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七十 岩画
    黄昶抬头仔细看了看那浮雕,似乎是一个头颅骨骼造型,其牙齿暴出,头上长角,而且非常巨大,肯定不是人类的头颅。

    于是,和文青白鸿远先前所做出的决定一样,黄昶打算进去看看。上次文白二人才刚刚靠近就被狮子精赶走了,这一回,他们带了更多的人过来。

    一帮人摆出随时准备干上一架的态势接近到了那石门洞,但这回那狮子精却无动于衷,仿佛已经承认了他们的资格。于是黄昶留下几名队员守在门口,自己则与其他人一同进入。

    然而才进去便大失所望——那里面居然简单得很,只是一个较为深阔的山洞而已。不过其地面甚是平坦,而且地面上一圈一圈的,用黑石子镶嵌出一个个同心圆,看起来好像是某种宗教仪式的场所。

    “这啥玩意儿?所谓天魔祭祀就是在这里嘛?”

    文青满脸失望神情的说道,他还以为这里面会有什么大秘密呢,结果就地上几圈黑石子儿?而公冶乾的观察要更仔细一些,他四下看了一阵子后说道:

    “在岩壁上好像有些图画?”

    几人凑近过去,果然看到岩壁上有许多深浅不一的刻痕与图形。还是一幅一幅的,似乎是某种叙事方式。大家仔细辨认了一番,总算大致看出点头绪……好像正是有关这“天魔祭祀”的内容。

    ——首先第一幅,是一个巨大的,宛若气泡似的的圈圈出现在大地上,并且向八爪鱼一样向地面伸出很多触手,而许多用线条表示,火柴杆似的人或者动物正在进入其中。大家一开始都不理解这是啥意思,后来还是黄昶琢磨出点味道来:

    “这好像就是指的这处空间啊——各处都有传送通道可以进来,不就是那些触手么?”

    大家一想还真挺有道理,于是便接着看下一幅:那些人和动物在里面厮杀搏斗,包括妖族,巫蛮,甚至还有鬼魂——全都是用简单线条表示:人类是两腿站立;而动物则是四肢着地;妖族就是人形头上多个角;巫蛮的个头特别巨大;至于鬼魂呢?——没有腿光在空中飘的。

    别看线条简单,绘画的倒还挺传神,至少大家没费多大劲便认了出来。当然这可能也与外面现在正守着好几个种族有关,除了没见鬼外,其它都齐活了。

    下面的第三幅:这些进入者陆陆续续聚集到某处地点,而在这里他们停止了争斗,全都抬头看向天空。至于这地点也很容易辨认——旁边刻着一圈一圈环形标记,显然就是指的此处。

    第四幅:从天空上落下一个巨大人形,但代表手臂的线条有好几条。按照公冶乾的说法,那应该便是指的“魔”——某些魔怪有多条手臂,他虽然没亲眼见过,但至少听说战令堂前辈说起过。

    而在第五幅画中,所有的人、妖、巫、鬼、都在与那魔怪战斗。之后的几幅画却是分成了两组,各自表达了两种结局:一种是魔怪胜利,所有的攻击者都倒在了地上。那个拥有多条手臂的巨大魔怪站在尸体堆上,天上一道光芒将其笼罩。之后魔怪的躯体变得更加巨大,似乎是寓意着其实力大大增强。

    而另一组则是进入者取得了胜利,之后同样沐浴在天光之下,身躯增长。不过幅度比起魔怪的变化好像要小一些,不知道是绘画时的偏差,还是当真意味着得到的好处要少。

    看完这些岩画,山洞中就没有其它值得注意的东西了。众人又四下查看了一通,尤其是黄昶,吸取上次的教训,连地面以下都用神念探测了一番,确实再无所获后,便退了出来。

    守在门口,先让另外几位刚才没进去的队员也进去看了一遍,然后大家聚在一起,低声议论起来……

    “原来所谓天魔祭是这么回事……可到底是谁的祭祀?我们的,还是魔怪的?”

    这是比较谨慎之人的说法,而性子比较大大咧咧的则是另一种口气:

    “管他是谁,反正把那个大家伙打倒,能得到好处也就行了……只是这岩画的内容可信么?”

    “而且那天降魔头要什么时候才出现?咱们还要在这里等待多久?”

    ——虽然消去一些疑惑,但却带来了更多问题。而这些问题显然不是那些简陋岩画所能解答的。大家商量许久也不见进展,黄昶考虑片刻,忽然转头朝那群妖族走过去。

    这山谷中地方很大,那头巫蛮和妖族各据一处,人类修士进来以后也是找了个远离那两方的位置。相互之间保持了足够的安全距离。

    那些妖族原本还挺放松的,除了一两个明显在担任警戒的哨兵之外,其它则或坐或躺,悠闲得很。但在黄昶接近以后,那些妖族纷纷站起身来,拿起武器,摆出了戒备的姿势。不过黄昶只是远远站定,并且空着双手,朝那边摊开,以示并无恶意。

    果然,对于智慧生物来说,某些手势是共通的——那头狮子精迎了上来,同样空手。

    “能找个地方谈一谈么?”

    黄昶高声道,语言果然最重要的东西,即使双方不是一个种族,只要彼此间能交流,许多事情就好办多了。如果能谈判的话,那就更妙了。

    不过那狮子精却甚是谨慎,只站在原地回应道:

    “你想说什么?”

    对于这么一个能说人类语言,且装备与战法都与人类修士几乎没什么区别的精怪来说,再将其视作完全不可理喻的兽类显然不合适了。所以黄昶就好像平时与其他修士交往那样,朝他拱了拱手:

    “先前承蒙提醒关于这天魔祭的事情,多谢了。不知贵方是否还有更多的消息可以告知?”

    黄昶态度很好,不过狮子精却不吃这套——人类与妖族交战多年,可不是随便说一句多谢就能糊弄过去。那狮子精面露警惕之,摇头道:

    “我们所知道的,也都是从那边山洞里而来,来龙去脉,你们不是看到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