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十 最后的考验
    这种奔跑是最费体力的,不久之后姬若就开始气喘吁吁,再跑了一会儿,小姑娘终于哭喊出声:

    “阿昶哥哥,我跑不动了。”

    “不要说话,只管呼吸。注意好脚下,别摔跟斗,其它什么也不要想!”

    黄昶厉声道,姬若此时已经没了力气,只能勉强迈动双腿跨台阶,而她向上的力量几乎完全是靠黄昶在拉着她走。先后跌跌撞撞的摔倒了好几次,但每次都是被黄昶硬拉起来,硬拖着向前。

    要知道黄昶自己其实也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子身体,只是四年来天天锻炼,体力比同年龄段的小孩子好一些,但要说一直拖着另一个七八岁小孩子爬山,还是以近乎于小跑的速度,这就实在超过他的能力了。

    如此奔跑了一段时间,黄昶开始感到胸口发闷,腿脚越来越酸痛,精神也开始恍惚,他知道自己的疲劳极限快要到了。自己过去四年来曾多次挑战过这个极限。最早时只要走个十几里地就会出现,但是只要咬牙突破过去,就可以让自己能够坚持的距离增加一大截,直到再遇上下一个极限,再突破,再到极限,继续突破……如此一次又一次的突破疲劳极点,到如今黄昶已经可以爬上一座高山,而基本不再遇到极限状态。

    但在这里,他终于又一次遭遇到了体能极限。黄昶以前曾经多次突破过这种极限,可失败的体验则要更多上十倍不止,这一次,他还能成功吗?

    黄昶根本就没去想这个问题,他知道这种时候越是胡思乱想越是容易崩溃,只管一心一意迈动双腿向前,把身体当作一具机械,努力压榨出其最后一分潜力。

    但姬若却先崩溃了,又跑了一会儿,女孩子大口大口的喘息,而且还开始干呕,脸色苍白好像要死过去一样。

    “阿昶哥哥,实在没力气了,若若上不去了……放下我吧,再这样我们俩都赶不上。”

    “不要胡思乱想,若若。真要想的话,就想想你娘临终前的愿望!”

    黄昶把水袋中最后一点水喂给姬若喝下,丢了水袋拖着她继续向上爬。姬若一边努力向上挪动着,一边抽抽噎噎的哭——对于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女孩来说,这辛苦委实太大了。

    “那休息一会儿好吗?只要一小会儿。”

    “不行,若若,这时候决不能停下,一停下就真的再也走不动了!”

    黄昶硬起心肠不理会姬若的哭叫,只是拖着她往上跑。他最初只是把姬若的出现当成是这道接引金桥对他的一次考验,抱着“能帮就帮,不能帮拉倒”的思想拉这个小姑娘一把。但是在一起走了这么长时间,并了解到姬若的身世遭遇以后,黄昶已经把帮助她当成了自己的责任,他甚至已在心底暗暗决定:如果这次能一同拜进仙山当然最好,即使失败,那也只可能是两个人一起被淘汰,回到凡世之后他也会继续想办法帮助姬若。

    在下定了这样的决心,或者说做好了被淘汰的心理准备之后,黄昶反而感觉轻松了一些,身体的疲劳当然是依旧,但心头的包袱却被放下了。他感觉自己似乎真正成了一部机器,无悲无喜,就拖着若若一步步向前,直到达成目标,或是倒下。

    …………

    也不知坚持了多少时间,前方忽然豁然开朗。持续不断的台阶山道终于消失,眼前已是悬崖绝壁。向着绝壁之下望去,白茫茫一片云海,深不见底。

    好在脚下道路并没有就此断绝,而是经过一座由无数粗大藤蔓扭曲纠结而成的桥梁通往对面,另一座高大宏伟的巨山上。那巨山下面完全湮没在白云之中,向上看也根本见不到顶。与藤桥相连接的位置大约是半山腰,一片甚为宽广的平台。

    此时平台上人影绰绰,或坐或站或躺,已是等了不少人,看见黄昶和姬若出现,纷纷挥手示意,还有几个更跳起来大喊大叫:

    “黄昶!赶紧过来!过了桥就到仙山上了!”

    “阿毛……大牛……王少!”

    黄昶辩认出其中好几个,都是和他同为拜山弟子的同伴,彼此间关系还不错的。心下顿时大喜——这应该不再是幻象了,如果金桥当真是变幻出这些人的景象来骗他,那他也只能认栽,委实是没体力再耗下去了。

    “若若,我们到了,我们终于到了!过桥!过桥!”

    黄昶狂喜的拉着姬若朝对面跑去,但他才刚刚踏上藤桥,忽然发出一声惨叫,赶紧把脚收了回来。

    ——脚底板上扎进了一根粗大棘刺,黄昶仔细一看,这才惊觉这整座藤桥上竟然到处都是荆棘巨刺,每一根都足足有小指粗细,数寸长短,一丛一丛的向外支楞着,光是看看就让人毛骨悚然。

    黄昶的厚底鞋本可以应付一些普通荆棘灌木,可对于这么粗大的巨刺却是没办法——正常情况下也没人会走这种路,肯定选择避开。而眼前这却偏偏是唯一一条通往对面的命运之桥!

    “坚持啊!兄弟,这是最后一关考验了,再疼也要忍住!过来之后仙师会施展仙法帮我们恢复的!”

    对面平台边缘,诸同伴中和黄昶关系最好的吴大牛高声叫喊道,而黄昶也确实在对面看见了那位姓陈的女仙师,正笑吟吟看着他们。似乎是想看看他们将作何选择。

    “我操,原来还有这一手等着我们!”

    黄昶暗骂金桥君这厮真是心狠手辣,临到最后了还玩这么一出。不过他心底也明白这一关的考验恐怕是不可避免——这一路走来他经历了寒冷,恐怖,疲惫,欺骗等种种测试,但却似乎并没有品尝过痛苦——真正的痛苦折磨。而修仙之路,艰难困苦必不可少,所以这最后一关,想必就是要考验拜山者们面对痛苦时的应对,是迎难而上,还是畏惧退缩?

    黄昶对此根本就毫不犹豫——他从背包里掏出了姬若的那双铁底鞋。

    “若若啊,看来你父王真是爱你的,专门为你准备了这东西。”

    姬若却叹了口气:

    “可是鞋子只有一双……阿昶哥哥你用吧。”

    “当然是我用,不过别担心,我可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黄昶快手快脚的脱了麻鞋,转而把铁鞋套在自己脚丫子上,相对于姬若的脚型,他穿这鞋子肯定嫌小了,但黄昶并不在意,只牢牢用带子把鞋子缚在脚上。反正只要保证脚掌后跟等主要部位还能用上力,周边受点伤问题不大。

    穿好鞋子之后他便弯下腰,把姬若给背了起来,怕小姑娘失手落下,还用布带子绑了几道,把小女孩的身体牢牢固定在自己背上。最后再把姬若那个装着大娃娃的挎包挂在脖子上,撕开衣服把手掌密密层层裹上十几圈,黄昶便信心十足的朝刺藤桥上走去。

    “包包呢包包呢?”

    姬若指着他自己那个被丢在路边的双肩背包叫道,黄昶哈哈一笑:

    “就送给金桥君吧,反正也用不着了。”

    藤桥上晃晃悠悠的,黄昶小心翼翼保持着平衡,时不时还要用手去抓扶一把垂挂下来的枝条——尽管那些枝条上也满是棘刺。

    如此不过片刻,他的手脚上便满是血痕刺伤,但总算靠着铁底鞋护住了脚心后跟等关键部位,走路并不太受影响。这刺藤桥既然是用来考验拜山者们承受痛苦的能力,当然也不可能搞的太长,行走了大约百余步之后,终于踏过刺藤桥,成功抵达彼岸。

    在一片欢呼声中,黄昶和姬若被几个好心伙伴搀扶着带到陈仙师面前请求治疗,后者却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抿着嘴微笑道:

    “虽然我派山门每五年开启一次,每次都会有不少奇才怪才冒出来,可象你这么准备充分的可真不多见。金桥验心考验的是心智和毅力,可对于你这么个用铁鞋作弊的家伙……我看根本不需要治疗啊。”

    面对一位仙师大人的调侃,黄昶却只是呵呵傻笑着。哪怕以他体内两世加起来三十多岁成年人的灵魂,到这一刻也只剩下狂喜,欣慰,以及满腔的雀跃之情了。

    而陈仙师显然是见惯了这种成功后的傻样儿,也没指望他能回应什么,随即又笑道:

    “不过呢,看在你给我们带来一位这么漂亮可爱小师妹的份上,就宽大一回……”

    说着,陈仙师伸出一根手指向他轻点,口中默默念诵,黄昶只感到全身上下一阵清凉,刚才过刺藤桥时受到的伤害,包括手掌上好几处差点被刺穿的重贯穿伤也飞速愈合起来。甚至连先前那种深入骨髓的疲劳感也随之一扫而空。

    但他毕竟刚刚经历过那种极限,即使体力恢复了,心理上的压力依旧存在,所以黄昶仍然很没有风度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傻笑不已,和周围那些幸运者们一个傻样。

    过了片刻,姬若也在他身边坐下来,两人相视而笑,心中充满平安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