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三八 意外的结局(上)
    尽管心中思绪翻腾,黄昶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慢他的手指轻轻抹过第六根符箭,将其激发起来。期间连头都不回的手指轻点,一道火星从他指尖飞出射向白玉台一侧却是那“救世神尊”眼看形势不妙,不顾一切想要从白玉台上冲下来,居然还伸手朝一根已经被“点亮”的符箭抓取过去。

    黄昶原想让他把符箭抓到手里,然后就直接引爆。只是他发现那老头儿手中散发着某种死灰色的灵气光芒,不知道是法术还是什么异宝,也不能确定会不会影响到符箭爆发。为免节外生枝,才发出一道星火咒,将老东西又逼回到白玉台上还是照原计划,老老实实用“八心八箭”炸碎他的乌龟壳吧。

    正当黄昶以为事情会这样结局时,忽然听到轰隆一声响,楼阁后面被掀出一个大洞,一员白袍小将骑在龙鳞兽上,竟是连人带马直冲了进来,却正是城外战败后便不知所踪的前将军李信。

    殿宇虽大,毕竟不适合骑战,李信一进屋便翻身下马,但手中银枪仍然纵横挥舞,挥起一个斗大枪退了黄昶,同时朝着白玉台上纵声大呼:

    “城中都乱了!所有人都疯了!义父咱们快走啊!”

    然而那“救世神尊”一看见李信冲进来,就好像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立即便大声喊叫道:

    “信儿赶紧毁掉那几根符箭,或者丢到台子上来也行!”

    李信这才低头注意到那几根亮莹莹插在地上的玩意儿,作为先天武者,他同样也能感受到雷火箭的恐怖,稍稍犹豫了一下,他再次朝台子上喊道:

    “义父,我们还是一起走吧!孩儿誓死也会保护您冲出重围!”

    台上那名为救世神尊的老头子却毫不犹豫的摇头道:

    “不必了,信儿,只要你扑灭掉那几根符箭,这些凡人不过土鸡瓦犬罢了!”

    李信看着那几支散发出恐怖气息的雷火符箭,眼中隐隐有一道阴影闪过,但随即还是挥枪朝其挑去。而黄昶自然不能容许他过来破坏自己的行动,立即挥舞铁棍上前截住。这回他的武器很顺手,也不必再刻意隐瞒实力了。而李信则没了坐骑,又是在狭窄室内使长兵器,双方可谓优势互换。

    但李信依然翻翻滚滚和他斗了数招,丝毫不显下风这位先前在战场大显身手的马上斗将,其步战功夫居然也不差,这让黄昶心中有些焦躁。看那老东西的急切紧张样子,血祭大阵似乎随时都可能成功。他可不敢拖延时间,万一让对方真正祭炼出个什么“血神金丹”来,那乐子可大了。

    正想着六支符箭差不多也凑合着够用,索性提前引爆算了,却忽然发现正在与他鏖战的李信朝自己眨了眨眼,黄昶一愣,定神朝对方看去,果见李信又朝他撇了撇嘴,下巴微微一扬,脑袋微微一侧,朝身后白玉台方向做了个示意。

    李信是背对白玉台的,而黄昶则是正对之,但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就不虞被那“救世神尊”看出破绽来。本来以“救世神尊”等同于法元修士的强大神念,就是李信背对着他捣鬼也难免被其察觉,但这时候那老头儿大喜大悲之下心神已乱,倒是没有注意到此节。

    黄昶其实并没有闹明白李信想要干啥,但这种时候无非也就那几种套路。反正他随时可以引爆至少六支符箭,倒也不怕对手捣鬼。于是黄昶手上动作先是略略放松,见对方没反应又改为加紧这回李信果然顺势而为,借着他的力量一个踉跄,好像力不能支,被打得连连败退。还故意让黄昶棍头子擦到他一下,当即吐出一口鲜血。

    之后的战斗李信愈发失了水准,被打得狼狈无比,甚至手中银枪都被打落。那“救世神尊”眼见形势不好,连忙催动法诀放开了龙椅阵法,将李信放入防护区域中,好让他能喘息一下。

    不过老头子脸上表情却是极其恙怒的李信这几下作假有点太明显,让老家伙都有点看出端倪了。

    “怎么回事?信儿,你的功夫不至于这么差吧?赶紧去把他杀了!”

    面对老头子的斥责,李信面无表情,淡然回应道:

    “遵命,义父!”

    说完这句话,他拔出腰间佩剑,然后便行云流水般反手一剑,径直捅进了“救世神尊”的肚子里。

    “呃……?”

    老家伙面孔顿时扭曲起来,他捂着肚皮,用满脸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李信。但后者还是毫无表情的拔出佩剑,再用力一挥……老家伙白发苍苍的人头便飞了起来,落下丹陛后滚了几滚,停下来时面孔仍然对着李信,双目依旧圆睁。

    …………

    黄昶在白玉台下看着这一切,心中难免有些震动,但要说意外惊讶到什么程度,却也未必“救世神尊”这么毫无顾忌的把别人都当成了消耗品,可那些教徒信众又不是没脑子的np,一旦发现自己也成了血祭原材料,反戈一击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只不过对于这李信能够如此果断决绝的下手,黄昶心中倒也是有几分佩服的。设身处地想一想,换了自己都未必能这么快,这么狠的决定下手当然了,以自家师父长青子的人品性格,肯定不会闹到如此众叛亲离的地步就是。

    看了李信几眼,确定他已不再是敌人,黄昶先过去检视了一下“救世神尊”的脑袋和残躯当然是按照先前纪程宣纪师兄教的步骤:远远的,小心翼翼的干,以免对方有什么死后还能生效的陷阱手段,这时候若着了道儿那才叫冤枉。

    在确认此人当真已死,而不是玩什么兵解脱壳之类把戏后,黄昶想了想,又拿出符笔朱砂,给他的脑袋和身躯各自画上一道封魂符,确保里面那缕残魂再也不能作怪,方才彻底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