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六十三 竞争
    “……所以你就在那里面混杂了毒药?”

    公冶乾还以为找出原因了,但黄昶却摇摇头:

    “没有,猫类疑心病都很重,对方就算一时忍耐不住诱惑,对于我们留下的东西终究抱着非常大的戒心。那里面若是有任何对它不利的东西,我想它一定能辨识出来。”

    “确实,妖族的感官比我们灵敏许多,对它们用毒向来很难成功。”

    公冶乾点头道,而黄昶又道:

    “猫薄荷本身就可以让它比正常情况下兴奋,而我又利用找到的那几根毛发,施展了一些魇镇之术同样不追求直接杀伤,只要让其主人更加的心烦意乱,不能静心即可。”

    “呵呵,只是这种程度的骚扰的话,那确实很容易成功……但你怎么辩认出那些毛发的归属呢?”

    “并没有辨认,我只是把所有找到的毛发都给用上了。”

    黄昶用一种理所当然的态度回答道,公冶乾转头看了他半晌,终于哈哈大笑:

    难怪能以蓝衣弟子的身份,却被宗门指定为第二顺位指挥黄师弟,我现在服你了。”

    黄昶却苦笑了一下:

    “可惜还是功亏一篑。”

    “嘿嘿,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就是我们这些人也难免会犯错误呢,想当初我刚刚加入战令堂的时候,可是被几位师兄嘲笑的连头都抬不起来……”

    在接受了黄昶的能力,或者说认可了黄队这几名蓝衣弟子有资格成为他们一员后,公冶乾他们一下子变得热络起来。原本红队几人跟黄昶慕容英等人交流时虽然颇为客气,但也始终保持着一种疏离。而现在,他们的态度却以截然不同。别的不说,至少“分头行动”这种话,是再也不提了。

    …………

    一天以后,某座妖族搭建的简陋哨塔外。

    那是一座只是用石块和泥土胡乱垒成,看起来随时都有崩塌可能的简陋构筑。但在这没有木材,水源也极少的环境中能修建起来已经挺不容易了。金荣远远看着那玩意儿,低声笑道:

    “攻打这玩意儿还需要四名战令堂高手一起上?大牛师兄上去一脚就能踹倒了吧!”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这是夏侯首座提倡的风格。战令堂上下只是遵行而已。”

    而身为剑修,将来“毕业”以后基本预定就是去战令堂担任执事的慕容英却比较了解内情,故此他并不象金荣那样轻视,反而仔细观察着,注意学习对方的行动模式。

    眼下他们已经进入到尚未清理过的区域,这一带似乎是妖族控制的核心区,各种营地哨塔甚多,看来妖族在这里面已经进入到大规模占地盘的阶段了。

    对于妖族来说那些哨塔似乎是某种“主权”的象征,每建立一个意味着控制了一块地盘。而他们这些人族修士的职责,当然就是把这些未经允许的违章建筑连同里面的钉子户一起拆掉。

    不过黄队四人此刻正处于“看戏”模式红队四人先出手,也算是给蓝衣师弟们做个榜样。同时也隐隐有比试之意双方约定:下一处便是由黄队负责。

    只见公冶乾几人猫着腰,低着头,借助地形,在山石土坡之间飞速移动,不一会儿便溜到了哨塔下面。然后两人一组,互相搭着手,犹如猿猴般轻松攀上墙垣。

    也不知公冶乾用了什么手段,手指一点,那上面唯一的一名守卫便无声无息瘫软在地。然后留一人在外警戒,另外三个钻了进去……从里面传来一阵打斗声音,仅仅片刻之后,三人又鱼贯而出,朝黄昶这边作了个“结束”的手势。总共用时不过数十息,当真是干净利落。

    “不愧是战令堂的师兄,活儿干得漂亮!”

    当几人再碰头时,黄队这边几人当然不会吝惜溢美之词。公冶乾却摇头微笑道:

    “这要取决于里面的对手实力如何……不过窝在这种地方充当守卫的,多半也不会有什么高手,通常一两个人也足够对付了,人多么更稳妥一些。”

    几人说笑几句,收拾完现场之后便继续向前在确认过公冶乾他们并不打算搜罗尸体之后,黄昶依然是把那些小妖的躯体全装了起来。反正经过前段时间的清理,他的存储空间又空出来许多。

    不久之后他们又遇到了另一处妖族哨塔,于是这回便轮到黄队上场了。

    “我们干得一定要比他们更快!”

    金荣首先做出宣言,慕容英对此也挺有自信的。而黄昶对此也抱有同感。但因为红队那几位同门就在附近不远处观战,他不想因为疏漏而再丢一次脸,所以依然小心翼翼的放出神识仔细把那里面“扫”了一遍,方才点头道:

    “守卫不多,就三个,且都只有前期修为。两个在塔楼里睡觉,另一个在塔顶上发呆……只是个小场面,咱们就用一号战术吧。”

    另外三人一声应和,随即便各自行动起来。说起来这还是他们跟红队合流以后首次联合行动,当然希望能把活儿做得干净漂亮用他们最擅长的方式。

    这种突然袭击一般来说最好隐匿行动,但偏偏吴大牛的身材和作战方式是怎么也不可能“隐蔽”得起来的,于是干脆采取一号战术也就是正面强突。

    于是片刻之后,不远处观战的公冶乾等人便惊异看到黄队那四位竟然不躲不闪,而且每人都给自己施加了一个小清风符,就这么直不隆统的朝着对方哨塔直冲过去。

    吴大牛空着手一马当先,金荣和慕容英在左右两边策应,而黄昶则手持弓箭稍稍拖后一点,四个人倒是摆出了一个标准的菱形战阵队列。但这种阵型通常是在野战之中,和对方部队面对面冲击时所用。对固定哨塔用这个好像没啥意思难道他们还打算直接把塔楼冲塌不成?

    塔楼上的守卫,一只看起来像是某种猿类的生物大约也是这么想的。它先是目瞪口呆看了吴大牛片刻,好像不太相信会有这么蠢的人,想用身体来撞击大石块?然后便嘻嘻哈哈笑起来,甚至转过身,用力拍打着自己的红屁股,嘲笑着对方的不自量力。

    直到它看见吴大牛手中忽然多了一根又黑又粗的大石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