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六十六 金毛狮将(一)
    同样作为快要完全化形了的炼气后期妖怪,这头狮子精也是除了脑袋之外其余部分皆为人形。而且它和人类武将一样穿着全身甲胄,坐下骑着一头金角蛮牛,手中持一口九环泼风大刀……黄昶先前见到的什么“虎先锋”,“豹将军”之类都是徒有其名,唯独这位,非但自己装备豪华,身后还跟着一群妖兵兽族,打着旗帜长幡,虽然数量并不很多,却也完完全全就是一副统帅千军万马的军队统帅模样。

    “我靠,狮子精啊!”

    和文,白,公冶等人并肩站在一起,黄昶看到对面那头威风凛凛的狮子妖后,也不由得暗暗吸一口气。

    狮子精在九连山体系中的地位很特殊。因为九连山的老祖宗,元婴级老妖“九灵元圣”祖师爷,其本体便是一只九头狮子。那位九灵元圣颇有同情心,据说当年就是因为不忍见妖族被人类驱赶,流离失所,以力汇聚天下九条灵脉成山,方才有了所有陆地妖族的大本营九连山。

    而除了对妖族整体照拂外,九灵元圣对同族后辈又要更关注些。有些时候,九连山的狮子精能得到他的特殊关照,比如于梦中得传功法,一夜之间实力大进之类的奇迹偶有发生。当然绝对数量并不多,迄今为止好像听说只有六头狮子得到了这样的好运气,但这并不妨碍九连山所有狮子精怪都自称为是九灵元圣的徒子徒孙而且这也确实有一定可能会成为现实。

    这就导致狮子类精怪在九连山素来很强势,如果按照黄昶前世里,网络论坛中的说法,九连山的狮子精都是“姓赵的”。无论在境界还是装备方面,往往都要比同等境界的其它种类妖精更有优势。包括九连山的八大妖王之中,也要以号为移山大圣的青狮王地位最高。

    “就是这家伙,号称是狮驼岭的巡山大将。实力确实不凡,最初相遇时刘师弟和胡师弟两人双战于它,结果却是一死一伤。后来我和文师兄联手一起上,也勉强只能打个平手。”

    看着对面那头金盔金甲的金毛狮子,白鸿远恨恨道这种境界既高,装备亦好的同阶强者堪称修仙界中的“高富帅”,平时难以遇到,可碰上一个那就够受的。

    以往在穷鬼散修,山妖野怪面前,经常是他们昆仑山弟子扮演这个角色,但这天下毕竟不是只有他们昆仑山才得天独厚,号称“九连山中第一峰”的狮驼岭,却也拥有昆仑山在人类宗派中类似的地位。这头金毛狮子既然是移山大圣青狮王的部下,没准儿还有点亲缘关系,那堆出来一个顶尖高手加满身极品装备也就不稀奇了。

    黄昶一听,这果然是出自狮驼岭的妖怪,立即便理解了先前为何集两队之力也收拾不了对方。再看看对方那副鼻孔朝天,傲气十足的架势,这还是文青所谓“老实了一些”以后的态度?那它先前得有多狂啊。

    不过既然当面遇到了,那总得碰上一碰,掂量掂量其实力再说。自来两强相遇,肯定是先刚正面,正面干不过了,才考虑种种阴谋诡计。黄昶他们这支队伍迄今一直顺风顺水,最大的优势不是智慧过人,而是他们正面硬实力比人家强,每每逼得别人去想歪门邪道,自己却不必搞“曲线救国”。

    这会儿当然也先冲上去干上一场,试试对方的成色再决定后话。看着对面那头傲气冲天的狮子精,黄昶转头朝吴大牛一笑:

    “大牛,你和慕容先上去见识见识?”

    吴大牛和慕容英均默默点头,各自运功准备。旁边金荣眼中也显出跃跃欲试之色,举起刀盾想要跟上去,不过黄昶却朝他摇了摇头。

    那狮子精只是骄傲,却不是傻的。先前文白二人联手与它对战而不能取胜,那这边再派两个人出去跟它打,应该还会应战。但如果一下子上去三四个人围攻,那人家背后可也是有一帮子小弟的,凭啥被你轻易围殴啊?

    见吴大牛与慕容英二人上前,白鸿远倒是叮嘱了一句:

    “两位师弟小心,那厮手中泼风刀着实厉害,一般符兵符盾都挡不住。先前刘师弟就是一时不防,被它连人带兵器一起砍成两段了。”

    吴大牛点点头,晃了晃手中石柱,脸上隐隐带着一丝笑容他的黑石柱子可是金丹真人本命法宝的残余,对方手中那口刀再怎么厉害,总不可能有元婴强者的破坏力吧?

    看到这边只走出两个人,并摆出了邀战态势,对面那头狮子精果然微微一笑,骑着蛮牛主动迎了上来。他座下那头牛至少也有炼气中期的修为,因此昆仑山这边派出两人与其相斗并不算占它便宜。

    双方语言不通,自也没什么骂战斗口之类战前把戏,只是各自相向而行。那狮子精一边缓缓走近,手中长刀斜斜举起,同时催动座下蛮牛慢慢加速。而吴大牛的动作也差不多,就好像他平时冲墙头那样,双手抓着石柱上的两枚金环,脚下速度也在渐渐加快……并且越来越快,直至变成最后的全力狂奔。

    眼见吴大牛不躲不闪的,闷头摆出一副要跟自己座下巨牛正面相撞的架势,那头狮子精眼中倒是显出一丝异色人类修士素不以力量见长,不是佛门禅修,却敢跟自己正面硬顶的道士,以前倒还真没见过。

    不过它手上的动作并未变化,仍然是采取原来战略作为骑将,出手第一招往往也是最威猛的大招,能不能挡住便直接决定了对手的生死。当它距离目标还有十丈左右距离时,只听狮子精张口一声咆哮,手中长刀挥动,瞬时间一道金色锋芒从刀刃上绘出,仿佛光墙般朝着吴大牛疾射而去。

    “哞哞!”

    在发动刀芒攻击的同时,狮子精座下金角蛮牛亦是纵身跃起,以头上那对金角对准敌人胸膛,犹如小山似的庞大躯体径直撞了上去。而骑在牛背上的狮子精则再度以长刀斜放,只等蛮牛跳到对方身边,便一刀削下对手的首级如果对手还没被刀芒分尸,或是被蛮牛撞死的话,它这一刀便是最后的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