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九 通过啦?
    如此又走了很久,眼前景象终于开始变化,沙路上渐渐开始出现绿色,两边也再度开始渐渐出现云雾,更妙的是过了一会儿地上竟然又逐渐重新转变回最早的金色桥面,这一切都似乎在说明一个事实……

    “我们出来了!快要走完金桥了!”

    姬若欢呼道,竟然反拉着黄昶向前飞跑。后者笑嘻嘻由着她闹,心情也很是愉悦。

    随着道路延伸,各种幻象都在飞速消逝,化作一片片白云。终于,黄昶和姬若看见了那金桥末端的仙门!

    无数道彩霞在仙门内外飞涌,两边云端中隐约可听金钟玉磬声声响起,似乎是在欢迎他们这些终于通过了考验的拜山者。黄昶和姬若手拉着手走到仙门之前,就见一位霓裳仙子迎上前来,向他们微施一礼:

    “太好了,恭喜两位有缘道友入我仙门。如今时辰还早,两位可以先去那边吃点果子,喝些甘露,好好休息一会儿,待其他道友汇聚之后,便带你们一起上山。”

    随着那仙子手指所向,黄昶和姬若转头看去,只见一条彩虹岔道通往旁边的一处白玉平台,平台上有许多玉石桌子,桌上摆放着无数奇珍异果,冰盘玉露,让人望之生津。又有白鹤灵鹿之属在那台边走动玩耍,更见好些霓裳仙子在远处云间翩翩起舞。若能坐在玉台上品尝仙果美味,欣赏仙姬歌舞,人生乐事想必无过于此,不愧是仙家气度。

    姬若开心极了,立即拉着黄昶就要往那边走。

    “阿昶哥哥,快些快些!”

    黄昶也牢牢拉着姬若的手,却是一动不动:

    “稍等……请问仙子,怎么不见其他拜山同伴?”

    那位霓裳仙子再度礼貌十足的微施一礼,方才笑道:

    “两位是最早来的,可要等一会儿大家哦。”

    “是吗?我们这么厉害?”

    黄昶哈哈大笑起来,姬若也高兴无比:

    “我们真厉害!阿昶哥哥,去吃点果子休息一下吧!”

    说着便要走过去,却被黄昶拉住手硬生生拖回来:

    “不,若若,我想你只要踏上那彩虹桥一步,多半就会‘噗嗵’一声掉下去了。”

    “啊?”

    姬若大惑不解,而黄昶也没多说,只看了看身前:

    “脚下还有路,我们继续走吧。”

    说着便带姬若跨过仙门,向里面走去。仙门后面,金桥确实已到尽头,再后面就上山了。一座金碧辉煌的七彩门之后,一条蜿蜿蜒蜒的盘山小道曲折向上,姬若有些胆怯的想要停下脚步,但黄昶却毫不犹豫穿过彩门,一直沿着道路向前。

    那位霓裳仙子脸色微变,身形微动,瞬间便闪现到黄昶侧前方:

    “两位道友,若是不得人引导擅闯宗门,可是要惹祸的。至少也会被驱逐下山,你们这一番辛苦可就统统白费了!”

    “是吗?”

    黄昶根本不理会她,仍然不慌不忙往前走。一手拉着姬若,另一只手却举起来,手指缝中夹着他的拜山令牌:

    “你有本事就来拦我们啊!”

    但直到他走出去老远,那霓裳仙子也一直没说什么,也并没有实质阻拦的动作。而黄昶却忽然停下脚步,回过头看了她半晌,方才微微一笑:

    “真是精巧啊,能够和人应答的幻象,能够让人感觉到的幻象……可惜终究还是幻象!”

    说完,便与姬若扬长而去。

    两人走出去许久,见前方山路仍旧曲折蜿蜒,姬若终于慢慢反应过来,呆呆问道:

    “假的?”

    黄昶点头微笑:

    “嗯,假的!”

    姬若不解道:

    “阿昶哥哥是怎么看出来的?”

    黄昶哼了一声:

    “这破绽太多了。”

    “那说说看啊?”

    姬若非要问到底,黄昶也没遮掩:

    “首先就是她们的热情太夸张了,若若你家里是王府,每次进新人时会用奇珍异果和歌舞姬去招待他们吗?”

    “可是我们家进的新人都是奴仆,他们这里是收徒弟……”

    姬若有些不服气,黄昶嘿嘿一笑:

    “至少眼下我们都还是凡人,而凡人和仙师之间的差别,肯定比你们家里的主子和奴仆之间更要大得多……人贵自知,若若,我想这一关就是在考验我们的自知之明。更不用说后来我又试探了她一次,她露的马脚更大。”

    “哼哼!难道我们就不能真是第一个到的?”

    姬若显然知道黄昶指什么,有些不乐意的翘起了小鼻头,黄昶立刻在上面刮了一下:

    “还是那句话:人贵自知。若若,如果光是我一个,也许还敢自信说能第一个到。可带上了你之后么……嘿嘿,不要被淘汰掉就是万幸了。”

    姬若这回先捂住鼻子,然后又哼哼了两声,显然还是很不服气。但黄昶立即又拿出了第三个理由:

    “最大的一个破绽:若若,你看她无论迎接也好,阻拦也罢,可有站到过我们面前,挡住我们的路,不让我们向前走吗?”

    姬若回想了一下,摇头:

    “没有。”

    “是啊,我想这应该是‘接引金桥’上所有幻影的共性:它们只能间接的骚扰,恐吓,欺骗,影响我们,但却无法直接阻拦,它们并不能真正阻挡我们走完这条登仙路——除非我们自己决定放弃。”

    走了这么长时间,黄昶已经总结出经验来了——举一反三,归纳法,这本就是一个理科大学生的思维方式么。

    其实黄昶能够看破这些幻象,最主要的一个原因还是——他在前世里看过太多影视节目了,对这类虚假景象根本不陌生。在这个世界的普通人最多看看戏曲什么,遇到幻象难免误以为真,但黄昶前世各种特技大片看太多了,哪怕再新奇再古怪的情景他也能抱着看戏的心态去观赏,要想让他“入戏”可不容易。

    姬若终于接受他的说辞,悠悠叹一口气:

    “还是假的呀……那些仙果好诱人,可惜全是假的。”

    “不,我想至少有一样应该是真的。”

    黄昶忽然道,姬若愕然:

    “什么呀?”

    黄昶指了指天上:

    “太阳。”

    ——天边,一轮红日低垂,眼看快要落下。

    “诶呀呀,来不及了来不及了!阿昶哥哥,太阳真的快要落山了!”

    幻象再怎么真实,终究还是无法完全混淆真实景象,姬若虽然年幼,却也能看出半山腰上那个仿佛红红鸡蛋黄一般,已经不再刺眼的红色火球并非幻象,而是真正的落日夕阳。

    “嗯,咱们赶紧走,我想应该快要到了!”

    黄昶拉着姬若全力向山上跑去,他们此时依然是走在盘山小径上,山道既不险也不陡,只是那之字形的台阶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不停延伸向上。黄昶此时也顾不得判断这是幻阵还是真实台阶了,反正只管拉着姬若向上冲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