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 世人都晓神仙好
    这个世界是有神仙的。

    黄昶每天都被现实强制提醒要记住这一点,因为每当他抬起头,就都能看见那座蜿蜒曲折,连绵万里,却与大地彻底脱离,完全是漂浮在天空之中的仙山。

    他已经来到这个世界整整十一年了,十一年的时间,足够让他认识到这个世界与他前世所熟悉的,那个物理学和机械文明高度发达“现代社会”的截然不同之处。

    ——没错,黄昶是一个所谓“穿越”者,一个原本普通的机械系专业大四学生,标准的理科生,由于某次意外事故,带着他在现代社会二十二年的记忆,重生在这个奇妙的仙侠世界中。

    他原本以为这将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秘密,然而事实却是:他的父母很早就知道这个孩子与众不同。因为他刚刚出生的时候并没有象其他初生婴儿那样嚎啕大哭,而是满怀着对这个世界的恐惧心和好奇心睁大着眼睛四处观望。尽管当时由于婴儿的眼部器官还没有发育完全,他无论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耳朵里听到的声音也根本不能被认知为是语言,包括大脑由于同样原因也对那段时期没什么记忆……但由于爹娘在此后的日子里曾多次提起,黄昶也知道了自己“要低调”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

    而在后面的几年里,黄昶也曾努力的想要装扮成一个普通孩子,但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一个两三岁的婴儿应该是什么表现才算“正常”,所以无论他怎么装嫩,体内二十二岁的灵魂却终究让他处处显得与众不同。

    不过他的父母从来没有因为他的特殊而歧视他,甚至恰恰相反,他们都为此非常高兴和自豪。黄昶上头有哥哥姐姐,下面也有弟弟妹妹,作为子女来说生在中间的往往很容易被忽略掉。但黄昶从小受到的父母关心宠爱却是最多,兄弟姐妹也丝毫不嫉妒,家里面人人都对他寄予厚望。

    “我们家阿昶是个有宿慧的孩子,将来有可能拜入仙门的!咱们老黄家终于也能出个仙人了!”

    小时候,爹娘在和周围邻居唠嗑时,常常就这样骄傲自夸道,而邻居们也常常为此向他报以美好的祝福,当然也有嫉妒和怀疑的目光,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周围人士对他们的态度往往会因此而变得好一些,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黄昶一开始对此很不习惯,总觉得爹娘如此高调似乎不是好事。不过随着他年龄渐长,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渐渐增加,他才发现自己的担心似乎有点多余。

    ——在这个世界,转世投胎并不是一种迷信思想,而带着前世记忆重生也不是一件非常稀罕的事情。所谓天道循环,有生必有死,无论人,鬼,妖,魔都免不了转世轮回。有些实力高强的修道人,开启了灵智的妖兽,或者是念力强大的幽魂即使在经历了地狱轮回之后也依然坚持住一灵不昧,从而在投胎时仍能保持住前世的记忆。

    在这个世界里,他们被称为拥有“宿慧”——前世的智慧。而这些人,拜入仙门道场的机会远比普通人大得多。

    所谓仙门道场,便是修道人所在的场所,大部分是在天上——那些在天空中漂浮的仙山之上。不过这个世界里修道者和普通凡人的接触并不少,这是因为所有的修道者,无论其后天实力多么强大,都只是从凡人阶段一步一个脚印修炼上来的。即使两位修道者结婚生育,生下的孩子最初时也只是个普通人,可能身体强壮一些,天赋资质好一些,今后修炼起来更快一些,但无论如何,仙人不能天然生出,只能后天培养,所有的仙人都是从凡人而来,这一点却是确凿无疑。

    故此所有的仙门都需要从凡人中招收门徒弟子,而既然是从人间招收弟子,由此和人世间产生各种羁绊自然也免不了。一个人即使升仙得道了,他的父母家人,朋友亲族……这些社会关系总还是存在的,而由此产生种种变化,自也是不可或缺。

    总体来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句话在这个世界里表现得特别明显,由于修仙者拥有种种强大而不可思议的能力,他们在这个社会中受到无与伦比的尊重和优待。而理所当然的,这种优待也往往惠及到他们的家人和亲族身上——无论你原先什么身份,哪怕是乞丐或囚徒,只要能和天上仙门扯上关系,或者哪怕只是有可能扯上关系,就再也无人胆敢轻视小看于你。

    拜入仙门既然是这么一桩大好事,自然引得人人趋之若鹜。不过,仙门并不是那么好拜的。尽管仙门每隔数年便会在凡间招收一次弟子,黄昶所在的这个大周皇朝,或者说全天下诸国,几乎所有的父母都为此而努力过,但每次最终能被选入,带到仙山上传以道法的,却只有寥寥数十人。有时候多些,有时候少些,可从来没超过百人之数。

    ——拜入仙门要求的条件太苛刻了。

    首先第一条是要看天赋,在那些仙门看来,修道乃是沟通天地五行,夺日月之造化,参生死之玄机,最终成就大道的一个过程。而所谓看天赋,就是查验每个报名者的阴阳二气,五行灵根,以及三魂七魄……这些先天条件如何。

    其实人为万物之灵,秉承天地之气而生,生来便必然是阴阳俱全。若五行不足则必然身体孱弱,魂魄若不全则不是傻子就是疯子——总而言之只要是个头脑正常的身体健康之人,这些条件基本都能满足,也就是说其实人人都可修道。

    但是以普通人的寻常资质,即使终生刻苦修炼,也很难有大成就,修道过程中的许多艰难关口过不去,白白荒废了时间精神以及财力不算,还有可能走火入魔,轻则癫狂重则丧命——据说上古之时有个大门派曾抱着“人人如龙,个个成圣”的想法滥传仙家道法,结果却搞得天下大乱。俗世间人人修道的结果并没有造就一个地上天国,反而导致各种恶事迭出:因为资质不够却强修道法而入魔疯癫的;为了修道成仙而大肆争抢财物资源,不夺人之物便念头不能通达的;还有稍稍练成法术,便觉得己道便是大道,将他人视若蝼蚁,稍有不满便为所欲为滥杀无辜的……更要命的是人人向道,个个修仙,天下人全都不事生产,致使土地荒芜,商业断绝。如此下来,国亡族灭自是不可避免,总之就是一片混乱。

    直到后来各大仙门联手,好容易才将事件平息下来,但从此也明白一个道理:修道容易成道难。仙人不是那么容易培养的。只有那些先天条件特别出色,或者至少是在其中某一方面特别出色的人,才能在这条与天地争寿的道路上走的长远一些,普通凡人妄窥仙道,也许会有一两个成功的,但绝大多数只是白白找死罢了。

    故此后来各大仙门在传道方面愈加谨慎,各家秘法概不轻传,也是为了避免再引发世间乱象。但由此造成的副作用便是对于天赋的审查越发严格。只有那些天赋极佳者,或是修道者的后裔,天生在这些方面有特长,才会比较容易通过各大仙门的查验。而俗世间绝大多数的普通人却很难再有机会踏上这条仙路了——当黄昶最初听到这些消息时,曾经颇为好笑的暗自思量:如果在这个社会里也有《南方周末》之类报纸或是广大公知精英的话,肯定要大喊“修仙之路日益为‘仙二代’们所垄断,仙门亦是不公”云云……

    不过,有一种人却是不同,即使天赋寻常也能拜入仙门——那便是带有前世记忆的所谓“宿慧”之人。因为在这个世界里,能够带有前世记忆转世投胎的往往都是修道有成之士,由于种种原因,比如寿元将尽或是未能通过天劫等缘故才不得不转世投胎,寻求下一世的机会。在凡人眼中神秘莫测的修仙求道之路对他们而言却是轻车熟路,有些甚至还带了传承的秘法,遗宝之类转生,那更是无往而不利了。

    仙门招收弟子,当然也希望能招到这种熟练工,这种人得道成仙的可能性会大很多。所以对于所谓“宿慧”之人,他们的遴选标准往往会放宽不少。哪怕天赋稍差一点,至少你能证明自己拥有这方面能力,或者是才智特别出众的,也可以获得拜仙门的机会——仅仅是个机会而已,并不一定能拜进去。

    黄昶是在七岁时获得这个机会的,当时爹娘专门带全家人去郡中府城测试天赋——这种天赋人人可测,大周朝中几乎每一个人一生中都至少会来尝试一次。其场地就设在各地府城的官衙门口,有一块巨大圆石。想要知道自己有没有修仙天赋的人只需要把手放到圆石上,如果石头发亮,而且亮度达到一定程度,便是成功了。石头发光的颜色不同,代表了各人天赋在某一方面的强弱。这种测天赋的圆石在大周朝的很多大城市里都有,仙门也希望能招到尽可能多的好苗子,倒是不拘贫贱老弱。

    对于参加测试的人也没有任何要求,但是仙门收徒却是有年龄要求的,通常大于十五岁的就不收了。不过年纪大的人来测试一下天赋倒也并非无用——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天赋如何,来确定自己的子嗣后代有没有机会修仙。当然这种判断并不可靠,就算是父母均为修道者的孩子不具备任何天赋的现象也常有。但无论如何,自身天赋好的人生下适合修仙孩子的几率总会大一些。这一点甚至影响到父母自身——能够让石头发出比较明亮光芒的人,哪怕年纪大了,也会有很多豪门大户愿意与其结亲,以求生出天赋达标的后代。

    很多人都能让石头发出光来,但是要达到仙门的标准却是很难。黄昶一家子当时都上去摸了,兄弟姐妹几个中居然有两三个能让石头发光的,黄昶也是其中之一。但面对家人那殷切的目光,衙门口那位负责看守圆石的老吏却只是摇摇头,向他们微笑道:

    “你们家倒是有些资质,可还差得远呢,这种程度的天赋很多人都有,还不足以引起仙师注意。去哪家道门试试运气吧。”

    不过黄昶的爹娘却不肯轻易服输,一把拉住黄昶的手叫道:

    “我们家昶儿能记得前世的事情,他是有宿慧的!”

    “什么?!”

    那个老吏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

    在客栈里等了几天之后,黄昶便站在了一位真正的仙师面前。为什么知道他是真正的仙师?——因为对方在和黄昶说话时一直是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上,而那蒲团却上不着天下不落地,就这么孤零零漂浮在空中。

    据说这位仙长才是专门负责这一片地区资质遴选的仙师,专程从京城赶来的。仙师的态度甚是和善,在伸手把了把黄昶的脉搏,再度确定了一下他的资质之后,便笑眯眯问他是否当真记得自己的前世事迹?又用什么能证明这一点?

    自重生以来便一直犹豫自己是该高调扬名还是低调隐藏的黄昶在考虑了十秒钟之后果断确定:现在不是低调的时候,扮猪吃虎那套把戏不能玩,再玩下去真要一辈子成猪了。于是他爽快承认了自己的重生身份,并当场默写出一段数控机床的操作程序代码——当初毕业设计时的作品,以表明自己并未忘却前世。

    那位仙师当然看不懂他的代码,但好歹能看出那些代码并不是胡乱书写,其间是有着严密逻辑关系的。之后又用某种法术测定了他并未说谎,最终确定了他转世重生之人的身份,于是便表示他有资格参加拜仙门的选拔了。

    此后的场景让黄昶终生难忘——他的母亲当场飚泪,抱着黄昶号啕大哭。而他的父亲起先还努力想要做出镇定的样子,但很快便告失败,竟然一路嚎叫着从长街这头冲到那头——要知道这可是省城衙门前的大街!而且他的父亲乃是以教书先生为业,一向最重视仪表风度的,此时竟然如此失态,也不怕被人当疯子抓起来。

    确实有人想要抓他的,不过立刻被衙门口的那名老吏给呵斥开了。这老头儿见多识广,对这种现象大约看习惯了,见状也没急着象旁人一样上前凑热闹说恭喜什么,而是默默到后面准备了毛巾水盆,等黄昶他爹发完疯才过来招呼他重新梳洗打扮,这反而让后者感激不尽。

    至于黄昶本人,则被仙师带到后面院子里说了一些话。那位仙师很是和蔼,言谈之间也很直率,告诉他很多关于修仙界的知识——比如关于“人人皆可修仙”的说法,以及上古之时由于滥传道法而导致天下大乱,以至于如今各大仙门收徒严格的缘由……这些讯息对于修道者来说只是基本常识,但对黄昶这样的凡人,却是绝对的秘闻。

    当然除了这些闲话,仙师的话题主要还是集中在了黄昶本人身上:

    “黄昶,既然你拥有宿慧,那我也不能把你当作七岁稚童看待了。有些话,我想你应该可以理解——虽说人人皆可修仙,可这也只是指入门。修道之路步步荆棘,没有天赋的人在这条路上根本走不远。也许你可以依靠才智或毅力冲过头几关,可后面的关卡只会越来越难,资质不足之人,终究有一日会遇上再也翻不过去的关口。”

    “你的天赋在凡人中间也算不错了,可对于修道者而言只能算是中平。我估计你学道时入门不难,后面第一道小关口勉强些大约也能过,但再往后恐怕就艰苦了。不过你身怀前世记忆,总会有些自己的奥妙之处,而且既然能破解胎中之谜,带着灵智转世重生,想必是有些气运的,故此本派给你这个机会。只是,你自己也要想清楚了,凭着你两世的才智聪慧,若只在这凡间厮混,无论学文还是习武,应该都很容易有所成就,日后博个前程不在话下。但如果拜入我派,必将遭遇到千难万苦不说,还未必能有所回报。不但可能直到老来都一事无成,白落个一场空,甚至很有可能中途陨落,身死魂灭,欲重入轮回都不可得——如此你还要坚持修道么?”

    黄昶笑了笑,这个问题还用问么?光看他爹娘那反应,如果自己这时候出去说修仙太危险,咱不干了,还是老老实实回家过安稳日子罢,那会是个什么下场?

    所以他只是弯下腰来,长辑为礼:

    “多谢仙长好意提醒,只是小子心意已决,自愿拜入仙门,孜求大道,终生不悔。”

    那位仙长苦笑了一下,微微摇摇头:

    “罢了,我也是按照门派规矩才多说这几句——其实这么多年来就从没见过谁有机会拜入仙门而会放弃的。”

    这句俏皮话让黄昶也忍不住笑起来,而那位仙长在说了这句大实话后,手掌一翻,递给黄昶一块小小令牌:

    “本派每隔五年开一次山,招收新弟子入门。你的运气不太好,山门去年才刚刚开过,如今距离下一次开山门还有四年时间,到时候还会有一场考核。你如今是七岁吧,等到十一岁的时候就可以来参加。千万别错过啊,过了十五岁,纵有天赋门派也不会收录了。”

    “那考核难么?”

    见这位仙长甚好说话,黄昶连忙问一句,前者笑了笑:

    “对于一个真正的十一岁孩童也许比较难,不过像你这样的,应该不成问题……教你个乖:有空的话多练练爬山吧,到时候可得凭自己的两条腿爬上去。”

    仙师手指天上微笑道。黄昶还想多问几句,却见那仙师坐下蒲团飘浮起来,缓缓向天空中飘去,显然是要走了。

    “啊!仙长,还有一件事:我派叫什么名字啊?”

    虽然还没被收录,黄昶已经以门派弟子自居了,那位仙长笑了笑,却不回应,只是点了点他手上令牌。黄昶一阵面红耳赤,赶紧将令牌拿起来仔细察看。

    令牌黑漆漆的,不知是铁是木,其背面是一片看不懂的符咒纹样,而正面却只有三个古篆字,黄昶这一世的父亲是教书先生,自己又从小就显露出足够智慧,当然很早就开始读书识字,虽然这三个字乃是古体,但他还是能大致识别出来,想必就是门派称号。

    ——西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