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六十八 遗迹(一)
    慕吴二人自是一愣,人类与妖族历经千年血战,相互之间都达到“食其肉寝其皮”的地步了,哪儿是你说不打就不打的?

    不过那狮子精也没等他们回应,而是忽然间口吐人言,开口大笑道:

    “你们这几个,倒比先前那批要强,昆仑山果然还是有些人才的……这样一来人族也算有资格参加天魔祭了。眼下且不必白费力气,等到了祭台之上,咱们再决胜负罢。”

    说完这句话,它便拨转过牛头,牛屁股一摇一摆的扬长而去。这边慕容英和吴大牛都有些愣,倒不是没想到它能够说人话会说人语的妖怪并不稀奇,达到法元期,脱胎换骨之后的妖精都能做到。就是法元之前,处于化形阶段的炼气小妖,只要化去了喉中横骨,再费些心力一样可以学得人语。

    只是对于化形期的妖怪来说,这方面的改变并非当务之急。除非是生活在人类社会中的小妖,才需要尽早学会人类语言以便于交流。而九连山的妖族多学一门“外语”意义并不大,所以黄昶他们先前遇到的九连山妖族大都不会说人话,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眼下这头狮子精既然能说人语,说明它的化形阶段快要完成了。但只要没有彻底完成化形,就都只是炼气阶段,与黄昶吴大牛他们并没有质的差别,彼此间的实力差距依然可以靠装备等外物弥补,昆仑山弟子对此毫不畏惧。

    但让慕容英吴大牛,包括后面的黄昶金荣等人感到疑惑的,却是狮子精主动提起的那个名词所谓的“天魔祭祀”是个什么玩意儿?那狮子精如此一本正经说出来,想来不会是随口瞎扯的,可如果这个概念当真存在,他们昆仑山怎么一点相关消息都没有?

    “这个么,便是我们在符信中所说的‘古怪现象’。”

    不久之后,在黄昶和公冶乾等人面前,文白二人稍稍为他们解除了一部分疑惑。但也只是一部分,更多情况,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所以才要召集大伙儿一起来探索么。

    按照文青和白鸿远所说,他们先前一路向西,除了那头狮子精带来些麻烦外,其它却也没现什么异常。与东南北三个方向一样,在这方天地之中既没有树木丛林,也没有江河径流。事实上,这里除了下大雨的时候地表会有些积水潭之外,平时连个小水坑都看不见。也不知道天上落下的那些雨水从何而来,在渗入地下后又去到何方。

    如此荒僻的地方,除了外来的人和动物外,应该不会有本地土生土长的动物,当然更不可能有文明存在他们原先一直是这么认为的。直到某一日,现那头红队先前遭遇过的巫族蛮人忽然在西区出现。

    巫蛮躯体价值很高,先前红队又捕杀失败。无论出于利益考虑还是面子问题,文白二人当然都想着要把它拿下来。只是之前有豹子精骚扰,现在又有狮子精在附近转悠,他们只是一直小心翼翼远远跟着,不敢再随意轻举妄动。

    这头巫蛮前进的方向非常明确,似乎是冲着什么目标去的。对于背后跟着人似乎也不甚在意,青白二队跟了几天,却现它来到了一座颇为隐秘的小山谷之中,而在山谷最里面的位置,他们意外现了一座类似于地宫入口的高大门户。

    这里面竟然也会有人工遗迹?那是何人所留,又是为何而建造?诸如此类的疑问当然立即充满了青白二队所有成员的胸臆,但他们暂时还无法进入遗迹探查,因为那头巫蛮在门户外面停了下来,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文青和白鸿远原本打算想法子将其驱赶开或是干脆杀掉,但很快那狮子精却也摸到了地方,而且它还先动手驱赶起人族修士来。山谷中地势狭小,挥不出人数优势,青白二队不敌只能退出,不过在交战中那狮子精倒是提过一嘴,说你们实力太差,没资格参加祭祀。

    文白二人被赶出来后心头自是不忿,关键是那遗迹以及所谓“祭祀”到底是什么?这是一定要打探个明白的。所以才出符信,把昆仑派在这处空间中的力量全都召集过来,现在倒要看看实力够是不够!

    听文白二人介绍过大致情况,黄昶与公冶乾对视一眼,面对黄昶询问的目光,明白他意思的公冶乾却率先摇摇头:

    “别不知道那‘天魔祭祀’是个什么玩意儿,战令堂中并没有相关记录。至少我被派进来时没得到这方面的信息。”

    “哦?连战令堂都没有相关信息吗?”

    黄昶抱臂沉思道,西昆仑乃是天下仙门之,在信息和情报方面向来都具备极大的优势,但却居然对这神秘空间中的“天魔祭祀”一无所知?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当然了,以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昆仑山的记录也不可能处处俱全。如果这是一处新出现的神秘地点倒也罢了,可从那巫蛮的动作和狮子精的言语来看,南蛮巫族和九连山妖族都是知道缘由的,可偏偏他们人族西昆仑不知道?这哪儿行!

    “此事奇诡,定是要探个分明的。只是三十日期限将至,我们也不知道此后还需要多少时间,总得先派个人出谷去向宗门说明情况,将此事禀明。”

    黄昶的目光在四队人中间转了一圈,最后落到白队一位胡姓修士身上他就是先前与另一位‘刘师兄’双战狮子精,结果落得一死一伤的那位伤者。不过人族修士向来最善于借助身外之力,死了那叫没办法,只要当场没死,事后靠着丹药和功法的力量总是能恢复过来的。

    这位胡师兄当时受伤虽重,却并非肢体伤残,休养一段时间后倒也恢复了大半战力,便没急着退出,仍然在此坚持战斗。当然在这里面调养肯定比不上外面,他的伤势也没有完全恢复,平时无碍,若遇到强敌肯定还是有些影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