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七 若若
    之后他们所经历的又一道关卡考验似乎是沙漠环境——路上的沙子越来越多,最后差不多要陷没到小腿。而一直弥漫着的浓雾也在不知不觉间散去,并很快化作无比强烈刺眼的阳光。

    “真见鬼,连这种环境都能模拟出来……咱们这还是不是在桥上啊?”

    黄昶极目四顾,可无论他怎么看,四周围都是一片广阔无垠的大沙漠,天边甚至还隐约可见绿洲的踪影。而脚下这条道路却是断断续续,偶尔看见一具动物或是人类的骨架才能辨明方向。

    姬若家里似乎也帮她做了些准备,但准备显然不太充分——小姑娘脚上穿的是双牛皮靴子。靴子皮料和作工都很好,平时倒也能走走长路,可走这种沙子路就不行了——沙砾会从靴筒口滑下去,落在里面出不去,用不了多久就会把脚磨破。这才没走多久,姬若的速度就慢下来,连声叫着脚疼。

    黄昶这时候才注意到这一点,赶紧亡羊补牢。幸好他包里还有双备用的鞋子,并准备了好几双厚袜子和袜带。对姬若来说鞋子偏大了点,只好让她多穿些袜子,再往鞋里塞几块手绢,最后把鞋带和裤筒一块儿扎紧,就不用担心沙子了。

    当黄昶蹲在姬若面前帮她整理鞋袜时,小姑娘羞得满脸通红,但还是老老实实一动不动的让黄昶处理,不过事后又开始对黄昶躲躲闪闪了,令后者很是奇怪——他家里也有姐姐妹妹,照顾女孩子的时候不少,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当然,小女孩是不会记仇的,没过一会儿,她就开始拉黄昶的袖子:

    “阿昶哥哥,阿昶哥哥,我们到那边去好不好?”

    黄昶愣了愣,他倒不奇怪姬若想要去道路旁边那块看起来相距并不远的绿洲,毕竟那边的茂密树荫和一汪碧水对任何一个被太阳得晒得头昏眼花的人都极具诱惑力。他只是奇怪刚才还羞答答的姬若为什么会突然用上了那么亲密的称呼,不过倒也没想要去纠正。

    “啊,小妹妹……”

    “娘一直叫我若若,你也可以这么叫。”

    小美女很是大度的允许道,黄昶笑了笑:

    “好吧,若若,但是咱们不能偏离这条道路——别忘了我们是在桥上,这周围一切都只是幻觉而已。真要过去,说不定‘噗嗵’一下就掉下去了。”

    “可是我口渴了。”

    小美女的嘴唇有些发白,黄昶皱起眉头:

    “难道你家里人没给你准备水壶水袋?”

    “原来有的,先前喝水的时候碰上妖怪,逃跑时弄丢了。”

    姬若哭丧着脸道,黄昶无奈,拿出自己的水袋递给她:

    “喝我的吧。”

    小姑娘迫不及待接过水袋喝了一口,立刻露出笑脸:

    “有甜味儿!”

    “里面放了些蜂蜜,补充能量的。”

    “……可是还不够甜。”

    “太甜就不解渴了。”

    嘴上说着不太甜,小女孩还是连续喝了几大口,还意犹未尽的样子,显然是渴坏了,但黄昶仍然很快就毫不怜香惜玉的把水袋没收掉。

    “省着点喝吧,还不知道要走多久呢。”

    姬若皱了皱漂亮的小鼻头:

    “阿昶哥哥好吝啬哦,连水都不给多喝。”

    被小美女鄙视了,但黄昶丝毫没有害臊之意:

    “哈,不好意思了,我先前只准备了一个人的用量,而且这一路上完全无法补充。”

    顶着姬若那眼巴巴的目光,黄昶小心翼翼把水袋收起来,但终于还是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轻轻叹了口气:

    “平时无所谓,可这一回实在容不得任何差错——我今年十一岁,一生只有这一次机会啊。”

    解释之后又随口问道:

    “小若若几岁啊?”

    “若若八岁啦。”

    听到小姑娘的回答,黄昶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好羡慕你啊,若若。你这次即使不成功,五年后还有一次机会——但我可不行,五年以后我就十六了。”

    却不料小女孩听了他的话以后却摇摇头,眼眶微微有些发红:

    “若若也只有这一次机会的。”

    “嗯?怎么会,五年后你才十三哪?”

    “那时候就轮到十三伯或是十九叔家的哥哥姐姐了,一家只有一次机会的。”

    姬若低声道,黄昶好奇询问,方才知道原来因为他们姬家贵为大周之主,天下皇族,连仙门也要给些面子,对于姬氏子弟修仙的天赋资质要求就低一些:只要能让测天赋的石头亮起来,就可以得到拜山门的机会。

    但是这种“关系生”的数量被严格控制:每一轮,也就是每隔五年才只能有一个名额。而姬氏之主,当今天子景耀帝颇为开明,没有自家独占这个名额,而是允许各近支亲王家里的子弟一起参加,从中选出天赋比较好的来拜山。

    但可以想象,以皇族子弟数量之多,这个“关系生”的名额可也不容易争。那些拜了一次通不过的,就甭指望还能轮上第二次——那么多王爷公主家里都有资质差不多的子女在眼巴巴等着呢,怎么可能让你一次两次的浪费下去。

    所以姬若如果这次不能拜进山门,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听到这儿,黄昶忍不住道:

    “既然只有一次机会,若若,你完全可以再等等啊,等十三岁的时候再来走这金桥,肯定要容易许多。”

    姬若再度摇头,这回眼眶里全是泪水:

    “等不了的,这是娘亲临终前求着父王去争来的机会,五年以后肯定就没有了。”

    “啊?对不起。”

    黄昶立时明白过来,原来姬若的母亲已经过世了。从若若的容貌上完全可以推想出这位王妃生前是如何的花容月貌。而即使在临终之际,仍能够为女儿争来这难得的登仙之机,也足以说明她在王府中所受到的宠爱和重视。

    只可惜再怎么百媚千娇,宠冠后宫,人一死就万事皆空。这位王妃显然是个聪明人,知道有后娘就必有后爹的道理,时间久了再深厚的恩情也抵不过新来的小娇羞们,于是果断把感情存款统统花光,给女儿换来了这个拜仙门的机会——虽然很是仓猝,却也是无奈之举。

    更难得的是姬若虽然小小年纪,居然也能理解这一点,否则一个才八岁的小姑娘,又怎么肯来吃这份苦头,受那无穷惊吓?

    想明白这些以后,黄昶看向姬若的目光中更带了几分柔和之意——原来姬若比他更没有后路。自己若失败,身后好歹还有个温暖的大家庭在等着自己。就是以后在凡间生活,凭着自己的聪明学识,搞点创造发明,抄袭点诗词曲赋之类应该也能混得不错。而姬若要是这次没能成功……看她也不象是从晋江穿来的,那回去可有得苦头吃了。哪怕她金枝玉叶,哪怕她美若天仙……恐怕只会带来祸患而已。

    “那么,若若,既然我们俩都不能失败,就努力向前冲吧!一定要拜进仙门!”

    “嗯!”

    小姑娘热烈响应着黄昶的激励,脚下生风,一时间居然也能跟得上他的脚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