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二 惟有家人忘不了
    此后四年,黄昶便一直在为拜入仙门做准备。当初那位仙长要他多练练爬山,他也不折不扣地照做了。只是无论他爬上多高的峰顶,看那天上仙山却总是缥缈之极,心头难免犯愁:自己的心智虽然已经是成年人,可这身体却毕竟只是八九岁的孩童,到考核时也不过才十一岁,要爬上那少说也在数千米高空的仙山,岂不是天方夜谭?

    只是想想仙门既然赐了他令牌,那位仙长又说自己通过不难,想必不会是虚言。人家根本没必要戏耍他一个小孩子,反正自己到时候尽力而为,表现出一片诚心也就是了。

    那块令牌也颇有奇异之处,黄昶自从将其佩戴在身上之后,夏季就再也没被蚊虫骚扰过,爬山时蛇鼠之类也都会主动避开他。有一回在山上甚至遇到一头恶狼,原本绿油油眼睛死盯着他的,可还没等靠近却忽然呜咽起来,然后就夹着尾巴逃跑了。

    这让黄昶在开心之余却也常常感到担心,自己只是个小小孩童,会不会有人来抢夺这件宝物?父母并没有对外隐藏他已经获得仙门青睐的消息,如果只需要这件信物便能获得拜仙门资格的话,那这几年反而会让自己陷入到危险之中。

    不过当他把这种担心向家里人述说时,却被爹娘很不厚道的笑话了一通。

    “哈,我家昶儿真是少年老成,可是你想太多了——仙门信物,岂是靠抢夺便有用的。倘若真有人敢这么干,就是在与仙门作对,纯粹自己找死啊。”

    “可到那时候我也已经倒霉了啊!”

    黄昶还是很担心,但既然家人都不赞同,他也只能将这份谨慎藏在自己心底。而且三四年来的事实证明他好像确实过于小心了,周围邻居纵然知道他有这块令牌的,最多也只是请求拿出来观赏一番,说一些羡慕讨好的话儿,却似乎从未有人想要打着取而代之的主意。

    黄昶只能感叹这个世界真是民风淳朴,或者说凡人对仙门的敬畏实在是深入人心,若是换了他以前那个人欲横流的世界,哪怕有杀头的威胁在前头,也难保没有铤而走险的。

    这几年来黄昶的家庭也因此而发生了很大改变——原本他的父亲只是个教书先生,居住的地方也是偏远小乡村,但自从黄昶被仙门看中的消息传开之后——哪怕还没入门,仅仅是得了个参加考核的机会,他父亲便很轻松的在府城衙门里谋了个吏员差事,还是那种钱多事少的肥差,着实令不少人羡慕之极。

    平日里很少往来的亲戚也一下子变得密切起来,黄昶母亲的娘家原本对这门亲事是不太满意的——他们家的状况有点类似于那种传统戏文里“富家千金看上穷书生”类型,只是没戏文里那么夸张。有钱的岳家虽然对这个穷酸女婿不太满意,却也没刻意打压,只是很少来往而已。

    但是在黄昶获得拜仙门资格之后,这一切立即转变过来。黄昶在七岁以前几乎就没怎么见过面的外公外婆忽然一下子变得对女儿外孙慈爱无比,在大声夸赞女儿的好眼光之余,又是送钱又是送物,仿佛要把这些年欠下的人情统统补上。黄家在府城里安家落户的一切几乎都是岳家包办,而且大舅爷在把房契送上门时还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唯恐妹夫还记仇不肯收。

    黄父原本真是有几分怨气的,但在妻子的劝解下也渐渐软化,反倒是黄昶本人对此颇为抵触——前世二十二年加上今世八九年,他的心理年龄恐怕比他这一世的爹妈还要大些,捧得越高摔得越重这句谚语他很清楚。万一自己拜仙门失败了呢?到时候这些亲戚又会是怎样一副嘴脸?

    只是既然搬进了城里的砖瓦大屋,再要家里人回去住那穷乡僻壤的破草房也不现实,黄昶只能劝说父母最多只接受亲戚的资助,而对于那些不相干外人送来的东西,全都谢绝掉,以免欠下太多的人情债。在这一点上他父母总算肯听他的,在最初的欢天喜地之后也不再那么高调,只安安心心在这府城里过活。

    即使如此,黄昶也感到了莫大压力——这拜仙门之事可万万不能失败,否则不说自己前途如何,家里人的光景也必将大受影响。他虽然是带着前世记忆来到这世间,但此世爹娘双亲对他的疼爱照顾却是与前世父母一般无二,更兼有兄弟姐妹日日相伴。黄昶不是个无情的人,对于这份家庭亲情亦是无比看重。

    他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如何,哪怕仅仅是为了家人,自己也必须要拜入仙门!

    …………

    时光如梭,四年时间一晃而过,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大周景耀十七年九月初八,乃是大周王朝护国神山西昆仑道场五年一度的开山大典之日。也是黄昶盼望了许久的,正式接受入门考核的日子。

    黄昶这下子才真正领略到所谓“仙门”在这个大周国中的恐怖影响力——提前了整整三个月,就有官府中人来通知他们,并接他们全家人一起前往大周京城,在那里给安排了一座很不错的小院子,专门住下等着参加开山收徒大典。而黄昶到这时候也终于明白,他先前的担心确实属于杞人忧天——自己的名字和籍贯家乡等资料早就被报到官府记录存档,甚至连仙山上都知道,根本不可能有人冒名顶替。

    这段时间内和他们家一样被送来等待的候选者还有不少,大部分是全家上阵,这三个月的吃住行宿全部由官府承担,花销可不算少。然而令黄昶更感吃惊的是朝廷对他们的态度——等了两个月左右,待各地前来应选之人差不多都到齐之后。当今圣上,大周天子景耀帝竟然将他们统统召入宫中,亲自宴请所有候选者及其长辈——当然只有男性长辈。

    黄昶没什么感觉,前世托各种传媒之福,对于国家领导人的新闻甚至丑闻都见得多了。不过他倒是挺佩服这位皇帝的心机——候选的小家伙们不太容易被感动,毕竟年纪都太小了。虽说仙门收徒规矩是最大不能超过十五岁,可真正测出有天赋的往往很早就来应选,这样万一此次没过关,在十五岁前还能有一次机会。所以周围大都是些十岁左右,甚至八九岁的孩童,还不懂得要敬畏皇权。少数达到十三四五的,此刻却大都双眉紧锁,显然是在为能不能过关而烦恼,也没心思去感谢皇恩。

    然而他们的父兄之辈却都是知道利害关系的,而且这仙家择人还真是不看背景,许多地处偏远,一辈子都没进过几次城的乡下人这回竟然也进了皇宫。而这类人对皇权的畏惧却最是厉害——所以尽管当天景耀帝只是酒宴最开始时远远在高台上露了个面,将一只青铜酒爵举在嘴边作了个一饮而尽的姿势,因为有袖子挡着鬼才知道他喝没喝,但台下诸人依然激动无比,一片山呼颂圣之声,乃至于感动到痛哭流涕不能自已之辈大有人在。相信经此一宴,这些人对朝廷的忠诚必然大为上涨,而这种思想必然会影响到他们将来有可能成为修道者的子女。

    有了天子这个态度作为表率,之后京城中许多富贵人家也竞相来访。也许是限于某种命令,他们并不敢直接和黄昶等“仙门弟子候选人”接触,但候选者的家属却是几乎每天都会收到邀约。这些本应该高高在上的达官贵人对他们的态度非常客气。象黄父这样原本普普通通的乡下教书先生,如今地位虽然略有提升,也不过是个区区衙门小吏,竟然频频有郡守将军等高官前来结交,着实让黄家父子惊讶不已。

    幸亏黄父还是个头脑比较清醒的人,又有黄昶在后面不断提醒,即使却不过情面出去应酬一二,也牢牢记着“不卑不亢”四个字,倒是一直保持着很不错的形象,至少在这回诸多的应选子弟家长之中算是挺潇洒的。

    而黄昶这段时间里也结识了不少人,都是和他一样持有西昆仑令牌的仙门候选者,算是同一个圈子里的人物。以黄昶已经是成年人的性格脾气,那些年纪太小,尚且是一团孩童气的当然很难沟通,倒是和那些十四五岁,少年老成的大孩子比较说得来,不过在黄昶眼中他们还是难脱幼稚,居然常常会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置气,有时候甚至要他这个十一岁的去劝解评理,着实让他哭笑不得。

    西昆仑道场每五年开一次山门,在这里聚集的孩子也都是五年来被选出的最有天赋者,不过其中大约有三分之一是上一轮未能通过考核,又还没过十五岁限制的复读生——只要是被测试出来有天赋的孩子,西昆仑山倒并不介意他们多次参加考核。但因为有个十五岁的年龄限制摆在这里,所以拜仙门的最佳方案便是争取在九到十岁时把孩子送来参加第一次,如果没通过再在十四五岁时进行第二次。前面四五岁阶段实在太小,无论体力还是智力都差太远,根本没希望通过考核。纯属浪费时间精力,就算是官府也不会帮忙。

    然而这也要年龄和仙门开山的日子能对应起来才成,象黄昶这种情况,和旁人谈论时,都说他是最倒霉的。以十一岁的年龄就要参加考核,还是偏小了些,可若再过五年就没机会了——若是大一些呢好歹更有把握点,而若是索性再小上一岁,十岁的话即使不过也还能等下一次机会。

    “你爹妈生你时没算好日子么?白白糟蹋了好天赋哟!”

    有口欠的人这样嘲笑黄昶,若是一般小毛孩子,为这句话肯定早打起来,但黄昶当然不至于这么浅薄。而且在了解了情况后,他发现这句话居然还真不能单纯以侮辱看待——如今大周王朝中很多人生孩子真是要算时间的,每逢和西昆仑开山相对应的年份,生孩子的人就特别多。

    有口欠的,也有厚道的,那些年龄较大的候选者往往都会安慰他:

    “没事的,兄弟,拜仙门要看缘法的。有缘法的一次就进,没缘法的跑再多次也没用。每次十岁左右就能拜进去的可不在少数,你比他们总是要占些优势。”

    对这些好心人,黄昶都诚心地表示感谢,同时也尽量与其结交。设法向那些曾经参加过考核的人打探些内情。因为这种考核并不带竞争性,不是说你进了就会把我刷下去,因此大部分人都还愿意说上几句,只是说的内容却大相径庭:有说中途会遇上妖魔鬼怪的,也有说路上满是猛兽毒虫的……但有一点他们倒是很一致,那就是要爬山,要爬很高很高的山!

    废话,漂浮在天上的山,能不高吗?

    ——九月初八这一天,当黄昶和三百余名候选者一同站在京城北郊龙首原,举行开山大典仪式的广场上,抬头望着那座似乎已经接近了不少,但依然云雾缭绕,高不可攀的天上山脉,心中充满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