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十三 初识昆仑(下)
    接下来的半个月,差不多每天都是类似的参观学习生活,听两位师兄师姐讲讲故事顺带抬杠说笑。女弟子们愈发觉得那两位之间的关系不寻常,但黄昶倒是不这么看,在他看来穆子清和陈想容之间无非也就是一种比较熟悉的同事关系罢了——毕竟两人一同学艺,又一同成长了三十年,怎么可能不熟悉。

    西昆仑山势险峻,许多地方根本无路可通,还有一些干脆是独立漂浮在空中的小山峰,用巨大铁链或是自然生成的藤蔓与西昆仑主山连接在一起——当年昆仑崩塌之时除了断成五大块主体,还有许许多多小的峰头巨岩之类四处碎散开来,形成一座座独立漂浮在空中的小山峰,被称为飞来峰。

    因为这些漂浮山峰也是当年昆仑天柱的一部分,灵气充足,对于修道者来说乃是极佳的修炼之地,千万年来只要是被发现的,都陆续被各派仙家道门所占据,到如今已形成惯例——只有把道场设置在漂浮在空中的飞来山峰之上,才有资格被称为“仙门”,否则只能称为凡间道门而已。

    而西昆仑门派则是得天独厚,除了拥有一座巨大无比的主山脉外,还拥有许多这种独立的小飞来峰,大部分是早年收集的——毕竟他们当初距离崩塌地点最接近,收集昆仑碎片最是近水楼台。还有少数则是后来击败了敌对门派,把对方的山峰道场整个儿给俘虏过来的——仙门之间通常不怎么闹矛盾。可一旦开战,那也是残酷无比,不但要把对方的门人弟子统统干掉,连道场基业都得拖回家来,真正是做到了斩草除根。

    可以想象,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存在什么“隐于世间,名声不显却又实力强大的神秘门派”——强者恒强的马太定律在这个世界一样生效。西昆仑山实力强横,它在人世间的名气也最是响亮,每次收徒都能在最好的苗子中间挑选,同时也拥有最多的修炼资源,包括世间最大的浮空山脉,以及最多的飞来山峰——这也是一种资源。这样培养出的门人弟子当然也是最多,势力广布天下,又可以为门派取得更多的资源……如此正向循环,它的发展只会越来越好。

    遍观当今天下,诸多仙门中能够拥有这样条件的所谓“巨型宗派”只有两个:西昆仑和东岐山,都是当年昆仑一脉嫡传,数万年以来一直积攒下的优势,几乎不可能被打破。

    其次又有若干规模只稍稍略逊于东西二派的“大型门派”,但往往也都历史悠久,大部分同样是由当年昆仑山上分散出来的仙道前辈们所创立——昔年昆仑天柱崩塌之时,居住在山上的修道士们也分成了好几部分,最多一批仍以昆仑正统自居,流传至今便是西昆仑。而另外一支善于剑术的剑修群体则分离出去,建立了岐山剑派。但其余也有不少三三两两心高气傲的强者大能不屑与他人为伍,自己开宗立派的,便构成了那些次一等的大型门派。它们通常也拥有一两座相当大的漂浮山峰,或是把若干座小山头彼此相联。在人世间也往往拥有相当的势力范围,甚至控制一个小国家。这样,它们就可以在自己控制的范围之内选拔最好的门人弟子,道统传承之类都还比较稳定。

    在大型门派之下,还有数量更多的中型门派,它们的来历可就复杂了。有些是运气极好的散修旁门遇上了机缘,实力大进从而达到可以开宗立派的条件——而其中最重要一个条件,便是要找到一座没人占据的飞来峰,或是干脆从别人手里抢夺——近万年来渐以后者居多。

    但更多中等门派的来历,则是从西昆仑这类大宗派中分离出来——门派中某些高人强者因为立下了大功或实力超群,又或是因为控制边远地区的需要,从而被允许单独建立道场或是分支,他们的飞来峰便是由大宗派支持。一般会要求在本人死后,传承弟子实力又不足以保住基业的情况下交还给宗门。但假如历经几代都能传承稳固,有足够的实力把飞来峰一直保留下去,那便可以成为一个新的门派了。

    这些中型门派能拥有一两座飞来峰就非常满足了,有些甚至是两三家挤在一座漂浮山峰上。他们所能挑选的门人弟子范围就比较狭窄,象在大周朝境内的,肯定只能在西昆仑选拔之后再找那些剩下的。黄昶他们如果未能通过接引金桥的选拔,回去之后倒也有机会继续修仙——便是进入这类中小门派。不过这未必是好事,因为诸多中小门派之间的关系太复杂了:扩张,吞并,彼此攻伐都不稀奇,尔虞我诈更是常态。在如此环境下想要安心修道可不太容易,而且由于缺乏资源,竞争激烈的关系,培养出的弟子门人也大都好勇斗狠,惹是生非的本事远远大于修仙成道的欲望,在修道之路上往往走不了多远。

    不过中等门派还不算最可怜的——它们好歹拥有飞来峰,算是被修仙界正式承认的仙门。当今的修仙界因为有两座巨无霸加上几大仙门联手压制着,秩序还算比较井然。一般来说只要别自己作死,干一些天怒人怨的事情引来群体讨伐,对于那些归属权明确的飞来峰,旁人想要夺取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这属于破坏修仙界秩序的行为,篡夺者所要面对的可不仅仅是目标一家的实力,还有建立和维护这个秩序的西昆仑,东岐山等一干豪强巨派!

    而只要飞来峰尚在,道场仍是建立在漂浮空中的仙山之上,门派的传承道统就不会轻易断绝,故此这类中等门派也大都有几百乃至数千年的传承,只要门内弟子别堕落到连最起码的自保能力都没有,继续传承下去问题就不大。

    所以要说到修仙界真正苦逼的最底层,还是得数广大的小型门派了。这类小门派没有仙山可凭,没资格被称为“仙门”,只能把道场建立在人世凡间,或是开辟洞府,或是修造阁观。没什么条件限制,其数量就极多,实力也参差不齐,甚至哪怕只是个稍稍学了点道法的新入门也敢自称开宗之主,不过明天就有可能被人灭了——人世间的法律管不了这些修仙者,而大宗门也根本不在意它们的生死存亡。故此在这些小门派之间所履行的可是真正弱肉强食丛林法则,无论修仙者还是门派本身,死亡率都极高,如果没有足够实力,旋起旋灭也属常事。

    当然,历经这么多年斗争和淘汰,到如今还能生存下来的小门派也无一不是强悍之辈。或是有自己独特强横的道法秘术,或是背后有大宗派作为靠山,更有些运气好的占据了大地上灵脉充足之地,广收门徒,发展迅速,其真实实力已经不在那些传统的中型门派之下。只是因为没有飞来峰,还只能屈居在小门派之列。而恰恰也是这类门派最想要挑起纷争,时刻虎视眈眈的盯着那些虚弱仙门,只要一有机会便试图取而代之。

    ——这便是当前整个修仙界的生态状况,也是常常令黄昶感到时惊时喜的最主要原因。惊的是修仙界居然如此混乱复杂,喜得则是自己总算是找了个最大最强硬的靠山。今后即使不能取得太大成就,也能安安稳稳在修仙路上一直走到走不下去的那一天,而不必担心遭遇到外来威胁。

    上一世的黄昶是个遵纪守法好青年,讨厌混乱追求平稳,如今的他也没有太大野心,因为从小一直在家人的期盼下,才走上了这条修仙路,倒也没指望能成为什么地仙圣祖之类——毕竟当初那位仙师说他天赋有限么。

    这一世,黄昶也只求个安稳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