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六十 一念生死
    好在眼下总算是把那个偷袭者解决掉了。 吴大牛这震魂钟激发起来,正常情况下对里面是不会有影响的。但这也看实际需要如果主人刻意逆运法诀,那震魂钟的音波杀伤之力也可以只向其内部激发。

    而且由于这里面只有小小一个封闭空间,避无可避,躲无可躲,高频音波反复叠加震荡起来,那杀伤力将会被增幅到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就算是真正的法元仙师,一旦被这震魂钟罩住,若不能及时逃脱的话,照样会有性命之忧。所以才说有了这件上品法器就能跟法元叫板了。

    费了那么大功夫,这头豹子精算是被黄昶他们捏在手里了,生死存亡,俱在他们的一念之间。

    “怎么样?就这样干掉它,还是……?”

    黄昶刻意留了个话题尾巴,一旦涉及到有关灵石的事情,他的头脑立马无比活跃起来上次卖了一具后期虎妖的尸体,一家伙就赚了两千多。这头豹子精同样是半化形境界,拿出去卖价格肯定也不低。

    但这只是一具尸体的价钱,只能作为修仙资源或者炼体药材使用而已。而如果是一头活着的后期妖兽,在人类修士手中所能发挥的作用可就更大了。哪怕在西昆仑宗门之中,上缴妖兽尸体和俘获活着的妖怪,门功奖励也完全是两个概念。

    在黄昶的带动下,他们这个小队如今都颇有“经济头脑”了,金荣首先就表示了赞同之意:

    “没错,若是能抓个活着的后期妖怪回去!哪怕奖励的门功大概就又能换一件法器了……若是要灵石的话,镐京城就在附近,我们还可以继续找锦绣阁合作!”

    看来上一次的收益让他很满意,而慕容英在略略考虑了片刻后,也点头微笑道:

    “洪师兄被它砍了一条胳膊,而你出手却能将其生擒活捉文,白,公冶几位师兄想来不至于再跟咱们摆前辈架子了罢?”

    金荣和慕容英都通过,但归根结底,这头豹子精是吴大牛出手拿下的,所以黄昶一边施展木系功法帮他治疗伤口,一边笑咪咪看着他,等待他的回应。

    而吴大牛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费心,只耸耸肩说了一句“你们定就好”,便不再发表意见了。

    于是豹子精的命运就这样被确定下来能活,但今后的日子恐怕不太好过。不过这就不关卖家的事情了。

    商议既定,也不耽搁,几人很快便聚集到震魂钟旁边。黄昶先把耳朵贴在钟壁上倾听了一阵,但里面静悄悄的啥动静也没有。

    “大牛,开始吧。”

    虽然决定将其生擒,但总不可能让那家伙活蹦乱跳的出来。首先让吴大牛给它点厉害尝尝,弄到半死不活才好抓么。

    吴大牛竖起手掌,口中低声念诵了几句法诀,黄昶等人立即感受到从震魂钟上散发出一阵阵强大的波动,但那仅是在神识之中的感应,他们的耳朵里却一点声音都听不见。

    但在里面的感受显然完全不同,黄昶等人即使站在钟外,也可以隐约听到从里面传来疯狂的挣扎踢打之声,又有什么东西在“梆梆梆”的拚命敲打钟壁。当然这一切都毫无作用,大钟依然在有规律的嗡嗡颤动,自行激发出一道道音波,震慑着其中之敌。

    一轮震慑之后,黄昶再次把耳朵贴在钟壁上听了听,隐约听到里面好像还有挣扎抓挠的动静,于是他朝吴大牛点点头。

    “再来一次。”

    “差不多了吧,别把它弄死可就不值钱了。”

    金荣当然不会对个妖精发善心,他只是担心着自己的那份小钱钱。不过黄昶在这方面还是比较谨慎,在他的要求下,吴大牛又激发了一次震魂钟。于是里头又稀里哗啦的闹腾了一阵,但这回声势小了很多。

    觉得火候差不多了,黄昶让吴大牛把大钟升起一点,拍了拍钟璧,朝那缝隙中喊道:

    “不管你能不能听懂,要想活命的话,就老老实实投降!否则,我们也可以光带一张豹子皮出去!”

    大钟里头寂静无声,过了片刻,却听到下面传来唏唏簌簌一阵响。黄昶低头一看,乐了那对爪刃被从大钟与地面的小小缝隙中推送了出来,这显然是非常明确的屈服之意。

    于是他先让大伙儿做好准备,然后才让吴大牛缓缓抬起了震魂钟。随着大钟渐渐升起,再度被四人包围起来的那头豹子精也慢慢现出了身形打到现在,他们都还没真正能仔细看看这个对手。

    不过眼下这头豹子精的形象绝对跟它平时截然不同,那可真是狼狈到极点了:全身上下毛发蓬乱无比,从眼耳口鼻之中都渗出道道血丝。而先前最让黄昶等人感觉头痛的那种灵活敏捷更是全然不见,即使在震魂钟升起以后也还是呆头呆脑的坐在那里,对于眼前正朝它瞄准的几件兵器,以及一口在盘旋在它头顶上的飞剑统统视而不见,或者说,根本就没精神去注意了。

    “可怜的家伙,看来是真吃到苦头了。”

    黄昶忍不住轻笑一声,这让他想起上辈子同学家里养的一只调皮猫咪,悄悄溜进洗衣机玩不算,还不知怎得启动了机器,幸好没放水只是空转,但被拎出来时差不多也是这副表情。

    心底略有了些恻隐之心,但他手上动作却不慢手指轻轻一弹,一粒青藤种子便飞出去,落在对方脚下,并迅速生长起来,长出来一条细长而坚韧的青藤,将那豹子精牢牢捆绑起来。

    直到这时候黄昶终于彻底放下心,才让吴大牛将震魂钟完全收起。而随着那件强悍法宝重新化作一只小铃铛飞回到吴大牛腰间,那头豹子精的精神好像又回来了一点,它居然抬起头,朝着黄昶吐了吐舌头。

    “嗯?”

    还没等黄昶感觉奇怪,却见那豹子精又翻起一只爪子它的四肢都被绑住了,但脚掌倒还能动弹。此时在它掌心中,赫然出现了一粒土黄色的圆珠状物体。而随着豹子精掌心一翻,那粒珠状物便朝着地面上滚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