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八 大包裹
    不知不觉,又走了好长一段时间,这单调而严酷的大沙漠景象却还是毫无变化。就连黄昶都感到有些吃不消了,姬若更是辛苦,但小姑娘很有毅力,依旧努力跟着黄昶一步一步向前挪。

    黄昶并不是那种蛮干的人,一边走一边也在思考:

    “这段场景也太久了吧……可也一直没遇上什么麻烦。是还没有触发过关条件,还是这一关本来就要考验耐心和毅力?”

    回头又看了看走来的路,没见什么异常之处——黄昶这一路上其实很仔细,他估计大凡幻阵迷阵之类,即使可以混淆人的感官视觉,终究不可能无穷大,所谓“走不完的路”多半只是在兜圈子。于是他这一路上走来便非常注意观察周边的地形地貌,又经常找地方留下一些标记,就是为了看有没有走重复的路。

    但好像一直没有,他们真是在往前走。如此说来这一关恐怕真是要考验他们的忍性耐力了。黄昶估计自己是没问题的,但看若若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的样子,恐怕坚持不下去。略加思索,又摸了摸肚子,黄昶停下了脚步。

    “若若,休息一会儿吧。”

    “嗯!”

    小女孩早就累了,只是黄昶没停她也只能硬顶着,此时听黄昶一说,立刻坐倒在地上,也不管什么仪态风范了。

    “喝点水,吃点东西吧。”

    黄昶把水袋递给姬若,这回却没说要她省着点喝之类的话,但姬若很有节制的只喝了一口,便又将水袋还给他,之后便从自己的挎包中取出食物来吃。

    只是当姬若把自己带的食物放到嘴边时,却忽然皱了皱眉头。犹犹豫豫的咬不下去。黄昶在旁边也觉察出不对劲,拿过来闻了闻,摇摇头:

    “已经馊掉了,不能吃。”

    随手丢掉,又把姬若手边油纸包里的其它食物也都拿来闻了一下,闻一个就摇一次头:

    “不行啊,若若,都坏掉了,你怎么尽带这些东西?不顶饱又容易坏。”

    姬若带的食物倒都是些精致货色,有些花式样色连黄昶都没见过,可偏偏大约就是因为用料太细做得太好,反倒不耐久存,此时都已经散发出腐败气息。黄昶当然不能让小姑娘吃这东西,便把自己的干粮分给她。

    然而小女孩却不肯接:

    “阿昶哥哥,你也只带了一人份的食物吧?”

    黄昶哈哈一笑,摸了摸姬若的头:

    “只要水够两个人分,食物就肯定也够。何况你这根小豆芽菜能吃多少,我的干粮可都是实在东西,你咬个两口估计就撑不下了。”

    被嘲笑的小姑娘哼了一声,立即抓起他手中干粮咬了好大一口,狠狠咀嚼着以示愤怒之意。

    黄昶哈哈一笑,见姬若那个包包还是鼓鼓囊囊的,心下不由得好奇——这小姑娘究竟带了些什么?感觉都没啥有用东西的样子。

    “若若,我们俩合并一下背包吧,有些东西放一块儿,这样走得轻快些。”

    觉察出姬若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孩子,黄昶就不直接说自己要帮她背,而是换了个迂回点的说法。不知道姬若有没有听出来,反正她鼓了一嘴巴的食物,也只能含含糊糊的点头。于是黄昶抓过那个大包,伸手往里面一掏……

    “我靠!这什么玩艺儿?”

    黄昶手一伸进去就摸到一个大家伙,拽出来一看却是个好大的布娃娃,难怪把包包给撑得这么满。

    “你怎么……”

    黄昶刚想说你怎么带个累赘上来,心下忽然一动——在这个世界可没什么玩具制造业,孩子的娃娃多半都是长辈亲手制作。看这个娃娃拼接细密,针脚整齐,作得十分精致,若不是心中满怀着爱意,一般针线婆子肯定是做不出来的。何况这娃娃还特别大,黄昶自己也有个差不多年纪的小妹妹,他知道一个大娃娃对女孩子有什么意义,同时又能让她在小伙伴中享受到多大荣耀。

    “这是你娘给你做的?”

    姬若停止咀嚼,点了点头。黄昶便小心把娃娃放在一边,继续检查包里东西,不一会儿,却又发出一声惊叫:

    “我晕!这又是什么?”

    ——从姬若的包包里居然又摸出一双鞋子,可不是普通鞋,而是有点类似于木屐的样子,但其底板完全用精钢打制,虽然能看出来已经尽量做的细致轻巧,但拎在手中依然颇为沉重,少说也有两三斤的样子,对于一个小姑娘来说实在是过于沉重的负担。

    黄昶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陷入到一场宫斗大戏当中去了:

    “这包包是谁给你准备的?怎么尽是些乱……稀奇古怪的东西?让你一小姑娘背双铁鞋子上来干嘛?增加负重吗?你该不会是被谁陷害了吧?”

    这时候姬若总算把嘴里食物吃完,能回答黄昶的问题了:

    “包包是茜雪姐姐帮我准备的,她从小一直照顾我,肯定不会害我的。铁鞋是父王送我上山前给的,说拜仙门用得上,要我一直带着。”

    “哦……?”

    包里东西其实准备的还算精心,质量也很好,但能看出来准备者明显没什么出门经验。听姬若说只是个内宅丫头,那倒也不难理解了,没娘的孩子就是惨啊。只是这鞋子……黄昶原想把铁鞋丢掉的,听姬若这么一说倒感觉有些复杂了。按理说作为父亲没必要害女儿吧?如果他不想姬若得到这次机会直接取消其资格就行,何必多此一举的弄双铁鞋来?

    想了想,黄昶决定还是谨慎些,把这玩艺儿带上,于是他三言两语的作出了分配:

    “好吧,那布娃娃和这本诗集还你自个儿背着,其它东西放我这儿。”

    姬若没有反对,她显然已经理解了黄昶的意图,在重新挎上轻了许多的包包之后,低声说了一句:

    “谢谢阿昶哥哥。”

    黄昶笑笑:

    “我也是为自己啊,再这么拖拖拉拉的我们俩恐怕都赶不上了——若若,咱们接下来要走快点了,我估计眼下恐怕已过申时。”

    “啊?”

    姬若一愣,连忙问道:

    “阿昶哥哥怎么知道的?我们在这里看不见太阳吧?”

    她又抬头看看天上,这沙漠里的日头似乎永远是正午:

    “这个应该不作数吧?”

    这女孩子可真聪明,黄昶嘿嘿一笑,摸了摸肚子:

    “周围景色可以造出幻象,可骗不过我们自己的身体啊——我吃到八分饱时,这样不停运动,大约两个时辰以后就会感到肚子饿。从早晨登桥到现在,我的肚子已经饿了两回,再加上休息吃东西的时间,大致就能推算出来……赶紧走吧。”

    这回他直接拉起若若的手,快步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