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二九 攻城(二)
    但这回司马介却摇了摇头:

    “最好别去,小郡主。?混战可不比阵前邀斗,修道人在乱军阵中其实并不比凡人占太多优势。有黄小友一人相助足矣,小郡主还是保重自身为要。”

    既然老司马这么说,黄昶便向姬若嘱咐了几句,让小姑娘老老实实呆在阵中,照顾好自己就行。之后,他便与司马介,以及另外几位六扇门高手一起,各自抄起手中兵器,朝着城墙那边跑去……

    他们并没有搭乘座骑,因为此刻他们的行动度已经快逾奔马。一路奔跑着,黄昶顺手就开始给自己上各种“增益状态”,比如增加反应度的风属性道法,也就是所谓“加敏捷”的法术,肯定是打架必备的。另外增加杀伤力的金行道法和增加防护能力的土行道法他虽然没练,但身上有相应符箓,当即也毫不吝啬的撕开来拍在身上……反正只要彼此不冲突的,统统都给加上就是。

    顺便给旁边那些六扇门的武者也加了一下,不过数量较少,通常一个人只给加一个倒不是他小气舍不得符箓。而是凡人身上灵气有限,承受不了太多法术。而且度力量等身体素质一下子变化太大,本人恐怕适应不了,反而会导致动作失衡。

    但即使如此,依然让周围众人欢呼不已修仙者受欢迎便体现在这儿了。谁不想自己临战时身体素质还能略微提高呢?有时候就差这一点点,便是取胜或者丧命的差别呢。

    此外司马介的实力极为强悍,适应能力强,一次加上两三个都没事,而黄昶确实也给他上齐了跟自己差不多的增益状态。老头儿朝他笑了笑,活动了一下肢体,嘿然道:

    “黄小友果然渊博,老夫仿佛感觉又回到了年轻时候……甚至比那时候还好,那时候可没现在的功力和经验!”

    说话间,一行人已然冲到城下。这里依然有少数救世教的残兵在负隅顽抗,一行人不闪不避的直接冲杀过去。状态正好的司马介居然充当了队伍前锋,手中两口长刀挥舞的宛若蛟龙一般灵动,只杀的一路上血花四溅,人头滚滚。

    对方当然也想尽一切办法攻击他,但司马介身上那套需要临时披挂的护甲这时候就显出厉害了上面符文开启之后流光溢彩的,在身侧隐隐现出一道光圈,不但把箭矢暗器之类远程攻击尽数挡开或偏转,就连直接砍到身上的刀斧之类沉重武器都奈何不了他。其防护能力丝毫不比李信,熊天扬等大将穿的金属甲胄差。而且还是软质皮甲,比那些大将穿的铠甲要轻便许多。

    只是这件异兽皮甲估计有些古怪之处黄昶注意到司马介披着这件护甲奔跑战斗了一段时间后,虽然未曾受伤,却有些气血损耗的样子,不由好奇用神识“扫”了对方一下,这才现那件护甲在他灵觉中显示出的光芒颇为妖异,似乎是一件邪派之物。再细细一看,可了不得那东西居然从肩背,腰肋等部位伸出若干尖刺,密密插入到司马介身上。

    这件护甲居然是要吸收主人精血的!而且还不是象寻常符器那样激符文之后才生效,而是一穿上身就会如此,难怪司马介要临时穿着,而不是预先披甲。

    注意到黄昶的目光,也许是对他的昆仑弟子身份有所顾忌,司马介拍了拍护甲,笑着解释道:

    “此物虽然邪异,却着实管用。老夫当年得来不易,战阵之上,救了老夫不少回呢。”

    黄昶耸耸肩,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所谓“邪魔外道”既然能够生存下来,能够有人信奉,它们的物品和法术自然有其优势之所在。昆仑山上对此并不忌讳,反而多加研究,有适合的一样拿来用。

    天下皆知符器乃是消耗品,就算修仙者向其中补充法力,多用个几次后也会报废的。这件符甲却被使用了很多年,想必与其吸血特性有关。自己的青木符盾利用草木元气延长寿命,其实也是类似的原理,只是没这么邪异,也没这么耐用罢了。

    故此他只是看了一眼,便不再多说。

    这一行人都是高手,冲阵度自然极快,很快便穿过敌军阵营,来到了那处豁口之前。来到近处亲眼所见,黄昶算是对自己那支雷火箭能造成多大破坏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只见原本高达数丈的城墙已然崩塌掉了至少一半高度,残存部分也到处都是裂缝缺口。加上周边位置还插着许多长标枪或铲形箭头的重箭,蹿跳上去毫无难度。

    只是这时候那号称救世教第一神力之士的铁甲大汉,后将军王开已经守在了豁口旁边,想要冲上去非得过他这一关不可。

    司马介倒是勇气十足,还打算亲自冲上去。但黄昶终究不好意思让这么个老头子始终顶在前面,于是抢上两步,率先登上城头。

    然而下一刻,他却在“哐当”一声响中,被硬生生的砸了下来虽然他已经拿出了大铁棍子,但以下逆上委实不顺手,而且对方也是大力士,一家伙砸下来,自己脚下又不稳当,站不住也是理所当然。

    黄昶有些恼火,心说就你有高度优势是吧?当即收了棍棒,口中暗自念了段符咒,“噌”的一下平地蹿起来数丈高,然后手腕一晃,精钢大棍重又回到他手中,居高临下,挟万钧之势,凌空朝那铁甲大汉脑袋上狠狠砸了下去。

    “哐啷啷!”

    这一声巨响比刚才更加剧烈,两根金属棍棒毫无花巧的硬碰硬撞在了一起,这一回黄昶是从上方往下砸,理应占优势的,却不料被那大汉举手一封,依然是连人带棍都被弹了出去。

    “好大力气,我不如他!”

    这下子纵使心中仍然不太服气,黄昶却不得不承认对方在力量上确实要过自己。自己四十余年的深厚内力在对方面前居然一点便宜都占不到!只能说人家真是有这方面天赋,天生的神力,无人可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