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十二 初识昆仑(上)
    此后的半个月,黄昶每天都在各种新奇,各种惊讶中度过。

    首先是这仙山上的空气之好令他大为惊讶。本来这个世界就没什么环境污染,黄昶从小到大几乎没生过病。他以前觉得在森林里,大山上呼吸到的空气已经是极好极清新的了。没想到上了这仙山以后,才发现原来还有这样一种环境:让他觉得自己所吸进的每一口空气仿佛都具有能量一般,令人有一种飘飘欲飞的感觉。

    ——后来他才知道,这并不是幻觉,这山上的气息确实可以对人体有极大助益,尤其是对于修道之士,他们将其称为“灵气”,而这也是所有仙门选择道场的根基之所在——只有灵气充足的地方,才适合于修炼道法。

    西昆仑对他们这些经过千挑万选,又通过严格考核才拜入山门的新弟子们是非常重视的,专门有一整套非常隆重的入门典礼和进派仪式。同时门派本身例行的每年祭天,祭祖大礼也是在新人入门之后举行,故此接下来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黄昶和其他新进弟子的时间差不多都花在用来跟随负责指引他们的师兄,以及忙于参加各类门派大典上了,不过倒也借此对门派的基本情况熟悉了不少。

    而对于西昆仑了解得越多,黄昶内心中的惊喜就越大——他这可是拜入了一个了不得的门派!

    要说当今天下仙门众多,规模也各有大小不一,但西昆仑门派绝对堪称是其中首屈一指的巨无霸。黄昶这些日子来听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天下道统,半出昆仑!”——当今天下,修道者所传承的各类法诀,道术,秘篆,十之五六都是出自当年的古昆仑山。

    古昆仑山相传乃是上古仙人所居之处,天下道家的祖庭之所在。而这处西昆仑道场,便是当年古昆仑一脉的正统嫡传,继承了古代昆仑仙山的大部分经书秘宝和道法遗传,就连这座漂浮在空中的巨大山脉本身,也是当年古昆仑山的一部分——准确点说,是断裂后的残骸。

    “昆仑本是支撑天地的擎天巨柱,上接苍穹,下抵九幽,又名‘不周’。其下部为人族所居,中部修者占据,最上部则是仙人登天之路。据说上古时仙凡混居,便是由于有昆仑通天的缘故——凡人只要能攀登至顶部,便可升天而成就仙道。”

    “后来人族凭借仙法与巫族妖魔大战,巫族败北,巫王共工怒触不周山,令此天柱崩塌,自此仙凡两隔,人世间非大能者再不可登天。而昆仑天柱当时断成了五截,其中最大,最完整的一部分,便是我们这座西昆仑山了。”

    ——黄昶前世里曾在诸如《山海经》等神话志异作品中听说过类似的传说故事,但在这里,却似乎是千真万确发生过的史实——因为此时此刻,黄昶正和一大批新进弟子一起,站在陈师姐那条可以化作白云的“素云绫”宝物上,从这座巨大空中山脉的一侧顶端,亲眼看到了当年天柱破碎时那巨大无比的断面创口。

    尽管时间已经过去数万甚至可能有数十万年,裂口的许多地方都已经长满了草木藤蔓,但这里的山势本身极端扭曲,而且从那些留存了大量玻璃体的融化岩石断面上,也能想见当年的天地巨变是何等惨烈。难怪他一直觉得这座山脉形势有些奇怪,原来当年是一根大柱子倒下来形成的。

    “那另外四截如今在哪儿呢?”

    旁边有一位新进弟子好奇问道,这边负责为大家讲解的穆子清穆师兄笑了笑,回答道:

    “昆仑基底连接大地之根,无法升起,据说是沉入到黄泉地渊中去了;其下一截最接近人界的,当年亦是直接遭受到巫族攻击之处,受害最烈。后来被掠至南蛮烟瘴之地,作为巫族的神山供奉至今;中段修者所居之处则断成了两大部分,其中较大一处,便是咱们这西昆仑道场之所在;而另外较小一块则飘至东岐地界,从此名为岐山。上面的修士们也建立了一个门派,号为岐山剑派——却也是我昆仑一脉的遗传,算是我派旁支余脉。”

    “人家岐山派的可不这么想哦,他们虽然也承认昆仑是正统,却一直叫嚷着‘道统昆仑,剑出岐山’呢。所以各位师弟师妹们,你们以后若是遇到岐山派的,关系么可以拉一拉,咱们两派之间香火情还是不错的。但千万别去跟人家说什么‘我派旁支’之类的话,除非想跟他们打架——岐山派的人道法不咋样,剑法可都是很厉害的哟!”

    旁边那位陈师姐捂着嘴嘻嘻笑道,黄昶此时已经知道她的名字叫陈想容,性格非常活泼。虽然年纪不小了——已经快要接近四十岁,当然这话决不能当她面说——却依旧象个小女孩儿一样爱玩爱闹。尤其是爱和为人热心,但有时候却略显罗嗦的穆子清穆师兄抬抬杠。在新进来的女弟子们中间已经有人开始八卦猜测他俩是否会发生点什么,不过从平日交谈来看,除了开开玩笑之外,倒也没显出什么特别亲密的地方。

    她和穆子清两人便是负责带领指导这一批新进弟子的领头师兄师姐。在黄昶看来他们的角色就好像大学里的辅导员班主任一样。从最初接引,到后续指点,以及一些日常生活上面的问题都可以去找他们帮忙——当然,男生找师兄,女生找师姐,这一点可不能搞混。仙门之中对于男女大防还是看得挺重的。

    这段时间穆陈二人没事便带着这批新进弟子们在山上到处转悠,一方面带他们了解一下山势地形,免得将来迷路事小,不小心摔下去那才叫冤枉。另一方面也随之介绍门派的各种历史传承,就好像黄昶前世刚刚入伍的新兵都要去参观部队荣誉室,学习光荣历史一样,西昆仑门派对于他们这些新进弟子的“思想教育”也很看重,不惜花费大量时间对其进行灌输。

    不过说起来西昆仑也确实有着足够令人自豪的传承和历史,作为天下道统之祖,当今天下大部分仙门都和他们有些关系——历代西昆仑弟子在外自行建立门派或家族的可不在少数,而人世间最为强盛的大周王朝将西昆仑封为护国神山,对其百般奉承,也决不是没理由的。

    “两位师兄师姐,你们还没说昆仑剩下的最后一截落到哪儿了呢!”

    ——正当黄昶的思维散发出诸多遐想之时,却听旁边一直拉着他手的姬若发出了不满之声,小孩子对于这些传说故事肯定是最爱听的,记得也最专心。

    陈想容对姬若极是宠溺,闻言立即道歉:

    “啊,抱歉抱歉,是我不该打断穆师兄的话。接下来我说吧——剩下那一截最高峰啊,也是整座昆仑山最精华的部分,号称仙人之顶。因为最是轻巧,当初下面一断便随风而去,就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由于那山顶本是仙人谪居之所,建有天宫神阙,各种法宝仙器想必不在少数,更重要的是上面据说还有一条登天之梯,可以直入天宫,故此这么多年来有无数人都在四处寻找。到现在只能确定咱们神州大陆上肯定是没有的,传说曾有人在海外见过仙山,因此又有说法这山顶是飘到海外去了。”

    说到这里,陈师姐调皮的朝大家眨眨眼睛:

    “也许哪一天,我们中间有人能碰上哦,这可是真正的大机缘大气运,只要能找到,真正就是一步登天哦。”

    “好了师妹,别跟大家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

    旁边穆子清终于忍不住开口打断了她。

    “这毕竟只是个传说,大家最好别指望——自古以来也不知道有多少超凡绝胜之人,强者大能之辈把一生时间都花在找这仙山上了,但迄今除了一堆模糊不清的传言外还是一无所获,你们把它当个故事听就成。”

    “诶,师兄,你可真没志气,万一哪天真出现了呢。”

    陈想容笑嘻嘻道,从语气中便能听出十有八九是在开玩笑,但穆子清却正容回应道:

    “万一哪天仙人顶真要是出现了,也决不是我辈尚未修成法元之体的肉体凡胎所能觊觎,恐怕就连金丹祖师都很勉强,更不用说他们这些刚入门的小孩子了……大家还是老老实实先把入门基础打好再说其它吧。”

    “哎,每次都是这几句话,师兄你可真没劲……”

    ——敢这么编排穆师兄的,也只有陈师姐了。其他新进弟子哪敢胡言乱语,不过他们这段日子以来倒也熟悉了穆子清的风格,知道他绝无恶意,只是习惯性的唠叨罢了。而大家对于此时应该做出的回应也都轻车熟路,非常整齐划一的抱拳行礼:

    “多谢师兄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