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三四 救世教主(三)
    传国玺之力,大抵便是如此,那么龙椅呢?

    那是沟通地下龙脉的!一国可兴起,一人能称王,必得其龙脉汇聚,而京城位置的确立、皇宫的定位、以及龙椅所摆放的地点、当然还有最重要的皇陵墓穴……所有这些,都必然是要根据风水之术,根据龙脉地势来判断位置的。

    国家越大,疆域越广,这龙脉所汇聚的江山之力就愈是强盛。体现在帝王及其家族身上,就是福缘深厚,运泽绵长。而若是有人胆敢另造一把龙椅,分薄这江山气运比如这“救世神尊”眼下所为,那就相当于要从大周朝的皇帝身上挖走一块肉了。

    所以黄昶才说这老家伙纯粹作死就算他们不炼魂器,也不大肆吸引教徒,扩大声势。光凭“救世神尊”屁股下面所坐的这张龙椅,一旦勾通地脉,导致龙脉风水起了变化,迟早会引起镐京城中钦天监官员的注意。对于这种事情六扇门查的肯定比谋反还上心,一旦查到这里,必然也是要全力剿杀。

    而且那时候多半会是从镐京城六扇门总部直接派人过来解决;所调动的正规军队估计也远不止飞熊军一路;事关天子龙脉气运,姬氏家族本身的修仙者肯定也要出动,而不必本地郡守自行向昆仑求助……总之到时候围剿的力量只会比现在更强,这老头儿凭啥觉得他能顶得住?

    黄昶倒是很有求知欲的看着对方,可惜那老头儿并不打算满足他的好奇心,只冷冷嗤笑一声:

    “无知小辈,你才刚刚踏入仙道几年?知道多少仙家常识?就敢在老夫面前大放厥词!区区一个炼气小辈,也敢来威胁老夫,当真是不知死活!”

    既然对方不肯回应,那黄昶也就不必客气了,当即嘿嘿一笑,毫不示弱反驳道:

    “装神弄鬼的老东西,你当年境界或许很高,可那又如何?你现在这具躯体又老又残,灵根天赋也是极差,恐怕连最基础的法术都用不出几个吧?若不是躲在这六爻阵的阵眼之中,靠这张龙椅吸取地脉之力挡了我几棍子,还不早把你打成肉泥了!”

    龙椅借助龙脉地势之力,自有诸般妙用,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项,便是守护。不仅仅是坐在龙椅上的人可以得到守护,包括其周边区域,都会受其影响。

    比如大周朝的镐京城,城中便有护法大阵加以守护,而皇宫之中,龙椅摆放的位置,便是这道大阵的阵眼之所在。百姓在城中,一般妖魅精怪不得进入城池;官员在宫中,心怀恶念的敌对者或是刺客不得入宫试图强行闯入者,便会像黄昶刚才那样,感受到某种无形阻碍;而圣天子端坐于龙椅之上,则可以受到龙脉最强的庇护。据说大周朝的那张至尊之椅,甚至可以为端坐在其上的皇帝陛下抵挡住相当于金丹大修士的攻击!

    玉玺通天意,心想事成;龙椅汇地脉,庇护万民;另有一柄天子剑则是汇聚人道之宝,可以发出无坚不摧的攻击当世诸国,只要有点历史传承的,基本上都少不了这“天、地、人”三宝。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东西就相当于连凡人也可以使用的法器当然使用者必须要有相应的法统支持,或者说是“资格”才行。凡间帝王维持权势的保障,除了拥有天上仙门的支持外,便多半是来自于此类“气运之宝”了。

    …………

    这救世教还称不上一个国家,但浓厚的宗教气氛,使其收拢信徒愿力的能力非常强。那座占地极广,能够改变这一方天地运势的六爻大阵便是专门为此而设。而这座宫殿,这三层白玉台,以及这张龙椅所摆放的位置,正处于六爻阵的核心阵眼之上。

    这老头儿依靠那张龙椅,一方面窃取了少许大周王朝的龙脉力量,另一方则借助六爻阵法带来的天地运势和信徒愿力……几项相加,哪怕他只是个普通凡人,只要坐在这张椅子上,以黄昶炼气六重天的境界,却拿他一点办法没有。

    况且这老头儿虽然境界不高,身体皮囊完全是个普通人的底子。可他芯子里的神魂意志,包括头脑中所掌握的知识信息可多半是来自于某个至少法元期以上的大修士,说起江湖经验和处事老道程度绝对在黄昶之上,对于手中资源和工具的利用也必然是充分无比,想用取巧或欺骗之类小手段对付他多半也是自取其辱。

    局面一时间僵持住,黄昶固然奈何不了对方,可那老头儿也决计不敢离开龙椅半步。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着。但黄昶一点不着急时间在他这一边。龙椅毕竟只是一件死物,其防护之力来源于周边阵法的支持,而阵法这种东西却是可以被破解的。所有西昆仑所有弟子在学习阵法的第一课,第一种破解之道,便是暴力强拆将阵势所凭依的东西破坏掉,阵法自然破解。

    黄昶刚才可是带着一堆人杀进来的,但此时这里却只有他一个,其他人都上哪儿去了?他刚在在外面下达的指令,便是让众人勿要进入此处,而是先把周围地上镶嵌着的那些阵法纹路给破坏掉。到时候没了外围阵法支持,这龙椅也就是几块雕花木头罢了。况且司马介那边很快就要抢下城门,放熊天扬的军队进来。一旦大军入城,这城里信徒再多再疯狂,也绝对顶不住正规军的攻击。

    故此黄昶索性也不多做无用功,就留在殿中与那老头儿耗上了。反正只要这老头儿跑不掉,迟早都是个阶下囚的命。不过他在监视着那老头子之余,却也不时地东张西望在他内心中始终隐隐感到有些古怪,总感觉这老家伙的反应和举动不太对劲从先前的神识交锋,以及刚才那短短几句交谈来看,这老头儿肯定是救世神尊本人,并非傀儡替身之流。可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人,到了这种地步,难道还不赶紧逃跑?还大模大样坐在这里一副慷慨赴死的样子修仙者中是有不怕死的,可这老东西要真这么磊落无畏,当初又何必夺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