐得跟他多说几句。从炼气到法元的道路很多大宗门都能指点出来,可后面法元至金丹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身为西昆仑的掌教,当然要拿出点与众不同的东西来:

    “……结丹之道,归根结底还是需要法力浑厚,但是其它各项条件也不能差。从炼气到法元,单修一门法诀足矣。但是从法元到金丹,则需要把阴阳五行全都补足,这就至少要练七门法诀,即使扣除原先所学那也要六门。此外,练出金丹是为了把神魂附着其上,所以神魂也不能弱,这样多半还要练一门可以淬炼神魂的功法。而这么多功法彼此之间难免会有冲突,所以又要修炼一些类似于《真解》那样的调和之术……如此全部修炼下来,至少十来部功法是免不了的。一部就算十年,光闷头练功就要百年之久,法元期说起来有三四百年寿命可以自在逍遥,可真想踏上金丹大道,时间也还是很紧的。所以黄昶,如果你将来有幸踏入法元境,千万不要觉得时间充沛了——要做的事情更多。”

    听黄昶老老实实应了,长青子又道:

    “之后从金丹到元婴,我自己尚未经历,也不好教你什么。不过当年听恩师提起,主要就是以炼神凝魄为主了。炼到最后元神可以脱离肉体,便是元婴大成。不过具体如何练法,却要根据每个人结成的金丹品质不同,特性差异,具体的手段也各不同,所以在结丹以前是根本没法子推测的。”

    听长青子说到这里,黄长低头想了想,归纳道:

    “从炼气到法元主要是强化自己的身体,从法元到金丹是进一步强化身体,兼顾神魂,而从金丹到元婴则就是以彻底强化神魂为主了……弟子这样理解对么?”

    长青子抚掌大笑,脸上露出非常满意的笑容:

    “很好,你的悟性果然不错,大致就是这么个路线。”

    “那……弟子有一事不明,想请师尊指点。”

    黄长现在一口一个“师尊”叫的熟溜得很,不过说起来他们这批弟子拜入山门后并没有具体拜在哪个人名下,理论上全都是西昆仑掌教的弟子,所以这么叫也没错。

    “问吧。”

    “听师尊刚才说起,功法分阴阳,五行,以及淬炼神魂之道,而炼气者只需在其中任选一门便可炼至法元。弟子的五行平庸,但阴阳骨脉与其他师兄弟相比并无太大差异,神魂强壮则更有过之,那为何弟子还要拘泥于五行功法,而不能选择其它?”

    知道机会难得,黄昶也赶紧把内心有疑问的地方统统提出来,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啦。

    而他这个问题似乎也正提在了点子上——只见长青子微微摇头道:

    “还以为你懂了,看来还是差一些——你刚才自己也说,从炼气到法元,淬炼改变的是身体。如何改变?——从周围天地间引导灵气入体,化为法力改变自身。所以淬炼神魂的法诀,对于炼气士的用途并不大,除非是专门需要防备幻象,惊怖之类法术,以及突破境界时抵御心魔,一般人很少会去刻意修炼,也并不能凭此进阶。只有到法元之后,尤其是金丹冲击元婴阶段才会变得重要起来。”

    “而阴阳之道么……天地间自有阴阳二气,但寻常凡人却根本引取不了,留存不住。只有仙家道体才可以引取天地阴阳之气以为己用。所以阴阳法诀虽然有,却大都是只供法元期以后的修士所用。炼气期的修士若想直接修炼阴阳法诀,却需要一个前提……”

    长青子笑了笑,指了指自己:

    “除非天生就拥有仙家道体,法元之躯的部分特质,才能修炼阴阳法诀。而只有法元期以上修士生下的子嗣后代,才有一定可能拥有这种体质。大多数寻常人,其肉体凡胎只能引取五行之气,也就只能修炼五行法诀。我说你的阴阳骨脉和其他人一个样,并不是说你们一样优秀,而是指都很……平庸。”

    “呃……弟子明白了。”

    黄昶这才明白过来,合着阴阳法诀是属于“仙二代”们专用的,自己爹妈没啥运气,这仙二代是做不成了。那就没啥好说的,还是好好努力,以平庸资质老老实实去冲击五行法诀吧,好歹争取当个仙二代他爹。

    注意到黄昶略为沮丧的情绪,长青子又安慰他道:

    “不过黄昶,你也有你的长处——大约是因为你拥有两世魂魄,前生记忆的关系。你的神魂之凝炼实在是远远超过了寻常凡人,你如今才十一岁吧?神魂却几乎快要与法元期修士相当了。今后在炼气阶段,恐怕再没什么幻象能困得住你,想让你惊恐害怕也是极难,而突破境界时若遇上心魔之劫,估计也是完全奈何不得你的——越到后面这优势就越大,等到金丹期之后,这将使你的神魂远远凌驾于其他同阶修士之上,冲击元婴期成功的可能性亦是大增……”

    说到最后时,长青子伸出手来,似乎原本是想摸摸黄昶的脑袋,但转念一想,却像是对待成年人那样拍了拍他的肩膀:

    “所以,黄昶,你的修仙天赋其实很好,只是需要到后期才能发挥作用。而在炼气前期,因为需要多修炼一两门法诀的关系,进境可能会慢一些,也许会有人因此而嘲笑讽刺于你,别放在心上,到后面你会把他们远远甩开的。”

    黄昶有些感动,长青子这分明是预料到自己未来的修仙之路不会太顺利,提前开解自己。于是他恭恭敬敬弯下腰去,再次向掌教施以大礼:

    “多谢师尊提点,弟子绝不敢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