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二五 冲车(上)
    不过与黄昶想象中的钢铁洪流不同,似乎并不是所有战车都能拿来冲锋的临泉郡此番出动了两千余飞熊军,大约一百辆战车,但这时候排列在阵前,用于冲阵的才不过区区十余辆。? ?? 稀稀拉拉的,彼此间相距甚远,看上去一点气势都没有。

    其车体也并非先前完整的四轮车了,而是只有一半:两个轮子,包括车厢也只有前半截,后面带一个金属支架,下端临时套上个小轮子构成第三个支点,看上去倒也稳当。黄昶精通机械,一眼就看出那支架翻起来时还能做为卡扣,把两辆这种半截车拼扣在一起,便是一辆标准四轮车了。

    拉车的驭马倒仍然是四匹,但这四匹马身上都披着极其厚重的甲衣,从头到腿遮得严严实实,就露出四个蹄子在外面。而在这四匹马的身前,大约齐胸高度,有一圈半圆形的金属环,其前端略略出马头,两边则一直延伸到战马身侧,将四匹马的前方给遮护住。

    那金属环的外缘极其锋利,其实根本就是一把亮闪闪的弧形利刃,最顶端还有一根又长又粗的矛尖,看起来狰狞可怖很明显,谁若是不幸挡在了这架战车的正前方,就算没被长矛当场捅穿,也难免会被半圆形锋刃切成两截。最妙的是这套遮护装置并非直接连在战马身上,而是通过长杆从车厢上延伸出来,也就是说如果生碰撞,反冲力先是作用于车体,而非驭马本身。

    “设计这套玩意儿的人很有实际经验么,可惜还是有点画蛇添足了我觉得那根长矛根本没必要装的。”

    黄昶只瞄了几眼,便看出了这金属套环的奥妙,出于前世的职业习惯,忍不住开口议论了几句,却被旁边司马介听见,随口问道:

    “此话怎讲?”

    “设置这一道金属环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保护驭马。如果遇到障碍物的话,弧线更容易将其推开。但有这么一根长矛突出在前面,刺中目标后反而会将整辆战车卡住,得不偿失啊。”

    黄昶从容点评道,司马介微笑点头:

    “小友好见识,可如果你凑近点仔细看的话,就会现那长矛末端乃是木柄,真要刺到什么东西,很容易就折断的其实主要还是起个吓唬作用,让对手的人或马不要挡在战车前方,这才是目的。”

    两人说话之间,这些战车纷纷开始运动起来,朝着救世教的骑兵军阵冲杀过去。对面李信纵然怒骂不已,却也只能指令部下骑兵起对冲。否则如果让敌方战车冲过来而自家骑兵还在静止状态,那才是最可怕的。

    而这时那些战车上最强大的一件武器也终于展现出它的獠牙只听蹭蹭蹭几声轻响,从战车车厢两侧分别弹出一截长达丈许的利刃,仿佛翅膀一样向两边张开,一下子便将战车旁边原本看起来还颇为疏阔的空间全部封死。

    “现在你知道这些战车为什么排列得如此稀疏了吧?”

    司马介轻轻笑道,能够让这个看起来非常精明而且实力无比强悍的年轻人露出吃惊之色,这让他心中颇感愉快,尤其是在他刚刚露过一手之后。

    黄昶则注意看着这些前世历史上不曾出现过的新武器,看它们在实战中的表现如何。现在看起来还不错十余辆战车同时“张开双翅”,就排成了一道非常宽广的冲击线,向着那些正在高逼近的骑兵压迫过去。每辆战车上都有四五名成员,正前方的两人均身披重甲,其中一名为御者,双手持缰专心操控马车;另一人则手持长达丈许的长戈,保护御者的同时,也专门对付靠近的敌人。

    在他们身后,则搭乘两到三名持着强弓硬弩的射手,负责攻击远处目标,这几人都是轻装,主要依靠车厢挡板和挂在上面的盾牌保护自己。但黄昶注意到车厢中还堆放着若干长枪大戟之类重兵器,显然如果真正到了乱军之中,需要近身肉搏的时候,这些射手也不是没有自保之力的。

    不过比起车上人员射出的箭矢,这些战车最可怕的部分,其实还在于两侧探出的翼刃战车庞大的体型,以及正前方那根狰狞尖刺果然吓到了不少人,敌方骑兵在看到这么个大家伙迎面冲过来时,无论骑手还是坐下战马本身都会自然而然的避开正面,转而选择从旁边掠过。但这一下却正中陷阱那翼刃的高度正好差不多与马腿齐平,战车侧面其实才是杀伤力最强的地方。

    双方的军阵撞在一起,就好像两道潮头迎面相碰,瞬间迸出无数血红色碎末救世教的第一波骑兵前锋迅与战车交错而过,然后便在一片凄厉的悲鸣之声人仰马翻。许多可怜的马儿在地上翻滚挣扎着,被活生生切断的腿部创面仿佛喷泉一样四处溅射着血液,将周边一切都染得通红。

    姬若轻轻叫了一声,偏过头去不敢再看,显然是有些受不了这残酷的一幕。但旁边黄昶却并不在意两军交战,这种程度的血腥场景还不足以惊到他。他甚至仍有余力观察那些翼刃的工作状态他原以为这样的撞击会导致许多翼刃折断,毕竟作用力是相互的,但现实却并非如此:那些翼刃在其根部与车厢的连接处是活动的,在遭遇到比较坚硬,无法切断的障碍物时,便会向内侧转动,从原本的“一”字型平开状态变成“八”字型后掠状态,从而滑过障碍,之后却又能自动弹回原位。

    这种巧妙的构造使得大部分翼刃在撞击之后仍然保持了原样,只有少数几片折断或扭曲,战车队的杀伤力基本没有削减,于是他们仍然毫不停留,杀气腾腾的直接冲向了对方的第二阵。而被它们掠过的那一队救世教骑兵则正相反战车过后,只有寥寥几个运气特别好,没被翼刃扫到的士兵还能骑在马上。但这没什么用,他们数量太少,很快就被跟在战车后面的飞熊军骑兵尽数砍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