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六 新伙伴
    黄昶的心理素质是很好的,在那一刻他也已经做好一切心理准备,哪怕小女孩转过来的正面和贞子一样也是只有头发没有脸,他觉得自己依然可以承受得住。

    不过他的心理准备却落空了,女孩子转过来的脸很正常。而且皮肤白皙,眉目如画,虽然此时年纪尚小,但仍能看出只要长大一些就必然是个倾国倾城的绝世佳人。即使现下还只是个小萝莉,却也是个漂亮可爱,十分招人喜欢的萝莉美人儿。

    “咦……?”

    黄昶反倒有些发楞,他先前一直以为这应该是金桥君的考验来着……嗯,也许还是考验,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

    于是他努力摆出笑脸,让自己看起来是个和善的大叔……呃,不,正太!

    “嗨,小妹妹,你也是来拜山的吗?”

    黄昶再次询问了一遍,那小女孩似乎很害羞,光是被他看着脸儿就有些发红了,不过终于还是作出回应——她点了点头。

    “那我先前怎么没见过你?”

    黄昶立刻提出了他的第二个疑问,按理说这座金桥上除了他们这些拜山弟子,就不应该有其他人存在了。但黄昶作为拜山弟子之一,这段时间跟几乎所有候选者都有接触过。拜山弟子中的女性本就不多,这女孩子容貌又是如此出色,任何看过一眼的人都不会忘记。可他对这个女孩儿却没有任何印象。

    故此先前黄昶才一心认为这很有可能又是接引金桥的考验,直到现在也没消除这个怀疑。

    女孩儿的脸色又红了,低头嗫嚅道:

    “我……我是最后才加入的。”

    “最后?”

    黄昶皱了皱眉头,大周朝廷对拜山门非常重视,为了怕有人耽搁,都是提前很早便派人从各地将登记好的候选者们接来。黄昶记得他们三百多人中哪怕最迟抵达的,也是在八月初就到京城了。之后一个月时间基本就是干等,不过大家也借此混得挺熟。其中肯定没这小姑娘。

    “那……你有拜山令牌吗?”

    黄昶决定不管这些疑问,直接询问关键之处。只要这姑娘能拿出令牌来,自己认不认识都无所谓。问这话的时候他还悄悄后退一步,如果这真是金桥幻化出来考验他的话,此时也差不多到图穷匕见的关键时刻了。

    然而女孩子只做了一个动作——她抬起右手,在右手腕上用红丝带悬挂着一枚与黄昶身上那个一模一样的令牌。黑色令牌衬托下,愈发显得肌肤莹白如玉。

    “呃……好吧。”

    黄昶暂时放下戒心,尽管他依然对这个女孩子的身份有些疑惑,但既然能在金桥范围内展示出西昆仑的令牌,就算这还是个假冒的,也是被金桥认可的假冒。或者说,接引金桥要求把她当作真正的拜山弟子看待。

    ——黄昶还是觉得这很可能是一场考验,考验什么呢?他想来想去觉得多半是品质心性方面。所以他决定在这里表露出自己最乐于助人的一面:

    “那……小妹妹,你哭什么?想拜山的话要赶紧走啊。”

    “呜呜……好多妖怪追我……”

    这女孩子果然是被吓着了,对此黄昶也颇有同感,即使以他对恐怖片几乎免疫的心理素质,也觉得先前经历的那段鬼魂考验口味实在太重,何况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都是假的,你应该知道,这只是仙门对我们的考验而已。”

    黄昶实话实说,但女孩子摇摇头,犹自带着哭音道:

    “我知道,可我还是害怕。”

    黄昶无奈,如果是平时的话说不定就自顾自走了,现代人么,都不太爱管闲事。但在这么个环境下,尤其是考虑到可能是金桥考验的前提下,他肯定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我不怕的,跟我一起走吧。”

    黄昶努力让自己的口吻听起来不那么像是个拐带小孩子的怪叔叔,但效果似乎不太好——女孩子狐疑的看着他,甚至还后退了一步。这让黄昶大为尴尬,心说金桥君这可不怪我了,便耸耸肩继续向前走去。

    刚没走几步,却听背后有动静,回头一看,却是小女孩抱着一个大包包怯生生的跟了上来,原来还是同意了。

    雾气弥漫的道路上,一大一小两人……准确点说是一个有着大人灵魂的小男孩带着另一个货真价实小萝莉慢吞吞向前走着,比起先前黄昶一人时,速度显然慢了许多。

    走了一段路黄昶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即使金桥不看重速度,象这么慢慢挪肯定不行。他回头看看那小姑娘,她带的包包上面也有根背带,像是那种老式书包的型制,但是作包的人很不细心,或者说这本来就不是儿童用书包,背带明显过长,小女孩也不会挎,把包包吊在胸前,结果却常常挡住自己向前迈出的腿,于是只好抱在怀里,很费力气。

    “你这样不行的,我帮你整理下。”

    黄昶并没有贸然提出要帮她拿包,只是帮小女孩把书包带折叠起来再打个结,调整长度之后再教她把包斜挎在背后,这样虽然仍旧会时不时拍打屁股,却至少不影响走路了。两人的速度一下子提升了很多。

    这样近距离接触了一次之后,两人之间感觉熟悉了一些。这女孩子也终于不再总是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露出笑脸向黄昶说了句谢谢,很是斯文有礼。

    而当她展颜微笑的那一瞬间,连前世里见多了各种美女的黄昶居然都产生一种惊艳之感,为了掩饰尴尬,连忙摸着脑袋呵呵傻笑道:

    “没事没事……对了,我的名字叫黄昶,永日之昶……”

    因为黄昶的名稍微罕见些,每次向别人做自我介绍时都要多说两句。不过这回正当他努力解释自己的名字时,却见那小女孩点点头:

    “我知道的,‘雅昶唐尧’,娘以前教过。”

    黄昶一愣,这孩子的受教育程度很高啊,便顺势反问:

    “那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儿似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做出了回答:

    “我叫姬若。”

    “姬……”

    黄昶又是一愣,姬姓可是大周朝的国姓!再联想到她先前说“最后才到”,而且刚才帮她整理背包时近距离看见她的衣裳虽然颜色淡雅,也没什么花纹刺绣,衣料作工却无一不是上乘,心中顿时有些领悟:

    “那个……当今景耀天子是你的……?”

    换了本世界的人多半不敢这么直截了当询问,但黄昶对皇权向来没什么敬畏之心,以前在下面出于谨慎不敢乱说话,如今到了金桥上却不必再顾忌什么。而小女孩姬若似乎也没太把身份地位放在心上,点头回答道:

    “那是我皇伯父爷爷。”

    “……哦。”

    黄昶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继续向前,态度也并不因姬若的身份而有所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