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三二 救世教主(一)
    他凝神静气,将神识念头全力朝那个方向投射过去,果然立即便遭到了一股磅礴无比的巨大神识反击回来,冲得他不由自主后退几步,一瞬间只感到胸口烦闷无比,几乎都要吐血。

    连黄昶都尚且如此狼狈,他身边那些凡人武者自然更是不堪,瞬间便有好几个先天高手吐了血。好在神识交锋这种事情,越是内力强悍,精神感应力敏感的越受影响,一般内力低微,感觉迟钝的反而没事。就好像田鼠兔子会畏惧天上雄鹰,可蚂蚁昆虫在乎吗?最多只是感觉不太自在,若是天生绝灵之体,更是完全不受影响。

    “……居然还有这么强悍的精神力量?”

    黄昶望着那座楼阁,神色阴晴不定,刚才那一下子神识交锋正是高阶修士之间最标准的“打招呼”方式,彼此之间仅仅凭着神识强度便能大致了解到对方的境界以及实力,然后弱势一方自然退让。以黄昶两世为人,本就远远超乎常人的精神强度,在这场神识交锋中居然还是完全处于下风,对方的境界至少是达到了法元期,甚至比那更强都有可能!

    如果在正常状况下,黄昶这时候早该想尽一切办法逃跑了被个法元甚至可能接近金丹境界的对手盯上,不赶紧撒丫子逃跑难道还嫌命长?可这一刻,黄昶却始终站在那里,在硬是顶住了对面一轮神识攻击之后,他的嘴角边甚至还隐隐现出一丝笑容。

    他低声向旁边友军下达了几条指令,让他们暂时不必跟着自己。然后,这位“仅仅”才达到炼气中期的年轻人竟然举起手中棍棒,猫下腰,冲着那座给了他巨大精神压力的楼阁奔跑起来……越跑越快,最后快要到楼阁之前时,黄昶一声叱喝,脚下用力一拧一蹬,手中精铁棍笔直向前,连人带棍棒,犹如一枚出膛炮弹般,旋转着冲向那楼阁!

    …………

    “轰隆”一声巨响,楼阁的前半部分整个被掀飞了黄昶之所以采用这种难度极高的旋转式攻击,其最大特色便是穿透力强大,专门用来突破有防护的目标他在楼前果然感受到一股阻碍他行动的粘滞之力,显然是受到阵法保护的,但却被他犹如一般硬“钻”了进去。

    而在破开楼阁外壁后,黄昶的动作并未终止,而是继续朝着楼阁中央,高高隆起的一座三重白玉台袭去那玩意儿不知道算是祭台还是丹陛,反正此刻上面摆放着一张椅子,雕龙描凤的,居然还是张龙椅,上头端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儿,黄昶先前感受到的巨大神识压力便是出自此人。

    但黄昶毫不畏惧,依然直接冲过来向其发动了冲击手中棍棒连同指尖灵火,都毫不吝惜的朝对方攻去,但那老头儿却坐在龙椅上一动不动,只是用一种阴冷和嘲讽的目光看着黄昶,仿佛在看一只自投罗网的飞蛾。

    当黄昶攻到他面前时,老东西身不抬脚不迈,仅仅是翻起手掌捏了个法诀。其身下龙椅便泛点金光,一道雄浑无比的灵气护壁骤然出现,黄昶顿时感觉自己好像结结实实撞在了一堵墙上,哐的一下便被弹飞出去。

    但他毫不气馁,才一落地又继续冲上去,然后再被弹回……如此连攻三次,都被灵气护壁给轻松挡住。最终黄昶不得不承认:凭自己当前炼气六层境界,还攻不破对方座下那张古怪龙椅的防御,而且如此猛攻,导致自身内力法力消耗都极大,于是他不得不暂时停下喘一口气,同时也才有闲暇看一眼周边景象。

    这座楼阁外观看起来似乎是三层,但其内部其实只有一层,就跟黄昶前世去参观过的天坛祈年殿一样,里面很高很大,但却空空荡荡的,除了那张龙椅,以及坐在椅子上的白发老者之外,就再无旁人。大厅地面上与外面一样密布着复杂的阵势纹样,其核心正是那三重白玉台,以及上面摆放着的龙椅。

    “龙椅?”

    黄昶并没有怎么太关注那老头子,反而对他屁股下面那张牛气冲天的椅子颇感兴趣,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对着那张华丽无比的金色宝座看了半天,确信自己没认错,不禁冷笑一声:

    “啧啧啧,果然是龙椅……还是天子级别的,没想到你们救世教连这玩意儿都敢弄。我说,老头儿,你以为就凭你手下那群乌合之众,当真能在大周朝裂土封疆不成?”

    眼前这白发老头儿显然便是救世教主,亦即所谓“救世神尊”了。黄昶先前在外面感受到的强大神识压力应该便是来自于他。但奇怪的是,黄昶对这个能够在神识上压制自己的对手却毫无尊重之意,反而是充满了某种鄙夷情绪。

    而这位神识力量非常强大的“救世神尊”在被如此鄙视之后,居然也没当场出手教训这狂妄小子,只是冷冷看了对方一眼:

    “昆仑派的人,什么时候也变得跟岐山那帮疯子一样爱管闲事了?”

    黄昶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四周,心中隐隐有一种怪异之感,但口中却丝毫不肯示弱道:

    “白骨宗当年就是咱们西昆仑山主导剿灭的,对其余孽,当然是要追杀到底。哪怕它仅仅是一缕夺舍后的残魂!”

    没错,正是夺舍!传说中这“救世神尊”原本是个一心扶危济世的好人,某一日却忽然性格大变,行事手段也与过去完全不同任何一个熟悉仙门手段的人听到这消息,马上就能做出判断:这老头儿十有是被夺舍了。身体皮囊虽在,里面的神魂内芯却多半是换了个人。

    而身为“穿越者”的黄昶对此则更有体会,一度他还担心是不是碰上了哪位主角大爷降临此地。只是后来了解到救世教的所作所为:既没有炼钢铁配搞大炮,也不曾到处宣扬民主自由闹革命,反而在那儿大搞特搞他前世那个社会早就淘汰了的封建迷信和个人崇拜,走红阳白莲那种起家路数,这下黄昶顿时就放心了只要依然是个本地土著夺舍,那就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