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二十 昆仑掌教(中)
    “弟子黄昶,拜见掌教师尊。”

    觐见掌教的规矩先前穆师兄已经教过,黄昶恭恭敬敬在门外施礼报名求见,随即,那门扇吱呀一声自己开启,而黄昶也终于见到了名震天下的西昆仑掌教。

    西昆仑掌教道号为长青子,这一点黄昶是早就知道了。不过面容却未曾得见——先前入门时他也参加过宗门典礼,但那时候他们这些新入门弟子都是排在最后,而掌教主持仪式却是处在高台之上,其身周围当真是有云雾缭绕,根本看不清楚的。

    如今看来这位掌教师尊的年龄似乎并不很大,头上发髻,以及颌下三缕长须亦都是乌黑油亮,看上去大约四旬左右。不过黄昶知道只要是修成了法元仙体的前辈,容貌肯定是会长期保持在比较年轻的样子,除非到了衰老期,才会明显露出老态来。

    眼前这位既然能执掌天下第一仙门,其实力必然是深不可测,金丹还是元婴?黄昶正在猜度时,对面长青子掌教却仿佛能猜到他心中所想一样,捋了捋胡子微笑道:

    “不用胡思乱想,我如今还是在法元期……嗯,法元后期快到大圆满了,但距离结丹却还是有些日子的。”

    “啊?这怎么可能?”

    黄昶大惊,一时不察竟然叫出声来,随即赶紧为自己的失礼道歉。不过长青子掌教显然是个颇为随和的人,挥挥手表示无谓,随即又道:

    “黄昶是吧?我看你的纪录上说你是因为生而知之,拥有前世宿慧才被选入山门的,那我可就不把你当小孩子看待了啊——跟小孩子打交道实在太累了,前天过来的那个一心一意只想着要学会法术好变出无穷无尽的冰糖葫芦……可着实让人头疼呢。”

    黄昶一时失笑,随即又赶紧点头道:

    “如此甚好,还请师尊教导。”

    长青子笑笑,挥挥袖子,一个圆滚滚的半透明石球便自动飞到他手边,就跟以前黄昶测天赋的那种一样,不过要小巧精致了许多。

    “那咱们先做正事,回头有空的话再聊聊天,如何?”

    黄昶也看出来了,这位掌教师尊还真不是个严肃的人,自然也乐得轻松,当即拱手回应:

    “悉听师尊安排。”

    于是长青子让他双手捧住石球,分别做出几个不同动作,观察石球所发出的光芒。之后又为他把脉摸骨,细细查验了一番,方才手捋长须字斟句酌道:

    “你的天赋么……嗯,勉强还算马马虎虎。骨脉中阴阳二气尚属完足,五行灵根也比较均衡,没什么长处却也没什么短处……魂魄倒是非常强壮。”

    黄昶见他一副为难样子,心里也有几分明白,低声道:

    “有什么话,还请掌教直言,弟子能够承受得住。”

    长青子看了他片刻,点点头:

    “好吧,那我就直话直说——你有修道的天赋,进入一般小门派是没问题的。但是按照我们西昆仑正常的收徒标准来说,还是差了一些。当今天下,炼气期的法诀主要是修炼五行功法,导引天地之间的五行灵气入体化作自身法力,而你的五行灵根都很平庸。如果按照世间一般方法修炼,随便给你一门法诀都能练得下去,但是成就不会高——入门大约没问题,炼气中期勉强一些也能到,可是再想要突破,达到炼气后期就非常困难了,大圆满估计已是你这辈子的极限,至于法元境界么……几乎不可能。”

    这些话黄昶当年就已经在那位负责选拔他的仙师口中听说过,此时倒也并不紧张,只静静坐在那里,等着听长青子的下文——没听他老人家口中已经露出口风了么:“一般方法修炼很难”——这里可是西昆仑哎,当然会有不一般的方法!

    长青子对于他的镇定态度倒是很满意,捋了捋胡子微笑道:

    “不过呢,既然你已入我西昆仑门墙,门派里就肯定会指点你一条明路,至少到法元期是没问题的——质量不行,就只好用数量来弥补。那些天资好的,在炼气阶段只需要修炼一门法诀,导引五行中的一行灵气入体,就足以达到淬炼法元之躯的要求。而你可能需要多练几门……本门中正好有一部上古昆仑时代流传下来的秘录,名为《混天五行乾元真解》……”

    黄昶听到这里已是激动的不能自已——果然不愧是超级大宗门啊,光听这名字就知道必然是厉害无比的超级功法,更不用说还是上古昆仑流传下来的……如果是街上路人跑过来跟他说这些话他肯定认为是骗子,但眼前这位可是堂堂西昆仑掌教,不可能骗他的。

    心神激荡之下,不等长青子说完,黄昶已经重重一个响头叩下去:

    “多谢师尊指点!”

    长青子微笑摇头,袍袖轻挥将他扶了起来:

    “咱们西昆仑山的底蕴毕竟摆在这儿,纵使一个毫无天赋的凡人,到了这里我们也能给他指点出一条练就法元仙体的道路来。可是这条路虽然能帮你指出来,比起那些天赋好的却肯定要艰难曲折许多,期间需要的各种资源也远比他们更多——这些可都是要你自己承担的。所以,先别着急高兴,且听我把话说完——”

    “《混天五行乾元真解》本身并不是引气法门,它的作用在于:如果一个修道者学了五行中不同门类的法诀,向体内引入了不同种类的灵气。若是普通炼气士难免互相冲突,控制不好甚至会暴体而亡,通过这门真解却可以将不同种类的灵气结合起来,使其达到一个平衡,从而起到互相补足,共同壮大的效果。”

    “这么说,弟子今后需要同时修行五门功法了?”

    黄昶估计这就是长青子所说“艰难曲折”的缘故了,人家练一门法诀的功夫自己得练五门,那速度肯定快不起来。不过好歹能练上去,这已是上上大吉了,哪儿还敢奢望太多。

    好在长青子的回答比他想象的还要宽松一些:

    “炼气阶段倒还不必,你只需要选择一门作为主功法,另一门为辅助即可……我看你五行灵根中的木行和水行稍强一点。建议你先练一门木系功法,以吸收木行灵气为主炼化法力。等到遇上瓶颈练不上去的时候,再转练一下水系,运用真解引水生木,其目标还是将体内木行法力提升到足以突破的地步……若是天赋实在太差,连水系都遇上瓶颈了,那就再多练一门金系,先以金生水,再以水生木,如此反复循环……你毕竟还是有些天赋的,在炼气期估计练个两门法诀也差不多够了。只要运气不是太差,当可在五十年内冲击法元期——要练到第三门那算你倒霉,至少又得多花十年时间。不过即使六七十岁的法元修士,在各大宗门中间也算是比较年轻的了。而一旦成就法元,后面至少还有两三百年的逍遥时光呢。”

    “那若是五门齐练呢?”

    黄昶忍不住问道,长青子哈哈一笑:

    “五门齐练那真是寻常凡人的选择了,理论上也迟早能到法元的,不过需要花费的时间和资源可就不好说了……运气特别好,资源也足够,当然最关键寿命要足够长的话,也许在一百来岁,阳寿将尽之前勉强能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