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十五 百日筑基?(下)
    百日……三个月?这句话让刚刚还患得患失的少年们顿时又激动起来,而先前的郁闷自是一扫而空。一帮人叽叽喳喳的,又开始追着穆陈二人询问各种细节,其中最多一句话就是:我三个月之后就能学习法术了么?

    到最后陈想容有些不耐烦了,拍了拍手让大家先安静下来,然后才大声道:

    “我们可没打保票啊,百日筑基是指最顺利的情况下,若是你们自己进境不足,拖延下来可怪不得别人。而且,修炼内功达到先天仅仅是学习道术法诀的条件之一,还有其它要求呢。”

    “啊?”

    大伙儿都是一愣,好在穆子清师兄厚道些,随即便解释道:

    “其它几条,也都是对你们负责起见——比方说你们的身体。各人上山以前家家户户情况不同,有些孩子可能家里穷困些,从小吃的不好,体质就会差些,还有些练武的可能为了先前拜山成功而过份勇猛精进,导致有暗伤在身……这些都是不利于今后修炼的,这段时间门派会用各种药膳药浴之类帮你们弥补起来。此外,根据各人天赋不同,适合的功法必然也会有所不同,这就需要有前辈高人为你们单独指点。在本派乃是由掌教师尊亲自来做这件事,但掌教日常事务繁忙,咱们这一批人又多,只能等抽出空闲来再慢慢一个一个指点……总之,你们上山的这头一年,就是用来梳理灵根,筑立道基的,门派对你们寄予了厚望,肯定会全力培养你们。但一切都要按部就班的来,决不是说上得山来就胡乱给一部法诀传授下去,那不是传道授业,只有邪派欺骗信众才会用这种急于求成的手法。”

    说到最后时,穆子清的口吻忽然又变得严肃:

    “另外,既然今天大家都来了,那有一句话我也不妨在这儿说清楚——我派惯例,所有上山弟子在第一年之内都不会传授法诀道术,除了要让你们打牢基础外,还有一个目的,便是要观察你们每个人的品德心性与行事手段。”

    “我辈修道之人,无论将来成就如何,手中所掌握的力量肯定都远比凡人强大许多,今后下到尘世凡间,举手投足之间取人性命易如反掌,若是不能自制自省,则必成魔头——对于这样的恶人,我派自有执法弟子加以惩戒,可终究是害人害己,亦白白辜负了宗门一片培养之功——故此,这一年也是对你们心性品格的考验。若是有那等暴躁易怒,仗势欺人,作奸犯科之辈,我们是绝不会传授道法的,以免养虎为患,贻害世间。”

    “本派最忌同门相残,所以这一年之内啊,你们哪怕装也要装出彬彬有礼,友爱谦恭的样子来。反正一年之后大家都整天忙着修炼了,连见面都不太容易见得着,到时候就算有什么矛盾也多半不了了之啦。”

    旁边陈想容笑吟吟插口道,但她的语气听起来可不大像是开玩笑,于是黄昶忍不住问了一句:

    “若是真有那种人平时善于伪装,等以后再原形毕露怎么办?”

    穆子清呵呵一笑:

    “能够伪装,说明他还懂得畏惧,知道趋利避害,不是肆无忌惮为所欲为,这便够了。我们西昆仑山教徒弟也不要求你们个个都作圣人,只要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心性,不会平白无故的去惹事生非,也就足矣。你们今后的日常行事自会有门规法条约束。一年时间,差不多已足够看出各人的本性,若是靠伪装当真能够长达一年的,那以后就长期伪装下去好了,若真能伪装一辈子的话,那可也是大能耐。”

    一番话说得大伙儿都笑起来,先前来时的怨气也不知不觉消逝无踪,又说了一会儿闲话,便三三两两散去。

    …………

    在经历了这一次小风波后,新弟子们的心境都沉稳了许多,知道了未来一年内的安排,纵然有些人还脱不了急切之心,却也只能定下心来,慢慢跟着门派的步骤走下去。

    虽然只是在打基础阶段,他们的日常安排却也相当紧凑,为了达到“百日筑基”的要求,大伙儿都在努力练习门派传授给他们的内功,就连那些以前学过功夫的,这时候也都老老实实重新练过——比起他们自己家传的功法,门派里所传授自然要远远胜出,重练一遍不是坏事。

    除了打坐调息的静功,门派里又传授了他们动功——也就是拳脚功夫,不过这种功夫与黄昶前世里接触过的太极拳,五禽戏有些类似,并不以杀伤为目的,而是重在锻炼全身肌肉,强身健体。至于真正用来战斗的拳脚或器械功夫当然也有,不过穆师兄建议他们暂时不必那么早涉及,因为他们现在身体尚未长成,力量速度都远未达到一名正常修士该有的水准,这时候去研究战斗技巧并没有多大意义,将来随着身体成长,功力深厚,对于武功招式的应用和体会肯定和当前大有改变。如果是钻研此道的武者,还需要讲究个循序渐进,而作为修士,他们今后的战斗方式并不以武功为主,在这上面花费太多时间和精力没有意义。

    如此,每天光是练功就要花费掉相当时间,而其它各项锻炼也不少——比如说药浴。现在新弟子们都被要求每天至少花费半个时辰泡在后院一座温泉浴池中。而实际上大家花费的时间只会更多,因为每天在练功练得满头大汗之后来泡个温泉澡确实是很舒服的事情。大伙儿没事都愿意下去泡一泡。如果水温不是太高,水中别再加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让人感觉全身上下又麻又痒,那就更好了。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那些每隔一两天就会前来更换药材的蓝袍师兄们说得很清楚:这泡温泉本就不是让他们快活的,而是宗门为他们涤理筋骨,调养生机大计划的一部分。这温泉里其实不是水,而是汤——汤药。

    “你们就把自己当作一颗肉丸子好了,全身上下,筋骨皮膜都要被煮的又韧又老才行。”

    蓝袍师兄的话虽说是开玩笑,却也有几分真实——随着调养日益深入,药材越来越多,药汤越来越浓,到最后那些药材简直就像是火锅底料一样,在温泉底部铺得密密层层,有些干脆就是直接长期生长在热水中的。而水温也越来越高,现在已经没人愿意在里面多泡了,每次能坚持半个时辰已是极限,而且还要一下水就开始运气行功,这才能坚持得下来。

    除了药浴之外,还有药膳——穆师兄先前所提及过的,门派会用各种手段为他们调养身体的说法,在这段时间内统统得到了充份证实。黄昶他们现在每天不但要喝一大碗黏乎乎滑腻腻,几乎熬成了胶质的浓厚药汁,就连吃的食物中都会有一股很浓重的药味儿,颜色内容也千奇百怪,有时候甚至有些虫豸模样的混在粥中,常常把一般小孩子吓的恶心反胃。据说女院那里更惨,每到喝药或吃饭时便是一片哭哭啼啼,但又不得不吃——除了肚子饿以外,还有根名为“百日筑基”的胡萝卜在前头吊着呢。

    黄昶对此倒是无所谓,毕竟是前世里是吃惯了大学食堂的——那时候就算在馒头里发现半截毛毛虫,也能很镇定的安慰自己说今天运气不错,有额外蛋白质加餐。现如今也差不多,而且好歹都还是煮熟了的——可见无论什么事情,只要习惯了就好。

    等适应了以后,倒觉得那药膳的味道不算差,而且和药浴,功法等几项措施结合起来,产生的效果也是立竿见影——最初一段时间是经常拉肚子,全身出油汗,身上总是脏脏腻腻的让人感觉极不舒服。而且从身体内部,似乎是从骨头缝里时不时传来一阵阵麻痒之感,十分难熬。

    但据蓝袍师兄们说这都是正常现象,说明体内先前多年来在凡间俗世积累下来的污秽正在被渐渐清除掉,感觉麻痒则是因为体内骨头肌肉都在快速生长。到后来便时常能感到小腹温暖,全身有力气,说话时不需大声也能中气十足,走路爬山时则轻快了许多,给人一种身体内外统统焕然一新,仿佛脱胎换骨之感。

    这种种仙门手段,果然是非同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