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四 拜山之路
    黄昶很仔细的走在桥中央——这桥两边没有扶手护栏,不小心摔下去可不得了。他刚才怀着好奇心小心翼翼凑到桥边朝下面看了一眼,可是下面满是白云,啥也看不见。

    “走了差不多有一小时了吧……”

    黄昶暗自估摸着,自从上桥以后他感觉一直在往上方走,不过道路的坡度并不大,因此体力消耗也不算大。脚下的金色桥面踏上去稍稍有点发软,好像每一脚踩下去都微微下陷,感觉就像是踩在前世那种硬质塑胶跑道上,这对于向上走的人是件好事——脚下不容易打滑。

    周围静悄悄的,不时有云雾飘来,前后方向都是雾霭。偶尔有几个人快步从他身边经过,不久之后便又消失在前方云团中。有些人在经过时会打声招呼,说些大家一起努力之类的话,但更多人只是默不作声的快步掠过,显然是想要急着走完这条路。

    黄昶先前出发时略耽误了一小会儿,此刻走得也不急不慢,在三百多名拜山弟子中算是比较落后的。不过他并不因此而着急,前世记忆给他带来的优势并不仅仅是科学知识,逻辑思维与合理的判断力也是重要组成部分——他先前在听那位穆仙师说要求天黑以前走完金桥,抵达仙山上时便暗自盘算了一下:以仙山的海拔高度,如果真是要求完全靠自己一步步爬上去的话,就算是前世那些最优秀的登山运动员也绝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完成,更不用说这帮普遍才十来岁的小孩子了。

    当然在这个仙侠世界中,人的体能应该比他前世要强些。黄昶前些日子在和其他候选者结交时,也遇见过有练了呼吸吐纳功夫——就是内功,甚至还有轻功的,这些人大都出自富家,言谈举止之间也甚是傲气。刚才金桥刚刚开启时这些人大都蹿了上去,连蹦带跳的一下子就跑了个没影,此时已经不知道冲到哪儿去了。

    不过根据黄昶先前的打探,以往历次考核时也有这类人,可他们通过的几率却并不比普通孩子更高。而从拜山成功者的年龄分布上也能看出这一点——按理说十四五岁的小孩在体力上肯定比八九岁要强多了,但黄昶所接触的几乎所有候选者都一口咬定:拜山门要看机缘,有机缘的八九岁孩子就能进去,而若是机缘不足,十四五岁还拜不进去的大有人在——以往的纪录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

    故此黄昶先前一直有个怀疑,而今天穆仙师所宣布的时间限制则更证明了这一点——这次考核名义上是爬山,但实际上考察的并不是体能,也多半不是登山的技巧和速度。这道“接引金桥”肯定可以让八九岁孩子和十四五岁孩子乃至于那些练过功夫的孩子在体力和速度上拉平,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所谓“机缘”之说。

    黄昶前世里读的是一所名牌大学,是正儿八经凭高考成绩硬邦邦考上去的,对于各种考试的应付能力绝对比这个世界中任何人都要强悍。而毕业前夕找工作那段时期又跑了无数单位,对于应付各家公司人力资源经理的考察也是轻车熟路——要通过那帮人的考察,其难度恐怕不比拜仙门低多少。而根据黄昶的经验,要应付好考试考察,首先一点便要确定是对方是要考察你什么方面。做到有的放矢,才有可能过关。

    仔细想想,仙家收徒弟,考察一群身体尚未长成小孩子的体能好坏或是登山技巧根本毫无意义啊。至于天赋资质什么先前就验过了,达不到标准根本上不来,那么这道“接引金桥”会考验他们什么呢?

    ——耐性,意志,头脑,也许还有品质心性,只有这些才会是仙门需要了解的情况。因此,想走过这座桥,重要的不是需要花费多长时间,而是能不能展现出让仙门满意的素质。

    故此先前穆陈二位仙师的提醒之言固然是一番好意,但其中恐怕也稍稍带了点诱导之嫌——如果真有人因为听了这些话语,遇到点困难就回头,如此意志不坚定之辈,想必仙门是不会收的。

    而真正应该抱持的态度,穆仙师却是单独指点了他:

    ——绝不犹豫!

    想通了这一点的黄昶走的愈发镇定,嘴角边带着自信笑容。

    …………

    雾霭似乎越来越大了,连顶上阳光都被遮掩,四周围白蒙蒙一片,就连前方道路也只能看到十几步远。再远处就是一片朦胧。

    不知何时,脚下那金色的柔软路面也已经消失,代之以粗糙的砂石土路,砂石颗粒越来越大,最后甚至达到了硌脚的地步。不过这一点对黄昶倒没啥影响,他特制的厚底鞋应付这种情况还是绰绰有余。

    但不久之后道路的坡度骤然增加,从原本只稍稍向上斜变成了几乎达到四十度角的大陡坡,好在脚下道路也相应的出现了台阶,只是这些台阶有高有低,大小不一,走起来让人感觉十分的别扭。有些地方更是需要手足并用才能爬上去。一些位于台阶边缘的石片则是锐利如刀,若稍不小心踩或扶上去说不定就会划破手脚。

    “这是在考验咱的耐心与细心么?”

    黄昶低声对自己说,一边小心翼翼向上攀爬,这回倒真是有点爬山的感觉了。越往上那台阶越乱,到最后干脆不再有阶梯,而只是各种大小石头堆积而成的乱石坡,以一种很容易崩塌的态势堆积出一条近乎达到了七十度的向上通道,往下一看则云雾缭绕,深不见底,仿佛万丈深渊,有些石头踩上去感觉非常松动,仿佛随时要塌陷的样子。

    “看来还要加试一门胆量。”

    黄昶暗自笑道,脚下愈发的仔细,每一步踩下去都要先稍稍用力,确认落脚点安全以后才会发力将身体重量压上去。有几次还真被他踩出了滑落下去的松动石头,不过大多数石头却很古怪,明明也被他踩得晃晃悠悠摇摇欲坠,却终究一直保持了稳定。

    “嗯,只是要求耐心和细致,还有胆量,对于登山攀岩的技巧却没要求——这其实还是一条台阶么,只是稍稍陡了点,会晃动而已。”

    黄昶还以为已经觉察出这段山路的奥妙,但他很快便发现自己太天真了——接引金桥的考验手段可远不止这些。

    …………

    一阵阵的寒风从背后吹来,其中还夹杂着雨滴,很快便增大为一场劈头盖脸的狂风骤雨,将他身上打得透湿。黄昶终于皱起眉头,爬山时遭遇飓风暴雨是最危险的,关键是很容易引来雷劈。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他应该找个地方避一避,待雨过风停之后再行动。但是眼下这种状况,天知道这座金桥上的风雨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所以黄昶在略加思索以后便继续向前,艰难的顶着狂风骤雨一步步向前行。

    如此坚持走了一段路,大约是终于离开了雨区,风雨总算慢慢小了下来。但黄昶却并不高兴——他全身上下都被雨淋透了,而周围的气温却是越来越低。雨滴渐渐转变为了雪花,风也慢慢的打起来,脚下不知何时出现了积雪,并且很快便厚到几乎要淹没膝盖的地步。好在这时候道路总算平缓了一些,黄昶一步一陷的在雪地中艰难跋涉,耳边寒风刺骨,全身上下几乎要被冻僵。

    “金桥君你这可有点过份了,对十几岁的小孩子,这么玩很容易搞出肺炎的知道不?”

    黄昶很是不满的咕哝道,不知为何自从踏上这金桥以后,他心中就有一种豁然开朗,特别放松的感觉。要知道前世里黄昶可也是个爱玩爱跳的活泼开朗之人,在大学里参加了好几个社团,还是个运动健将呢。

    不过自从到了这边之后他一直表现的“少年老成”,有时候连爹妈都要听取他的意见,一点都没有小孩子模样。因为从小受到父母的特殊优待,让他总是觉得自己对这个家庭背负着某种责任,丝毫不敢松懈。直到此刻,真正到了履行责任的时刻,黄昶却反而放松下来,以一种轻松自在的心态面对这次关系到他人生命运的考核——哪怕眼下身处寒风暴雪之中,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再走下去似乎就要倒毙在雪堆中,他却依旧保持了一份平常心。

    而且他的物质准备也不是一般的十几岁小孩子可比——只见黄昶从背包中摸出一个小葫芦,里面装的是烈性酒。他朝嘴里灌了一些,又在原地跳跃活动几下,顿时就感觉全身上下都暖和了不少。

    “这段考验对普通孩子明显有点过于严苛了,想必不会拖得太久,加把劲挺过去!”

    黄昶用这样的话鼓励着自己,强忍着手脚都要被冻掉的痛觉坚持向前。果然,又往前走了大约十分钟以后,积雪暴风都渐渐消散掉,温度也总算恢复到正常水平。而最古怪的是他身上居然不知何时变干了,虽然还有些潮嗒嗒的阴冷之感,可和先前全身湿透的感觉却大不一样。

    此时的黄昶又累又饿,也没硬顶,找个地方坐下来取出干粮饮水吃喝一番,抓紧恢复体力。他的干粮是用上好牛肉干捶打成肉松,拌以精盐和蜂蜜,再裹到面饼中。口味谈不上好,但补充能量的效果极佳。

    这种干粮外面不可能有成品卖,是他指导家里人特别制作的。想起家里爹娘轮番上阵,在昏黄灯光下用木头锤子一点点将肉块砸成松末时的温馨,黄昶心头泛起一阵暖意。似乎是心灵感应,这一刻他仿佛听见身后隐隐传来家人的呼唤,要他回家。

    但黄昶只是洒然一笑,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