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三 开山门
    龙首原本身就是一座极高的山峰,位于大周朝京城的北面,山势险峻,崖岸高耸,又是从平地上骤然而起,极其陡峭。

    然而令黄昶极为惊异的是,从山的南面,也就是往京城方向却有一条非常宽敞的通衢大道直通顶部,仿佛是把原本一条山脊给硬生生削平,然后在上面铺的青石板台阶。到了山顶也是一块极大的平地,这便是龙首原,给人的感觉也好像是整个用利器削出来的——后来黄昶才知道这居然是真的!万年前诸仙斗法时剑气冲天,削山破岭视若等闲,到如今人世间还有很多这类遗迹存在。

    山顶平台上有一座宫观,建筑宏伟,气象万千。据说此宫连同整片山顶区域原本都是皇家园囿,后来被天子舍宫为观。如今是作为天上仙门西昆仑一脉在人世间的道场之所在。其中驻扎着数位修道之士以及数百杂工道童,乃是代理西昆仑在凡界行走,同时也被大周朝奉为护国仙师,地位尊崇无比。

    这一次的开山大典他们也有参加,但除了协助朝廷派出的礼部官员作一些仪式上的配合外,大多数时间只是坐在旁边观礼——不过他们所坐的蒲团却都是悬在半空的,其悠然漂浮在空中时的潇洒与轻盈引得无数人羡慕不已。黄昶在其中甚至找到了当初那位发给他令牌的好心仙师,欣喜之下忍不住暗中朝对方行礼以示感谢,那仙师似乎也认出了他,但只是微微颔首,其它再无异样。

    为了及时参加这场仪式,黄昶他们从三天之前便开始爬山,虽然这一路上青石板道都修筑的非常好,两边还设有休息座椅凉亭茶舍之类,简直跟黄昶前世的旅游景点差不多,可毕竟是一直往上走,而且这山还特别高,真要连走三天肯定是辛苦非常。

    然而黄昶本人却一点力气都没费——因为他是坐着滑竿软轿上去的。大周朝廷专门派遣了数千民夫从山脚排到山顶,轮班接力将这三百余名候选者硬是用山轿抬了上去!黄昶起初时对此还不能接受,因为他的父母家人也都要上山,而他们可没优待,只能老老实实靠自己两条腿爬上去的。

    但那位官府专门派来给他们引路的绿袍吏却劝说他道:

    “小哥儿倒是有孝心,但还是坐轿上山吧,回头可有你辛苦的时候……”

    他抬手指了指天上那座仙山,微微笑道:

    “你们的力气是要花费在那上头的,之前可不能太疲惫了。从前走这条山道时很多爹娘都是硬把孩子给背上去的,所以后来朝廷才专门派了人来帮忙。你们若是感念这份恩德,就记着一定要拜入山门,这才是真正尽了大孝了。”

    黄昶听他说的有理,父母亲人也都在旁边一力赞同,便也跟着坐上了滑竿。这一路上颠颠簸簸的,好不容易才到山顶上。再抬头看那仙山时,感觉都接近了不少。

    之后休息了大半天,将体力完全回复,此时一同跟着爬山的也陆陆续续都到场。除了他们这些候选者及其家属,主持仪式的大周朝礼部官员及仪仗护卫之外,还另有大批闲杂人士也跟着一起上山观礼。也亏得这龙首原山顶平台巨大无比,即使被那座宏伟宫观占据了主要位置,外面的大广场要专门空出来用于典礼,附近剩下的地域依然足够安置这上万旁观者。

    典礼仪式是从这一天的午夜子时开始,但大部分时间黄昶都只是和周围三百多人一起站在那里发呆,偶尔在典礼官员的引领之下拜一拜天地山神。山顶风大,夜露霜寒,好在因为足有上万人聚在一起,倒并不感觉怎么冷。如此一直等待着,直到东方日出,太阳升起的那一刻……

    黄昶无论前世还是今生都曾多次在山顶上看过日出,那是一天中最美的一刻。而这一回的感觉则与以往任何一次都不相同——当金红色的太阳从地平线上跳出以后,却并没有直接映入到众人眼帘,而是被那条在云海中漂浮的西昆仑山脉给挡住了。光逆山影,整片仙山仿佛瞬间镀上了一层闪亮的金边,其间又随云海蒸腾而变幻出多种颜色,实在是瑰丽万端。

    随着太阳越升越高,阳光才从山顶树木的缝隙间透露出来,一道道金光洒向大地,仿佛有形有质的光带,黄昶注意到有这么一片光芒恰巧洒落到这龙首原上,就在典礼仪式场的正前方,看上去就好像形成了沟通人间与那天上仙山的桥梁一般。

    ——不!不是好像!那条光带渐渐凝滞下来,竟然当真化作了一架金色飞桥,从天上仙山一直通到这龙首原众人的面前。而在桥上也很快便有人影出现,不是用走的,而是御空飞行,似乎是一男一女两位仙师正在从山上下来。远望只见其长袖飞舞,衣玦飘飘,风度仪态着实令人羡慕之极。

    “好了,大家各自准备一下吧,去向你们的爹娘亲人告个别——若拜山成功,以后便是仙人了!”

    那位主持典礼的官员很有人情味儿的向众候选者们嘱咐了一声,便退到一边去了。此时众人的注意力也全都集中到那座金桥和上面的仙师身上。那两位仙师看着似乎很远,飞行的速度却非常快,不久之后便来到地面,脚下踩着云团飘浮在距地三尺左右的半空。黄昶注意到他们的年纪似乎并不太大,男的大约有三十来岁,女子则似乎更要年轻一些——至少看上去如此。

    那位男仙师走在前头,目光淡淡在人群中扫了一眼:

    “这一轮的拜山弟子还挺多么?”

    “希望能成为我们师弟师妹的也多一些——大家可要努力哟!”

    那位女仙师抿嘴微笑着回应道,后一句话却是向这三百多名拜山弟子所说,还作了个握拳加油的优势。她的容貌倒不是特别漂亮,但这种温文雅致而又略带俏皮的态度却让黄昶对她大有好感,看周围同伴的表情,显然也和他很有同感。

    虽然人还飘在半空,这么一句话加一个动作却一下子让人感觉这两位仙师也不是那么的高高在上了。那位男仙师相比之下要严肃些,也不说什么废话,待人群中因为好奇而产生的窃窃私语声略微平静了一些,便高声道:

    “各位,我的名字叫穆子清,这一轮的开山收徒仪式便是由我和这位陈师妹主持。经历了这么多年,想必大多数人都早已知道我派的收徒规矩了,不过限于门规,还是说一遍罢。”

    说着,只见他手掌一翻,两根手指间夹着一枚黑黢黢令牌,正和黄昶他们手中持有的一模一样。同时又向身后那座金色光桥指了指,示意道:

    “凡是被授予了我派这拜山令牌,而且还没超过十五岁的人,都可以登上这座‘接引金桥’。只要能在今日日暮,也就是太阳完全落山之前走完金桥,到达仙山之上,便可入我西昆仑门墙,修习道法。”

    稍顿了一顿,见人群中那些孩子大都满脸兴奋之色,恨不得马上就要拔腿往桥上冲,这位穆仙师又补充道:

    “在这座‘接引金桥’上,你们将会遭遇到诸多艰难险阻,种种恐怖惊惧之事亦是难免,这是门派对你们的考验。各位量力而行,如果实在走不下去,回头就好。你们既然能从各地行走师兄那里得到这拜山令牌,天生的才智天赋必然都是极佳,即使入不了我西昆仑,也定会有其他宗派收录延请。或者哪怕不走这修行之路,这一生也是大有可为的。将来无论学文还是习武,功名事业想必都不会差了。甚至什么都不做,光凭着今日能站在这里,愿意和你们结亲论友的富户豪门定是不少,荣华富贵,已是近在眼前。”

    随着他手指所向,黄昶的目光也跟着在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群中转了一圈,心下恍然大悟——难怪有那么多人都热衷于和他们结交,而且一个个候选者的家长好像也都无比自信的样子,居然一点都不担心万一没被选中会怎么样。原来他们……不,是我们,早就有了后路。

    正在遐想之际,只见穆仙师又指了指身后金桥,说道:

    “而如果你们还坚持要走这条路……吃苦受累自不必说。若是当真能修成法元仙体,得窥金丹大道,倒也可以跨云腾雾,朝游苍梧而暮至北海,得享一番大逍遥大自在。只可惜数万年来无数前辈同道,历经千辛万苦,能得此大机缘者却是寥寥无几。”

    说到这里时,这位穆仙师脸上微露感慨之色,转头看了看他身边那位陈姓女仙道:

    “三十年前,我和陈师妹也是从这里踏上金桥,通过考验,拜入到西昆仑门下,得传大道真法。卅载精修,到如今勉强算是略有小成。可是我们那一轮,当初一同拜入山门的六十八名弟子,能够坚持走到我们这一步的,却只有区区九人。而其余的师兄弟姐妹们……到如今还活着的,连同我们九人在内,也只有三十一个了。”

    此言一出,场上顿时一片抽气惊恐之声,就连黄昶也暗中倒抽一口凉气,修道艰难他早有心理准备,按这位穆仙师的说法,能够象他一样修成道法的大约只有十分之一左右。这个淘汰率可是相当之高,但更要命的居然还要承受超过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死亡率!那可有点太吓人了。

    穆仙师也知道他这话挺吓人,毕竟这里许多都是小孩子,可他显然并不准备宽慰大家,反而继续道:

    “超过一半的人都在中途陨落,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努力刻苦,也不是他们向道之心不坚——凡是承受不了的人都已经自己下山去了。他们之所以未能在这条修道之路上继续走下去,有些是限于天资不足,实在突破不了道关,却又强要勇猛精进,结果要么走火入魔,要么应劫而亡。有些则是遭逢厄运,在外出历练行走时为妖邪奸人所害……修道艰难,行道更险,哪怕你惊才羡艳,天资绝伦,只要一个疏忽大意,也难免被偷袭暗算。”

    穆仙师的声音渐转低沉,大约是想起了什么不快往事,直到旁边女伴咳嗽一声将他惊醒,方才匆匆结尾道:

    “总而言之,这条修道之路并不是那么好走的。相比之下,当年那些未能拜入山门仍留在凡世的,却反而大都可以得享天年,与家人子女一起安享天伦之乐。所以,仙道与天伦孰轻孰重,各位自己衡量吧。”

    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那位穆仙师看向旁边同伴:

    “师妹还要说些什么吗?”

    那位陈姓女仙笑了笑:

    “师兄你说了这么多,可这里还大都是小孩子呢,有几个人能领略师兄你的一片苦心啊……大家好不容易才到了这里,要是不上桥去走上一遭,这辈子也不会安心的,对吧?”

    这后一句话却又转向候选者们,见一干小家伙们纷纷表露出赞同之意,陈姓女仙抿嘴一笑,偏开身体,与穆仙师一左一右,让开了通往身后金桥的道路:

    “那么,少年们,努力的去攀登吧!若是到了实在走不下去的时候,就回头好了——对你们来说这真不一定是坏事。”

    两位仙师说的话都很诚恳,不过对着一干十来岁小孩似乎没多大用处——眼见登仙之桥刚一开启,立刻便有急性子的欢呼雀跃着冲了过去,争先恐后挤上那道金桥,让那位穆仙师脸上显得颇为无奈。

    当然也有不慌不忙的,黄昶便是其中之一。他在仙师宣布可以开始之后并没有急着往那桥上挤,而是先返回父母家人身边,和家里人最后道个别。同时也把事先准备好的一些装备器具穿戴上身。

    ——既然早在四年之前就知道考核中包括爬山,黄昶这几年来肯定要做些准备。根据前世与今生的登山经验,他为自己准备了两双穿起来很舒适,鞋底也比普通布鞋加厚加硬了许多的千层底厚麻布鞋。一双穿脚上一双放包里。他的背包有点类似于前世的登山包,用宽布带在双肩和腰部都有固定,以最大程度利用体力。衣服和裤子都是贴身窄小型制,这样不容易被树枝藤蔓勾刮,还打了绑腿。

    水袋干粮什么自是不缺。不过在确认爬山时间只有一个白天之后,黄昶重新整理了一下背包,拿掉一部分水和干粮以减轻负重,只要能确保半天够用就行。最后是一根韧性十足,颇为结实的木制登山杖,可以用来拄力,也便于驱赶蛇虫小兽——尽管他身上有那枚令牌,似乎用不着这东西。

    在准备的时候他的哥哥和姐姐都在一旁帮忙,而父母弟妹则在旁边看着,一个个眼睛都红红的,但却强自作出笑颜。

    待一切准备停当后,黄昶朝家人挥了挥手:

    “爹,娘,大哥二姐四弟五妹,我去了。”

    家里几个女人终于都忍不住哭出声来。而黄父则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中也略带了几分哽咽:

    “若是实在过不了,就回头吧,一家人在一起也挺好的。”

    黄昶朝父亲笑了笑,再次挥了挥手,却并没有应承这句话,转身便向那道金桥走去。

    在走过那两位仙师身边时,他的这身“专业”装束引起了对方注意。只听那位陈姓女仙师嬉笑道:

    “哟,看这一身装束挺利索的,这小哥儿年纪不大,行事倒是挺稳妥啊,看起来是个聪明人呢。”

    旁边穆仙师却是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只不知道他的运气如何,这条路并不是光靠着行事稳妥或天资聪颖就能走下去的。”

    黄昶停下脚步,向两位仙师施了一礼,向那穆仙师道:

    “请恕小子冒昧,想问仙师一句话。”

    “说吧。”

    “若是仙师今日再站在这金桥之前,前方仙路后方家人,不知仙师会做何选择?”

    那位穆仙师嘴角边浮现出一丝笑容,眼望着前方金桥,坚定道:

    “当然还是走过去,绝不犹豫!”

    黄昶也笑了,再度向穆仙师行了一礼:

    “多谢仙师指点。”

    穆仙师点点头,眼中现出欣赏之色,指向那金桥尽头:

    “等你到了山上,便可以叫我师兄。”

    “我一定尽力!”

    黄昶答应着,大踏步走上那道金桥。

    绝不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