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五十七 诱敌(三)
    金荣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有那么神奇么?我看那里头只是记载了一些从妖怪口中审问出来的消息……说起来,公冶师兄是怎么审问那些低级妖怪的?难道他也善用搜魂之术?”

    黄昶摇摇头:

    “公冶师兄的家族里有一项祖传天赋:能听懂鸟兽之语。就算是那些仍然没有脱离野兽习性的小妖,他也能与其交流,所以才会被派进来协助洪师兄的。”

    “哈,还有这种天赋?那他打听到的消息想来应该很多了?可我怎么觉着那块玉简中没什么有用内容?”

    “资讯内容不算少,但妖族的思想往往不象我们这么有条理,就算愿意招供也多半是乱七八糟,想到什么说什么。杂乱得很,需要仔细分析,慢慢思量,综合起来考虑,所以才比较费时间。”

    黄昶从容道,于是金荣点点头:

    “好吧,那到时候有什么疑惑都直接问你了,倒也简单明了。”

    “哈?你自己就完全不动脑子的?”

    黄昶心说刚刚才觉得你成熟了些,没想到还是个莽汉。不由在嘴上嘲笑了他几句,但金荣则再次撇了撇嘴:

    “我又不像你,看了一肚子书,还整天想这想那的……现在不便多聊,还是安心值夜吧,若是一不小心让对手偷袭成功了,那可麻烦。”

    于是黄昶便不再说话了,其实他并不很担心这一两天中会遭遇偷袭。那头豹子精既然有极佳的耐性,就肯定不会轻易出手。纵使被激怒肯定也要先观察几天,确定并无其它危险才会出动,在这头几天中反而是最安全的。

    不过既然金荣这么认真负责,那他当然也不会泼冷水。此后两人各自承担了一段时间的警戒,到后半夜时再换上慕容英和吴大牛,一晚上安安静静,并无任何异象。

    …………

    之后的两日也是如此,他们的行动速度始终保持一日百馀里左右,走一段路就休息。不快也不慢,一切按部就班,就仿佛那暗中的威胁完全不存在。这让前头红队那几人颇不耐烦——他们觉得这一路上都已被“清理”过一遍,就不应该在这条回头路上浪费太多时间了。早点冲到前头,继续完成未尽的探索任务才是正经。

    然而黄昶不为所动,依然坚持要以“正常速度”行动。既然他是指挥,红队几人只能配合。于是只得耐心看着他每天把许多时间花在处理猎物,整理物资上,每天又是剥皮又是烤肉的,搞得所行之处腥气冲天,简直就是在向这里面所有嗅觉灵敏的妖兽同时宣战。

    这一路上他们还经过了几处颇为简陋的哨卡和营寨废墟,按公冶乾的说法,都是妖族已经建立起来的简易基地,被他们先前尽数破坏掉,里面的值守成员自然也尽数杀光。只是如今再去看时,本来仓促间丢弃下的尸体都已不见,想来是被捡拾走了——路过的散修,或者妖族本身,都有可能。

    但黄昶每经过一处废墟时,依然仔细查验其中一切,甚至连打斗痕迹都一一检视过,搞得公冶乾等人大感不耐,说你想知道战斗过程,咱们直接告诉你不就行了!反正都是用玉简通过神魂感应交流,跟自己亲眼目睹也没啥两样。

    但黄昶即使看过了公冶乾等人提供的玉简,却仍然仔仔细细查验着每一处发生过战斗的场所,这可真让红队几人不高兴了,于是公冶乾直接找到他,说黄师弟你们既然这么谨慎小心。那咱们也没必要始终绑在一起,我们红队先行一步,你们后面慢慢跟来就是。

    面对前辈师兄的怒气,黄昶却镇定依然,只是从容拿出一张符纸片,上面粘贴着几根动物毛发,展示给公冶乾看。

    “这是什么?”

    公冶乾自然不解,黄昶笑了笑:

    “猫,虎,或者是豹子的毛——是从先前那些战斗之处搜集到的。”

    “那又如何?我们和妖族作战,一战下来皮毛血肉满天飞,这一点不稀奇啊。”

    公冶乾依然不解,黄昶则解释道:

    “在这几根毛发找到的地点,根据公冶师兄你们的记录,对付的全都并非虎豹之类。而且数量极少,只这么一两根,显然不是在战斗中掉落的。”

    公冶乾顿时有所领悟,眯起了眼睛:

    “你觉得这是那头豹子精留下的?它也来勘测过我们的战场?”

    “也有可能是其它野兽或者妖精来过,不过如果换了我的话,在向目标发起攻击之前,肯定要尽量了解对手的擅长与弱点——在战斗中是最容易暴露这些信息的。对目标之前的战场肯定要去看一看。”

    黄昶在那张符纸上点了点:

    “但是这里面似乎有好几种不同动物的毛发,我对于妖族不太了解,所以暂时还无法确认哪一根才是那头豹子精的。”

    见黄昶确实有所准备,公冶乾也收敛起怒气,正儿八经与他讨论起来:

    “我们倒是与那豹子精有过交手,可惜当时匆匆忙忙,又要顾着洪师兄的安危,将其赶走之后本身也急着撤离,没想到要收集一些遗留物……不过就算能找出它的毛发,恐怕也很难利用法术追踪吧?即使是那些改良过的邪派法术……”

    说到这里时,公冶乾低头略略思索片刻,依然摇头:

    “好像也没什么管用的。如果是境界远低于我们的凡人或者野兽还能试试。那家伙却是个后期,本身境界比我们还高,指望通过几根脱落毛发对它施行邪门道法,被反噬的可能性太大了。”

    战令堂成员行事,素来以实用为第一,对于昆仑派吸纳自其它门派的各种正道邪道手段都极为精通,公冶乾既然这么说,肯定是确信邪派手法行不通。

    但黄昶却不这么认为,轻笑道

    “光靠一两根毛发不行,但如果加上其它辅助手段呢?”

    公冶乾双目一闪:

    “你还有其它手段?”

    黄昶小心翼翼将那张符纸收起来,淡然微笑道:

    “师兄该不会以为我这段时间一直慢吞吞行动,当真就是为了舍不得那些猎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