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五 考验
    云雾渐渐的有些散去,但视觉范围却并没有因此而增加,周围一切似乎越来越模糊了。

    “天怎么暗下来了,不会这么快就天黑吧?”

    黄昶四下看了看,他此刻已是置身于一片旷野之上,四周围杂草丛生,偶尔有几棵枯树点缀其中,脚下道路在荒草中时隐时现。随着他越往前走,周围景象愈加破败,路边不时可见荒坟野冢,隐隐有磷火现于其间。

    天色也越来越暗淡下来,不过倒没黑到看不见路的地步,就仿佛是黄昏日暮。前方松林阴影阵阵。风中隐隐传来鬼哭狐笑,又仿佛有人在窃窃私语,时不时夹杂着几声老鸦夜枭的鸣叫声,着实让人惊恐。

    “这算是换剧本么?从荒野求生节目转到灵异恐怖路线了?”

    黄昶暗笑道,反正脚下还有路能走。那就继续向前呗。管它周围出现什么东西呢,只要别挡着路就行。

    不过挡路的东西很快就出现了:先是道路两旁闪过一些时隐时现的白色影子,但黄昶只一心看路目不斜视,那些阴影根本无法引起他的注意。于是不久之后,终于有一条阴影出现在了道路的正前方。

    那仿佛是一团变幻不定的灰白色雾气,隐隐化作一个人形模样。不过只有头颅部位比较明显一些,隐约可见五官乱发,似乎是个女性。至于脖子以下则一片混沌,连手脚身体都分不清楚,好在是漂浮着的,倒也不需要手脚之类。

    一个吓人女鬼就这么堵在了黄昶的前路之上,苍白的脸庞,青黑的眼圈,以及一张血红色的恐怖大嘴。她张大嘴巴似乎是在冷笑,嘴巴里一条鲜红舌头拖曳出来,一直垂到下腹部,时不时还摇晃几下,就好像一条活蛇,正等待着黄昶自己送上门去。

    “好……惨……哪!……我没有手……我没有脚……我……好……惨……哪!……把你的给我……给我……”

    ——不但有形象,还有声音,一声声阴冷嘶哑的呼唤在黄昶耳中响起,让他感到耳膜一阵阵刺痛。如果他真是本世界的普通小孩子,这时候多半早吓得屁滚尿流掉头就跑了,只可惜在黄昶那十一岁的少年躯体内,却装着一个异世成年人的灵魂内芯,而且这个灵魂上辈子最爱看的就是各种恐怖片……日本的韩国的美国的泰国的,再重口味也不怕。

    所以黄昶连个停顿都没有便直接朝这鬼魂走过来了,走到跟前时忽然微微一笑——道路在这边有个曲折,所以那女鬼实际上还是在路边,只是靠的很近,却终究没能挡住他的路。

    于是黄昶更气壮了,大模大样从鬼魂身边掠过,完全视那女鬼如无物。这显然激怒了那个鬼魂,一声厉啸之后鬼魂的舌头弹跳起来,竟然一下子缠住了黄昶的脖子!

    刹那间,黄昶只感到脖子上又冷又湿,仿佛是绕上了一条蛇,还是那种冰冷滑腻的死蛇,正在企图将他往路边拖去。更要命的是脖子被缠,整个人立刻感到窒息,让他清楚意识到自己如果还坚持向前,说不定会真被勒死。

    “咦,这鬼魂居然不是幻象?”

    黄昶这下子吃惊不小——他一直把金桥上的诸多变化只当做能活动的背景图片在欣赏而已,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就算这是恐怖片,那也是要自己亲身加入进去表演的!

    饶是他向来胆大,这一瞬间全身上下也都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前世那部著名的《午夜凶铃》,随着电话铃响,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镜头为啥能让那么多人吓得鸡飞狗跳?——因为电话铃,电视机这些日常生活中普遍存在的东西很容易造成代入感啊。在屏幕上看到尚且能吓住那么多人,更不用说黄昶此刻脖子上正体验着那种冷冰冰,湿腻腻的感受呢,这代入感真是没话说了。金桥君这么玩,难道当真不怕吓坏那些普通小孩子吗?

    幸亏他不是普通小孩,前世二十多年早已养成遇事不慌的冷静性格帮助了他,即使在这关键时刻,黄昶的思想依然保持了从容与镇定,连动作也是——只见他并不胡乱挣扎,当然更没做诸如尖叫哭喊之类无用功,而是不慌不忙的伸出手去,握住了女鬼的那条舌头,而他的手掌刚一与鬼舌接触,那舌头便立即化作飞灰消逝无踪。女鬼哀叫着闪现逃开,口中长舌已是断了一大截。

    黄昶笑眯眯朝那女鬼举起刚刚伤到她的手,手指缝间隐隐有微光闪烁——却正是仙门颁发给他的拜山令牌!

    “我可不是那种空有道具却不会利用,只会闷着头向前冲的傻小子。连普通十岁孩子都能过的关卡,我一定能过!”

    ——现在黄昶已经可以确认:在这金桥上所发生的一切,应该算是一道道考题。自己能不能拜山成功,就取决于自己能不能破解这些题目了。而说起应付考试,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比自己更擅长呢?

    仙门肯定不会给他们这些拜山弟子布置下无法破解的题目,这个女鬼就算是真的,自己也肯定能破解掉——怎么破解?身上跟仙门有关的,不就是那块拜山令牌吗?

    ——拿出来一试,果然成功!

    轻松搞定了对手,黄昶大笑着继续向前走去,而那女鬼似乎还很不服气,一遍又一遍的飘闪到黄昶前方,口中不停哭嚎着那几句话。只可惜无论她怎么想要动手动脚,最终能动一动的也只有舌头,而且还越来越短了——在几次被黄昶用令牌打击之后。

    这舌头灵活无比,包括那女鬼的速度也是,若真要空手去抓是抓不到的,但黄昶每次都很耐心的等到被那舌头缠上以后再下手,几次一来那女鬼就再也不敢真正发起攻击了。只是围绕着黄昶飞来飞去,鬼哭神嚎的让人厌烦。

    老是被这么骚扰也受不了,于是最终,黄昶停下脚步,正儿八经的面对着那鬼魂:

    “我说,大姐,作为一个女鬼,我觉得你最惨的地方其实并不是没有手或没有脚。”

    那女鬼停止了折腾,不知是不是心理因素,黄昶觉得在对方脸上似乎看到了愕然的表情。而他则伸出手中登山杖,点了点对方脖子以下的位置:

    “是没有胸诶!”

    黄昶此言一出,那女鬼先是呆愣了一下,之后骤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呼啸,随即竟然砰的一声爆了个四分五裂,残余部分四下乱窜,迅速消逝在荒草孤坟之间,居然真是被“气炸了”。

    “果然还是这一招的杀伤力最大啊,无论对女人还是女鬼。”

    黄昶暗自嘿嘿一笑,继续向前。

    …………

    此后一路上都是风平浪静,虽然周围的环境依然挺渗人,但却再没有什么“东西”出来表演了。没有了演员,布景再怎么活灵活现终究只是死物,黄昶估计自己很快就能通过这道关卡。

    不过周围云雾却又渐渐浓厚起来,黄昶对此已经习惯,这接引金桥上每一次的场景变换都是用这种雾气作为掩护,就好像舞台上换场景就要把大幕给拉上一样。

    ——没错,在黄昶眼中,这金桥也无非是个大舞台,只不知道下面该是什么节目了。

    然而这回尚未等雾气散去,便已经开始有动静了——前方雾气之中隐隐传来哭泣之声,听声音好像是个小女孩。不过黄昶对此早就习惯,一点没被影响的继续向前。但随着他渐渐接近,那哭声也越来越响。不久之后黄昶看见前方雾气之中隐约出现了一个小小身影,好像是蹲在路上,哭声正是从那里传来。

    “又来?”

    黄昶心说金桥君你不厚道啊,鬼把戏玩一次够了,对我又没作用,一而再再而三的烦不烦哪?他真不想理会,可偏偏这人影还正挡在前方路上,不过去也不行。

    无可奈何之下,也只有去面对了。只是刚刚靠近一些,那雾中人影居然先有了动作。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呜呜呜……妈妈……妖魔鬼怪求求你,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难道真是个小姑娘在哭?黄昶叹了口气,略停了停脚步,放开声音叫了一嗓子:

    “不好意思,我也不想靠近的,可你挡着路了,让我过去就行。”

    说完便继续向前走,而那人影也终于清晰起来,果然是个小女孩,背对着他蹲在路边,双手抱住头,肩膀一抽一抽的,似乎还在哭泣,却又不敢大声的样子,很是可怜。

    黄昶快步从她身边走过,倒是没出什么状况。但在走过去两步之后,却忽然间停下脚步,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来:

    “嗨,小妹妹,你也是来拜山的吗?”

    那小女孩不动了,努力的缩紧身体,就仿佛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猫咪。黄昶原想上前拍拍她的肩膀安抚一下,但想了想还是保持距离,改用手中木杖轻轻碰了碰对方手臂外侧,最不容易引起误会的部位。

    女孩子终于停止哭泣,慢慢转过身来,抬起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