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三七 救世教主(六)
    只是以黄昶的神识强度,他也并不能同时将八支箭上的符咒一起激活当初设计时他可没考虑过有朝一日需要同时引爆那么多。这东西毕竟是危险品,急躁不得,只能一支支的来。

    那老家伙眼看黄昶手脚麻利的解锁了第一支符箭,又毫不停留去开启第二支,终于紧张起来。他试探着朝白玉台下稍稍挪动了几步,但立时便看见黄昶似笑非笑回过头来,似乎是在等着他出来送死,老东西立时又缩了回去,口气也愈发的绵软:

    “小伙子,你这么干,自己也肯定活不了。咱们两人素不相识,无怨无仇的,又何必非要闹到同归于尽的地步?堂堂昆仑高徒,尚有大好前途可期,却为了一群凡人白白丧命?何必呢!”

    如果对手只是布下符箭后便要离开现场逃命去,以这老家伙的手段见识,冲出来没准还能解除掉雷火箭的威胁。可看现在这架势,这小子恐怕是要留下来盯着的,那多半就只能玉石俱焚了。

    意识到这一点让那老头子十分郁闷,心说那些所谓“名门正派”都是怎么教徒弟的?一个两个的居然都这么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就算是咱们这些被称为“邪道宗派”的门徒,可也没有这么玩的呀。

    要知道修仙路上各种险阻难关层出不穷,天下凡人吃苦受难的更是不计其数,这为了一群凡人,动不动便要拿自己小命来拼的玩法,你仙门底蕴再厚,弟子再多,也不够消耗的呀。

    “小道友,且慢动手!咱们可以打个商量么:你放老夫出来,或是收了这些东西,老夫可以发下心魔誓言,绝不伤你一分一毫无论现在还是以后!”

    “……这样吧,老夫只求结丹,亦不敢再与昆仑为敌。成功之后立时遁出大周地界,永不回头。老夫这里还知道几处宗门宝藏,亦可告知小友,白骨宗千年积聚,任凭小友自取,只求别坏我大事,如何?”

    “……小友,小友!老夫认输了,当真认输了!只要你停手,老夫也停下血神阵,不结丹了!老夫以心魔发下誓愿,以后绝不再兴此念,如何?”

    “……小家伙!大家同为仙门一脉,把事情做绝了对你我都没好处!你难道真的不怕死么?”

    眼睁睁看着黄昶用八根符箭将他所在的白玉台团团围住,然后不紧不慢的将其一根根“点亮”。这个名为“救世神尊”的老头儿心中也越来越是紧张。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古以来不都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么?比起名门大派昆仑山的弟子,自己才应该是比较凶蛮不怕死的那一方吧?怎么这小子年纪轻轻的,反倒表现比他还要光棍,完全就是一副见惯生死的老油条模样啊,这是怎么培养出的?

    老家伙肯定想不到,眼前这小子看起来年岁不大,实际上却跟他一样,乃是个两世为人的怪胎。而且黄昶的前世“宿慧”可比他要丰富精彩多了。虽然在修仙路上的经验没他丰富,可要说为人处事的能力,对于各种极端状况的处理,黄昶的见闻可远比他广博许多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网络,老东西经验再丰富,也只能是来源于自己的耳闻目睹。不象黄昶前世,鼠标一点,地球村上什么大事小情基本都能看到,解决的套路也早就定论。

    所以黄昶知道在面对这类恐怖分子时,绝对不该有任何妥协想法。“不要怂就是干”才是唯一正确的应对方式。至于那老家伙啰里啰唆说的软话,许的诺言,只当放屁便是。

    当然了,要说他的思想觉悟高到宁愿牺牲自己性命,也要消灭这个大魔头,那倒也没舍己为人到这个程度。八根雷火箭同时引爆,老东西肯定必死无疑,可他却是不怕的黄昶胸前还挂着西昆仑弟子的玉制铭牌呢。这块玉牌法器一旦被激发,形成的防护罩号称连法元期修士亦不能破坏。而自己的雷火箭爆炸威力也正相当于法元修士的全力一击。八箭同时爆炸,相当于八位法元期大修士同时出手,威力自是极大的,但终究只是量变而非质变,而且只是瞬息之间,玉牌防护应该能顶得住。

    他不知道那老家伙为何想不到此节,居然一心以为自己是要和他同归于尽?难道当年白骨宗被剿灭时昆仑弟子的身份铭牌还没有防护功能?

    不过黄昶当然也不会去提醒对方,就让老家伙觉得自己打算跟他一起死好了,这样还能给他一丝希望,让他把注意力全放在努力说服自己“不要轻生”上头,而不要再去打其它歪主意。

    当然了,这么搞一下子,自家浪费的灵石可是海了去了。这一次的行动毫无疑问是要折老本了,而且肯定会惊动到很多人昆仑弟子铭牌一旦被激发以后,便会自动发送求救信号,周边一定范围内的其他昆仑弟子都会收到讯息,黄昶甚至估计连自家师父在昆仑山上没准儿都能被召来。

    一次巡游行动,却要连累师父下山两次,黄昶心中略略感到有些羞愧。不过灵石是小事,面子更是小事,他更相信师父绝对不会因此而责怪他,毕竟自家师父当年可是为了一个凡人小孩子都不惜奔波几十里,专门去帮其“叫魂”的。

    “……我们修士都热衷于寻找机缘,可是很多时候,我们自身相对于旁人也算是一种机缘。他们的生死祸福,往往只在我们的一念之间。该怎么选呢能助人时且助人吧,也算是积累一些福报,说不定哪天便会应在自己身上。”

    师父您当年以身作则的谆谆教诲,弟子我可都一直谨记着哪尽管那“救世神尊”在外面疯狂鼓噪,黄昶内心中却是一片安宁祥和,修道者要求的“心安理得”,他想他应该是做到了。即使几十年后自己再回顾今日之事,也断然不会有丝毫后悔,惋惜之意自己已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到了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