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十八 铜马堂
    当然这一切对于黄昶等新弟子们来说还是太遥远了,摆在他们面前的当务之急,乃是要尽快完成种种基础训练,达到修炼法诀的要求,以正式踏上修仙之路——眼下他们都还只是在门外徘徊,根本没资格上路呢。

    穆师兄陈师姐那边说得很清楚:入门第一年先打基础,但这只是时间下限,却没有上限。如果在这一年之内谁的内功修炼不到位,达不到先天大圆满之境,那即使满了一年之后,门派也不会传授他道术法诀的,还得继续筑基,直至达到标准才行。

    新弟子们受到门派重视,各种资源都倾力供应,可门派对他们的压力也并不小——西昆仑山每五年招收一次弟子,同样对于门内弟子每隔五年也会有一次考核,考核极为严格,若不能达到要求便会被遣送下山,门内称之为“大校检”。其具体时间是在开山门招收新弟子的前一年,所以黄昶他们这批新入门的弟子就要吃亏一点,再过四年以后便会面临着第一次大校检考核。

    对于黄昶他们这批刚刚入门的青衣弟子,第一次考核的难度倒并不高,只要求正式进入炼气初期,亦即体内要有法力存在,能够施展出几个法术出来,成为一个货真价实的修道者,便是达到要求了。听起来似乎不难,可别忘了新弟子第一年里是不教法诀的,也就是说对于黄昶他们这一批人来说,实际上真正能够修炼的时间只有三年。在三年之内就要完成从普通凡人到一个修道者的转变,即所谓“百日筑基,千日入门”——但这是用来形容那些天才的。对于资质差一点的人,这个时间还是相当紧迫。尤其是如果前期筑基时间过长的话,真正修炼道法的时间只会更短,四年之后大校检不合格,可就是直接遣送下山的待遇,那个谁都不能违背。

    而如果通过了这一次的考核之后,后面时间就会变得宽松些。接下来是货真价实的五年精修,在这第二个五年期内弟子将身穿蓝袍,蓝衣弟子们的实力通常会在这五年中突飞猛进,不过随后第二次考核的要求也会变得更高更严——第二次考核除了需要查验某些具体能力外,最主要是对弟子的综合实力作出评判,其具体要求是破解一套阵法——要求试练弟子打过铜马堂大阵。

    铜马堂乃是从当年古昆仑山时期就流传下来的,一套专门用于测试炼气期弟子实力的高级法阵,陈师姐曾带黄昶他们去参观过,从外面看起来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巨大厅堂,在入口处有一尊直立而起,奋蹄长嘶的铜马雕像,故而得名。但其内部则另有洞天。一旦试练人员进入之后,便会被传送到各个不同区域,遭遇到种种不同情况,和黄昶他们先前上山时走过的“接引金桥”倒是有些相似。

    不过铜马堂里的试练可绝不仅仅是幻象骗人那么简单了,可以说在铜马堂中的每一时,每一处,都好像接引金桥上最后那段刺藤血路一样,是会真正给人带来痛苦和伤害的。一方面其内部会根据试练弟子的实力和特点,自动汇集灵气,生成相应等阶的幻灵对手与试练弟子较量——这些对手虽然是幻灵,却是真正拥有杀伤力和破坏力的,而且肯定会比试练弟子的实力强一些,且都是针对着试练弟子的弱点生成,或是以大批数量取胜。另一方面,外界也可以把一些捕获到的幽魂,灵兽,或是僵尸之类实体投入到阵法中,有时候甚至可以安排人员进入阵势参战或主持,以增加对试练弟子的考核难度。

    故此闯铜马堂阵的难度极高,基本上试练弟子的实力如果达不到炼气中期大成,甚或是接近炼气后期的程度,就绝无可能过关。所以历来接受试练的弟子都会被要求带上特制符咒,一旦生命垂危便会被自动传送出阵,否则当真有可能死在里面。

    打过了铜马堂的弟子,将会被授予“真传弟子”名号,得到继续在山上修炼,争取进阶法元期的机会。也只有这批人才算真正是被承认为西昆仑山道统的传承者——象黄昶他们这种刚入山的只能被称为是“入门弟子”,虽然被允许在山上学习修炼,但就好像大学里招募的学生一样,时间一到就要毕业。只有那些过了铜马堂的人才能获得留校机会,从此成为西昆仑山的正式成员。

    当然了,西昆仑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弟子,也不可能随意放弃掉——过不了铜马堂,却又不想下山的,倒也可以留在山上,等待五到十年之后的下一次大校检时再去闯一回铜马堂阵。不过在这段时间内,宗门将不再无偿提供其修炼所需的各种资源,他们需要通过为宗门执行各种日常杂务,换取资源以继续修练下去,这批人身穿灰袍,被称为“执役弟子”。

    ——十年学艺,这是西昆仑对一名弟子从初入门达到炼气中期的时间要求,如果到时候过不了铜马堂的话,要么下山为宗门执行任务,要么留在山上担当杂役,总之就不能再无忧无虑的修炼了。对于修道者来说,百日筑基,千日入门,这两条靠着西昆仑宗门的强大资源支撑,要做到其实还不算太难,但要在短短十年中修炼到练期中期甚至后期的地步,这个难度就相当高了——当今天下,在人世间出没的修道士,能达到炼气中期的已经是其中翘楚,如果是在小门派里都能算得上中坚力量了。而若是有炼气后期的水准,在人间基本上可以横着走的。至于法元期?或者哪怕仅仅是炼气大圆满,在人间就已经属于拥有开山立派资格的宗师了。

    而在西昆仑山上修行了十年的人,就算依旧过不了铜马堂,其实力怎么也不可能低于炼气中期了,西昆仑把下山标准设定在这个阶段,也算是比较符合实际的,至少可以确保他们的弟子在下山之后拥有足够的自保能力,不易被人欺辱——这只是个说法。实际上西昆仑的弟子若和别派仙门有了冲突,同等阶位较量的话多半是能占到上风的,他们在外面不去欺负人就挺好了。天下修士中,敢找西昆仑弟子麻烦的还真不多。

    而宗门对下山的弟子也不是放任自流,他们将会作为西昆仑的外门弟子,被派遣到人间各处履行各种职司。西昆仑山在修仙界的地位可不仅仅是一所大学就能形容——这个巨无霸门派是整个修仙界的代表和缩影,其本身堪称一个小小社会,兼具了学校,企业,银行,矿山……必要时也可以充当警察乃至于军队等多种职责。而所有这一切,都是需要建立起大量部门,使用大批人员去经营和管理的。

    这些部门的领导者通常都还是由来自宗门内部的真传弟子担任,以确保大权不会旁落。不过真正办事的人便是由诸多外门弟子充当,比如当年授予黄昶拜山令牌的那位仙师,他是专门负责在各地行走,在维护宗门声望和利益的同时,还有一项重要职责便是选拔各地拥有天赋的少年,授予其拜山门的权力,那便是一位外门弟子。

    这些外门弟子在人间极受尊崇,生活享用远比山上的清苦日子要舒服得多,而且外门弟子今后并不是没有机会继续晋阶了。只要他们能为宗门立下足够功绩,也一样可以进入内门接受真传。如果能晋入法元期,则不再分内门外门,全都同等享有宗门对于法元弟子的种种待遇。所以对于那些即将毕业的弟子来说,能闯过铜马堂大阵,直接进入内门成为真传弟子固然最好。一时进不了也不必伤心失望,今后一边工作一边继续努力就是。甚至有些自知实力有限,又讲究实际的干脆在十年期满后直接要求去外门,连铜马堂都懒得打一遍了。

    在黄昶看来这就是考研究生和找工作的关系,谈不上谁好谁坏,前景如何还要看未来发展。不过他的这种想法在新弟子中并非主流,绝大多数西昆仑弟子都还是以进入内门为荣,自从知道“打过铜马堂”在西昆仑山上所代表的意义之后,这帮小孩子连日常玩游戏都在叫嚷着“闯铜马堂”了。

    ——这也算是某种潜移默化的思想灌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