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十九 昆仑掌教(上)
    不久之后,黄昶便又一次领略到了西昆仑对他们这些新进弟子的重视——穆师兄先前说过的,将由宗门掌教师尊亲自为他们验看天赋根骨,指点功法选择的过程,开始了。

    他们这些人在最早接受选拔的时候便都已经测过天赋,不过那时候是比较简略的,只是为了查验其天赋有没有资格拜山门,对于这天赋具体怎么样是不关心的。

    而到了这一回,宗门就要详细对每个人的各项资质做出鉴定,包括阴阳仙骨,五行灵根,神魂强弱等各方面一一做出判断,以此来确定该弟子最适合什么功法,以便于因材施教——这也是西昆仑作为大宗派,底蕴极其深厚的优势之所在。一般小门小派能有一门法诀便已经视若珍宝,弟子入门后管你三七二十一抱着苦练就是,因材施教是肯定谈不上的,若运气好该弟子的天赋恰巧和本门法诀比较契合,培养出来的就强一些,若是天资不对,那便是误人子弟了……而西昆仑就没这问题,不同弟子根据其天赋不同,分别授予最适合他的法诀,绝不会有契合度不足的麻烦。

    另一方面,在查验时除了能看出特长,还能看出缺陷——每个人根据其阴阳五行,生辰八字等变化,先天在体质和性格上总是会有些弱点。包括门派推荐修炼的功法,也难免有相生相克之说,这些冲突忌讳门派尊长在指点时也都会顺口提醒一二,好让修炼者日后注意弥补或是加强防护。

    而且这种指点还包括了最重要的一个方面——门派尊长可以根据各个弟子的天赋,特性,以及修炼功法,指点他一条进阶法元期的道路出来。这才是大宗门弟子比起一般散修小派的最大优势,也是“财法侣地”四字中“侣”字一说的最主要作用之所在——修道修道,总要知道前方的道路该怎么走才能修得下去。这种事情上若无师长指点,自己胡摸乱闯,十有八九是走火入魔的下场。也许有那运气特别好的也能成就一番事业,可终究难免走弯路,绕圈子。

    但对于那些修仙大派来说,他们多少年来见多识广,对于修仙路上的各种状况早已了然于胸,知道该如何避免陷阱弯路,走上大道。宗门越大,这方面的经验就越丰富,象西昆仑这种修仙界数一数二的顶级大门派,不但能指点出弟子从炼气到法元的路径,甚至连法元期以后,如何往金丹方向发展都能大致的给出个方向来。

    ——以上这几点相加,可以想象,这种指点绝对不是一个区区炼气期弟子所能做出。至少也要更高一级的法元期前辈出面。而且事关这一整批新弟子的弱点命脉之所系,一般无关闲人都不方便介入,故此对于历代新弟子的查验指点,向来是由掌教本人亲自出马,倒也不完全仅仅是为了体现宗门对他们的重视。

    这种指点当然不可能同时进行——即使在同一批的师兄弟之间,各人修炼什么功法让旁人知道倒也没什么,但每个人的弱点缺陷却还是要保密的,所以只能一个一个的单独洽谈。偏偏他们这一批人数又特别多,足足九十七人,哪怕一天看两三个也要一两个月才能看完,而身为西昆仑掌教的人,日常事务那是何等繁杂,只能见缝插针,每隔一段找上几个人过来谈谈说说,反正只要在这第一年内完成指点,便不会耽误传授功法的时间。

    黄昶的运气还不错,被排在前几批中,上山两个月后便得到了觐见掌教师尊的机会。

    当穆子清师兄用一枚飞梭法器载着他来到掌教所居的紫霄宫前通名求见时,黄昶心中不是不激动的——两世为人,到今日终于能和一个真正的神仙面对面,那是什么概念!

    西昆仑山的紫霄宫大殿在修仙界名声极大,凡间常常会有初入道门,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炼气士们动不动就大喊“我要逆天口胡!终有一日打上昆仑山紫霄殿如何如何……”,但如今呈现在黄昶眼前的,却只是一座并不算太大的院子,说是院子都勉强——周围没有围墙的,只是峰头上用一大片青石铺就的平地,边缘处有些地方是树木丛林,有些地方看下去就是万丈深渊了,连个扶手栏杆都没有,也不怕人失足摔下去……不过这紫霄殿本就是建在山峰顶上,并没有道路阶梯与下头相通,若不会飞行的话根本上不来,所以倒也不怕摔死人——当然自己是个例外……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先前进去通报的那个看门小道童回来了,示意他跟着进去。这紫霄殿本身也不甚大,和黄昶想象中的前世天安门,太和殿根本没得比,充其量也就孔庙水准。其中用人更是节约得很——偌大一座厅堂内外总共就见两个小道童,一个青衣的守在门口懒洋洋打瞌睡,穆师兄好容易才叫醒他请他进去通报一声。另一个红衣童子还好些,进来时便看见是在扫地,但扫了半天地上的花瓣落叶似乎越来越多,也不知道那孩子是在玩耍还是在干什么。

    地方小,人更少,规矩倒挺多——穆师兄陪他到门口便不能进去了,说一声我在这儿等着便在门口盘膝打坐下来,而黄昶则跟着道童进入大殿。

    走在青衣道童身边时他闻到一股浓浓松木清香,就仿佛清晨置身于松林中的感觉,还隐约有一股松子味道,黄昶正琢磨是不是这小道童嘴馋身上藏了好多松子时,却见那道童回过身来,看了他一眼:

    “你爱吃松子吗?”

    “呃?”

    黄昶一愣,还没想清楚该怎么回应,却见那道童已经伸手过来,递给他一大把松子:

    “尝尝吧,我自己身上结的,很好吃。”

    黄昶大惊失色,几乎立刻就想把那些松子都扔掉,但总算控制住,勉强笑着道了一声谢,还是把松子接过来放进口袋里——心中暗自思忖,打死自己也不会去吃的。

    这时那小道童反倒有些吃惊的样子,看了看他:

    “你倒不象其他人……他们多半都是马上丢掉了,有些还会哭鼻子,真奇怪有什么好怕的呢,从前好多小孩子都喜欢爬到我身上呢。”

    这时他们已经绕过正殿——紫霄宫的正殿供奉着天地牌位,不是用来招待客人的地方。正走在殿后的院子里前往旁边偏房,而在这院子中间长着一棵极为巨大的松树,随着小道童的言辞,那大松树上枝条忽然微微晃动,仿佛在点头应答。

    黄昶骤然领悟过来,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棵松树,又看看眼前这个青衫道童:

    “那棵树……你是……”

    小道童莞尔一笑,这一瞬间他在黄昶眼中仿佛渊停岳峙,变得高大无比。他轻轻拍了拍身旁松树:

    “是啊,这就是我的本体。”

    这时从旁边偏殿中传来一个声音:

    “青松,你又在作弄新来的小师弟了?”

    不知道该算是小道童还是老树精的青松朝黄昶作了个鬼脸,回头应道:

    “掌教老爷,这位可不害怕呢,他胆子挺大的。”

    青松伸出手掌,从树上立即落下许多松子,却都准确无误落入到青松掌心,又被他递过来:

    “拿着吧,我不骗你,确实挺好吃的,而且对你们这些还在筑基的弟子很有好处。”

    这回黄昶当然不会推辞了,恭恭敬敬伸出双手捧着接过来,小心翼翼放入到衣袋中,唯恐掉了一粒。然后再向青松道了一声谢,方才朝偏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