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六十五 会合
    这一日,在回程路上顺手又干掉一支妖族小分队后,黄昶和公冶乾再一次谈起此事。

    按黄昶的想法,这么久还没消息,他应该要带队去接应一下了,至少也该发一只符鸟了解下情况。但公冶乾却不这么认为,他们战令堂的规矩是各司其职,每个人干好自己的事情最重要。

    既然通往九连山的空间通道是在这一带北面区域,那西面之敌的力量应该不会很强。文青,白鸿远二人所率人手并不比这边少,战力也并不比红黄二队差。在这里面也许有人能击败他们,但绝不可能让他们连个求救信号都发不出。既然到现在都没消息,那应该就是没事。这边也没必要杞人忧天,就照正常步骤行事即可。

    两人意见不一,也不好说谁对谁错公冶乾长期作为战令堂基层成员,忠实执行上官指令才是他最习惯的做法。而黄昶无论前世今生却都没有甘做螺丝钉的觉悟,总习惯于将自己代入到指挥者的角色,随时都希望能掌控全局。

    眼下这种状况,黄昶觉得自己既然担当临时指挥,自然有统御全局之责。但公冶乾却并不这么看真正的军队可没这么散漫的,指挥权也不会那么随意指定。然而修仙者毕竟跟凡人不同,大多数修仙者都不习惯听令于人。昆仑山这次派进来的四队人,实际上也只要求他们各自为战就行了,并没有什么彼此间呼应配合的要求。

    就是洪成勇担任队长的时候也并不能真正指挥其余三队。包括黄昶他们几个人,先前难道严格遵循了洪师兄的指令么?

    如今换了指挥,虽然公冶乾个人可以带领红队对黄昶表示尊重和服从,但灰衣弟子文青就很明显的表露出了不在意的态度,而和他同样身份的白鸿远多半也是同样想法。昆仑自家人都如此,那些散修更不用说所以黄昶想要统合众人之力的念头本就是空中楼阁。

    只是这些话他却不好明说,而且黄昶心里也未必不明白,只是出于年轻人的傲气才“知其不可而为之”,纯粹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罢了。

    这种出于观念上的分歧不是靠交流能解决的。好在不久之后,他们收到了文白二人共同发来的符信,文青和白鸿远终究还是向这里发出了协助请求。

    当然在符信中并没有明说要求援,只是告知说他们那边的妖族并非一盘散沙,而是被某个强者统合起来了,形成一支堪称军队的强兵,先前白队单独面对时根本打不过,队伍里还出现了伤亡。

    幸亏青队及时赶到,并挽回了败局,但以青白二队的实力也仍不能轻易将其拿下,只一直在与其周旋。如果光是这样,那两名心高气傲的领队倒也不至于发信过来。作为灰衣弟子,他们恐怕比战令堂更不能接受一个蓝衣弟子的指派。宁肯多花些时间精力,也要独立解决。

    然而不久之前,上次红队击杀未果的那头巫族蛮人也出现在空间西区一带,而最近几天他们更新发现了一些古怪现象。这样一来,光靠青白二队自己的力量就很难应付了,所以文青和白鸿远才联名发了符信,希望能集四队之力一起处理。

    “古怪现象?”

    也许是因为担心被中途拦截,符信中并没有具体说明是什么,不过既然文白二人觉得集结四队之力能解决,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古怪到危险巨大的事情若真是应付不过来的大麻烦,就是直接通知撤出了。这一点在进入时便早有预案,西昆仑的门人弟子可不是炮灰消耗品,

    有了这封符信,黄昶与公冶乾的争论当然告一段落,两队人一起朝那边赶过去。这一路上就比较安静了他们进来“清场”的效果已经显现出来。如今在这处空间里,妖族可不敢再大模大样公开行动了。除了少部分实力强悍,善于隐匿,或是擅长逃跑的,其余妖族基本被消灭干净。

    而那些进来展开各种探索的人族散修们,也终于可以在这比较安全的环境执行任务了。除了昆仑山那边派进来的修士外,黄昶他们还看到了一些陌生人,应该是从其它空间通道进入的。但由于时间紧迫,他们并没有停留下来寻求与对方交流的机会。而他们这一大群人用符法快速移动,陌生修士哪怕同为人族,看见后的第一反应肯定也是先避开点,而不太可能主动凑过来的。

    对于修仙者来说,这个世界还是很危险的,无论是面对人还是妖。

    …………

    两天以后,他们赶到了青白二队所在的西区,并成功与文青和白鸿远碰头。文青倒也罢了,那位才半个月没见的白师兄可着实让黄昶吃了一惊这位白师兄仪表堂堂,平素里很重视对姿容的修饰,至少在黄昶与他接触的那段时间里,每天见面都是一丝不苟,整洁干净的。

    但如今的白鸿远却是满脸胡子拉碴,头上脸上遍布尘灰,衣衫也破损的不象样子。搞得黄昶一开始都差点没认出他来。

    “师兄,西区这边形势有这么糟糕吗?”

    黄昶自是纳闷,这里面没水源,要说每天梳洗确实不现实。但作为修士,搞搞个人卫生还是很容易的。连他们身上沾染了那么恶心的臭味,不也设法清除掉了光用沙土就能做到。

    白鸿远闻言却是一声苦笑:

    “师弟啊,要是你每天都得跟人打个三五场,那你也肯定没空整理仪容的。”

    “战斗这么频繁?对手很强势吗?”

    “彼此彼此,我们给对方施加的压力也不小。那头狮子精先前可是傲气得紧,最近却也老实些了。”

    文青在旁边补充道,黄昶还是有些不解。不过很快,他就亲眼看到了那个以一己之力,将文白二人,乃至于两人率领的小队都给压制住的妖族强者。

    那是一头狮子精,一头金色鬃毛光鲜亮丽,神情倨傲,雄壮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