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十一 上山!
    大半个太阳已经被远处山脉遮挡住,只剩下小小一块红色还在散发出光芒。

    继黄昶之后,陆陆续续又有几个人通过刺藤桥抵达了平台上。他们都是硬踩着棘刺过来的,好不容易到达平台时大都满身浴血——到最后一段路程差不多都是用爬的。一个个全身上下皮开肉绽,惨不忍睹。但无论多重的伤势,只要陈仙师一指头点上去,立刻便能痊愈。仙家秘术,果然非同寻常。

    也有一两个承受不了这份痛苦,只能在悬崖的那一头徘徊犹豫,也曾屡屡咬着牙瞪着眼冲上藤桥,却总是哀叫着退回去。对于这些人,平台上众人只能望之叹息,鼓励了几句后见不生效也只得随他们去。

    ——毕竟这只能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

    又有一个人出现在台阶出口处,平台这边全都大叫起来:

    “快啊,快过来!天马上就要黑啦!”

    那人愣了愣神,回头望了一眼天空——太阳已经几乎完全落山,只剩最后一点点余光还在映照着晚霞。在众人的齐声呼唤提醒下,那小伙子在踩上藤桥以后只稍稍犹豫了一下,便义无反顾的顶着棘刺向悬崖这边走来。

    大伙儿全都跳起来为他鼓劲加油,那小伙子脸色都扭曲了,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珠在往下落,黄昶知道那是痛出来的冷汗——他亲眼看见几根棘刺甚至穿过他的脚面,完全将他给钉在藤条上了,这小伙子却还硬是把脚抬起来,向前迈出,然后又一次的被刺穿。他的勇敢似乎激励了旁人,另外一个先前还在桥边犹豫的小胖子也咬牙切齿的上了桥,跟着朝这边走来。

    这真是残酷无比的刑罚,似乎是寓意着修仙之路只有那些能承受巨大痛苦的人才可以坚持下去——当然,要有物质上的充分准备也成,就好像姬若父亲为女儿所作的一切。

    这样子行走当然快不起来,那小伙子只能一点一点艰难无比的向前挪动。然而,随着最后一缕阳光消逝在天际,这一次仙门收徒的截止之期也到来了——黄昶等人惊异的看见这座藤桥,连同对面的山崖坡道都开始变化,迅速的重新变幻为一条金色光带。然后,从与这边平台相连的部分断裂开来,向着那一头慢慢缩退过去。

    桥上那小伙子睚眦欲裂——他已经几乎要走完全程了,只差最后十余步,难道这多年的期望,这一路上的忍耐和痛苦,都将毁于这最后十几步路?

    ——决不!

    他高声吼叫着,竟然一瘸一拐的在桥上奔跑起来,从光桥尽头之处高高跃起,不顾一切朝平台这边窜跳过来。他伸出手臂想要抓住平台边缘!他几乎就要成功了!差一点就够到了!——但是可惜,终究还是只差了这么一点点……身体无可奈何的向悬崖下面滑落。

    另一只手臂忽然伸出,弥补了这一点点差距——却是黄昶及时出手,牢牢拉住了对方的胳膊,终于将他拖上平台。

    “谢了,兄弟。”

    那小伙子嗓音嘶哑的向黄昶道谢,后者只点点头,拍了拍对方的手臂,让他安心接受陈仙师的治疗。

    这时候桥上还有个人,便是刚才那犹豫的小胖子。他也慌慌张张的试图奔跑起来,但毕竟离这边太远了,就算跳起也肯定够不着。

    小胖子绝望的哭喊起来,而这时却见其上方衣玦飘飘,却是那位穆子清穆仙师从山下飞过来,恰好经过他上空。小胖子立刻哭喊着乞求仙师拉他一把,但穆仙师只是飞快从他顶上掠过,却连头都没低一下。

    脚下金光褪去,小胖子哀叫着摔落下去,这一幕让平台上一片寂静。

    …………

    穆仙师飞上台来,却居然朝着黄昶点了点头:

    “做得不错,我辈同门,自当友爱互助,方显同门之谊。”

    黄昶哭笑不得,忍不住问道:

    “那为何仙师刚才不拉那一个?”

    穆仙师笑了笑,首先抬头向众人说道:

    “既然已经走过了金桥验心之路,便有资格入我西昆仑门墙,同修大道。今后大家都以师兄弟相称吧。”

    然后方才回应黄昶刚才的问题:

    “你现在还只是个凡人,本身又在金桥的考验之列,出手助人,那是你们双方结下的善缘。而我却不同——我不能出手干涉这桥上发生的事情,否则还要这金桥做什么?直接带人飞上来不就行了。”

    “可是,就这样让他摔死吗?”

    黄昶喃喃道,穆仙师——现在应该叫穆师兄了,先是一愣,随即哑然失笑:

    “谁说他会摔死的?”

    穆师兄随手轻划了一个圈子,圈中立即仿佛屏幕一般显现出了金桥消失之后的景象——此时还在桥上的可远不止小胖子一个。只见随着金桥光带消逝,足足有百多人哭着喊着朝下面坠去,落到下方云层时却居然都停留在那里了——原来在金桥下面还有一层,却是一直化作白云,承接着所有的失败者。

    云层缓缓降下,将上面的失败者们轻轻放落于地面,此时圈中画面也告消失。

    “我们是代门派收徒,可不是来害人的。那些孩子虽然没能通过金桥考验,在凡间却也都算是一等一的人才了,进不了我西昆仑,多半会有其他门派收录,怎么可能随意伤害他们。”

    穆子清微微笑道,黄昶和其他同伴这才放心下来,大家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未及片刻,只见远处金光闪耀,一条金带和一袭白色轻纱从山下飘飞上来,金带落到穆子清腰间化为一条围腰束带,而轻纱却环绕在陈师姐身畔,将其映衬的愈发婀娜多姿。

    ——这显然就是刚才那座以诸多幻象将众人折腾死去活来的接引金桥,以及一直在桥下漂浮着的白云了。如此至宝,原来不过区区饰物,着实让人感叹仙家奇术,妙用无穷。

    在收回了两件宝物之后,穆师兄与陈师姐两人缓缓飘飞起来,就好像早晨开始时那样凌空飞至众人上方。能够通过金桥考验的肯定没一个笨蛋,这边众人一看这架势分明是有话要说,都纷纷站立起来聚拢到那两人身前。

    穆子清看了众人一眼,清点了一下人数,脸上微露笑容:

    “恭喜各位了,这次共有九十七位师弟师妹通过‘金桥验心’之考,虽然仍未破百,却也是最近几十年来少有的盛事。将来为光大我西昆仑门墙,必然又能多增添了一份力量。”

    此言引起一片欢呼声,虽然众人早就知道了这一点,但眼下总算是得到了仙门的正式承认,才能彻底放心。穆子清待众人平静一些后,又说道:

    “但这才只是第一步而已,俗话说顺凡逆仙,我等修道人乃是在与天争命。你们能够站在这里,说明你们的资质很好,毅力才智也不错,可以达到我派授徒的要求。但是对于我等修士而言,修道首重机缘气运,其次要看才智毅力,最后才是天赋资质。当年与我一同入山的有好几位师兄师姐,无论才华资质还是刻苦毅力都远在我之上,可他们有些人修练到一定程度便无法再继续下去,还有的甚至不幸中道陨落,便是欠缺了那一点机缘。”

    “所谓机缘并不是说你们待在家里闷头大睡,天上就会有好事落到你头上。而是要处处仔细,样样留心,多多去经历世间百态,努力去抓住每一点可能带来进益的东西,其中也许就会有你的机缘……”

    穆子清正说的出神,旁边陈师姐却撇了撇嘴:

    “师兄又在啰嗦了。这些话现在谁有心思听啊。都累了一天了,赶紧上山去好好休息才是正经——大家说对不对啊?”

    下面传来一阵低低的窃笑声,穆子清则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师妹说的是……总而言之,前方还有长路漫漫,各位师弟师妹切不可有所懈怠。”

    下面众人立刻有志一同的抱拳,弯腰:

    “多谢师兄教导!”

    于是最终,穆子清大手一挥:

    “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