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二八 攻城(一)
    就在骑兵逞威的同时,由司马介所指挥的官军步卒也开始加入到战场中。作为临时征发起来的郡兵,步卒战斗力远不如飞熊军那么强悍,但好在大周朝国力强盛,府库中军械充足,而且在这个仙侠世界中各种危险事件常有发生。即使是地方郡兵,每年也都要接受一段时间的军事训练,真正上阵实战的几率其实也不算低。

    故此这些郡兵在实战经验方面并不算太差,至少比对面救世教的步兵要强。而他们家底也足够厚实,各种弓弩箭矢老远便毫不吝惜的朝对方军阵射过去,简直如同下雨一般倾泻到对方头上。不久之后,当进攻方靠近城墙时,干脆竖起许多巨大橹盾和傍牌,千余名弓箭手在盾牌掩护下与城上展开了对射。又有冲城车,投石车,云梯车等等“特种车辆”从后方快速向城墙下推过来飞熊军的战车种类甚多,反正下面都是四个轮子一块板,上面安装什么设备都行。

    本来这些是打算在其后数日才慢慢施展出来,但如今司马介决心毕其功于一役,那也就不必谨慎了,一股脑儿都派了上去。争取给敌人最大压力,以求一举破城。

    …………

    黄昶远远看着这场仙侠世界的攻城战,起先觉得跟他前世所了解的古代战争其实也差不多。诸如城墙,弓弩,滚木擂石……这些传统因素还是起到很大作用的。只是不象影视作品中看起来那么混乱无序,各军之间的配合衔接相当密切而且流畅,显然是久经操练的这些还只是大周朝的边境郡兵而已!这个世界凡人帝国的武备力量之强由此可见一斑。

    而等到弓箭手压制住城头,司马介将那些江湖人士也投入战场之后,局面就更加脱离他前世的印象了。在黄昶前世,个人的武力终究有限,战争中最核心的因素还是取决于装备,阵型,以及训练等方面。所谓“武林高手”,真正到了阵列而战的冷兵器战场上,所能发挥出的作用,估计未必就能比一个身披铁甲,手持利刃,再经过一段时间简单训练的农夫更强。

    但在这个仙侠世界中,情况可就大不一样了。纵使不算那些拥有超凡之力的修仙者或先天高手,即使寻常武者,只要内力有一定水准的,将其灌注到兵刃上也能砍坏金属甲,更不用说腾挪蹿越之间的灵活程度远胜常人,故此这些江湖武者即使在战争中,也能表现出极强的破坏力尤其是用来攻城。

    高达数丈的城墙对于普通人是天堑,可在善于轻功的江湖人面前,却并非不可逾越的障碍。比如黄昶就看到一种在他前世里极为罕见的攻城法后方军队将重箭或标枪按一定顺序深深射入城墙,并非为了破坏,而是给自家登城而上的江湖人充作踏脚!

    如果是之前,城墙还完整无缺,上面的守军士气还充沛时,这种完全靠江湖人硬冲的战术未必能奏效,但现在,黄昶那一箭在城墙上炸出的巨大缺口成为了最好的突破口,就算不借助工具,一些轻功比较好的武者三两下也能蹦上去了。更不用说后方将大量标枪或重头箭射到此处墙面上,形成了许多可以攀援窜跳的借力点,稍微有点功夫在身的都能上。

    而司马介也毫不客气专门盯着这处弱点猛攻,将上千名江湖人武者分成数队,全力以赴轮流冲击此处,一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之态。

    城上显然也意识到这处城墙豁口已经成为战场关键点,若是不能守住,破城就在今日。于是也调集了大量人手前来防御。不过救世教中的善战之士多半都已经被编入军中,跟随李信出城交战了,城墙上的守军大多是以城中老弱充数,即使其中有许多喊了几声“神尊护佑!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口号之后就不顾自己,完全以同归于尽姿态乱砍乱杀的狂信徒疯子,可在那些见惯了生死的江湖武者面前,也无非只是多费两刀的功夫。

    眼看着城墙上防御岌岌可危,有一队江湖人都已经快要冲到城门附近了,而一旦让他们打开城门,放飞熊军的铁骑进城,那城池必然陷落……但在此关键时刻,城上形势却又忽然大变。只见一道绿莹莹光点拖着黑色浓烟,幻化出骷髅之型,带着令人恐惧的呼啸之声在城墙上回旋飞舞。瞬间便将数名江湖好汉击倒,激发起救世教方面的一片欢呼之声。

    却是刚才诱杀姬若失败,不知何时退回到城中的杨永又出现了。除了他以外旁边还有若干身穿道装的修仙者,都站在缺口两侧高处,施展出各种手段,包括杨永那件攒心刺魂器在内,向下方的进攻者发起了猛烈阻击。

    而在缺口正面,则是由一名全身铁甲包裹,头戴钢铁牛角盔的彪形大汉封住了进攻者的去路。那大汉手持一条镔铁棍,力量巨大无比,对任何胆敢进入到他手中长棍攻击距离的敌手都是一棍子砸倒。有几个手持重兵器,自恃膐力过人的武者企图冲上去与其正面拼一下,结果却是连人带兵器一起被砸碎,只在地上留下几团模糊血肉。

    “后将军王开,救世教中第一神力之士,号称步战无敌,乃是救世神尊的贴身护卫。”

    司马介报出了对方的名号,语气中居然并不很着急,而且还颇为得意:

    “既然连他都出动了,可见救世教是拿出了最后的备用力量,再无能为矣。我军当可全力进攻,必能一举成功!”

    说着,他从旁边的挂架上拿起护甲,开始不慌不忙朝自己身上披挂起来。

    “老夫也要上去了,黄小友,可愿相助否?”

    黄昶哈哈一笑,拱手道:

    “自当追随。”

    “我也能去吗?”

    却是姬若在一旁提问,显然刚才那场没有分出结果的那场战斗让姬若不太过瘾,这时候很是跃跃欲试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