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五十六 诱敌(二)
    “骄傲,他们都很骄傲!”

    这句话反而是出自慕容英之口,大约因为他自己也是个很骄傲的人,在这方面比较敏感,却更能够感受到别人的傲气。

    而黄昶也嘿嘿的笑起来:

    “没错,骄傲,或者说狂妄有能耐的人脾气自然大。咱们人类如此,妖族想必也不例外。那头豹子精既然身躯已化作人形,毫无疑问就是跟我们上次碰到的老虎精一样,也达到后期境界的高手了。它有境界,有耐性,还很有智慧头脑那么我们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它在心性上还有些不足之处了。”

    “……你这是在故意激怒它?”

    “称作‘挑战’也许更合适你瞧,咱也不搞什么鬼鬼祟祟的勾当,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行动一如往常,就当你不存在。你要有能耐就出来干一场,没能耐趁早滚蛋这便是我想要传达给它的意思,它应该能理解。至于怎么应对么……嘿嘿,就要取决于那头豹子精的心性了。”

    慕容英终于理解了黄昶的策略,但还是没什么信心:

    “如果仍然激不出来呢?”

    黄昶颇为狡诈的笑了笑:

    “那就希望另一招能见效吧它是头豹子精,本性应该与猫有些相似。”

    “那又如何?”

    连吴大牛都好奇的凑了过来,但黄昶这回却卖了个关子,不肯细说了。

    “这招不一定管用,是属于备用的策略,暂时没必要多说。若真有效再跟你们详细解释。”

    “切,师兄又在故弄玄虚。”金荣撇了撇嘴道,“若还是不行呢?”

    这回黄昶耸耸肩,两手一摊:

    “那就没办法了,说明这头豹子精在性格上也没破绽,各方面都近乎于完美,是个无懈可击的对手。如果真这样,那咱们也只有自认倒霉,任它自己选择最合适的机会下手,然后和红队一样,靠装备和实力硬抗先前它几次偷袭都被红队挡住,想来正面攻坚能力还是有限,咱们也应该能扛得住。”

    见黄昶很坦率的承认自己并非算无遗策,倒是让三位师兄弟都有些意外。不过仔细想想,还真是如此共同行动多了,他们也能看出来:黄昶在师兄弟中间虽然以足智多谋著称,但他的智慧并非什么掐指一算的神鬼之谋,而都是建立在先承认现实的基础上,咋一看似乎平平无奇,换个人也能轻易做到只要能想到这方面。

    通过在一些常人通常不会注意的小地方进行小改动,小调整,慢慢积累起来的优势。所谓“凡人的智慧”便是如此。最终有可能改变大局,也有可能变不了,但他通常都会有个备用计划,也算周到了。

    “好吧,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希望你的谋划能够成功。”

    慕容英思忖片刻,点点头接受了黄昶的策略。然后便又听他安排道:

    “虽然示之以松懈,却也不能太大意,光靠小青一个值夜不太够了,咱们四人分成两组,每组轮流值夜,大家以为如何?”

    另外三人自然都不反对,于是黄昶便安排金荣与自己一起守前半夜,慕容英和吴大牛一起守后半夜。以他们两人一组的实力,那头豹子精无论正面强攻还是背后偷袭肯定都能顶住,修仙者有个半夜时间打坐调息,也足够恢复一天消耗的体力和精神了。

    计议已定,四人便按照各自职责,该休息的休息,该呆的呆修士守夜其实跟休息差异也不大,反正都是打坐瞑息,看起来都是呆呆傻傻的。不过后者可以将精神力深入到自己体内,专心运转内息,搬行周天。而前者则必须将注意力放在四周,精神力主要集中在听觉,视觉,嗅觉以及灵觉等地方,随时准备有个风吹草动便要跳起。

    此时此刻,金荣就在老老实实的,按照一个标准修仙者的做法,全力放开自身神识,配合五感警惕着四周动静。不过他其实无须如此卖力黄昶特意把他跟自己分一队,就是因为金荣的境界在四人中最低,警戒范围最小。所以才让他与精神力最强,“雷达”探测范围最广的自己在一起,等于说是不指望他能起到多大作用的。

    金荣自己也明白这一点,但却并未因此而懈怠随着年龄渐长,他原来的那种“熊孩子”性格倒是渐渐消褪掉了,除了在火行天赋影响之下,性格脾气仍然颇为急躁暴烈外,其它各方面居然都开始慢慢向一个真正有担当的好汉子进化了。前次回家时大方出手襄助家中,如今也能竭力做好自己的分内事。不得不说,人的变化还真是难料。

    既然小伙伴这么努力,黄昶便稍微偷点儿懒。反正有人在警戒了,他就没有急着进入“人形雷达”状态,而是依然坐在那里手中那块传讯玉简,仿佛里面藏着什么了不得的信息。

    对于他这种强烈的阅读癖,小伙伴们早就见怪不怪,但金荣几次斜眼看过来,到后来终于忍不住,凑近些低声问道:

    “我说,师兄,公冶师兄给你的这块玉简中到底记了些什么啊?我看你从刚才吃饭时就盯到现在了,里面有那么多消息么?”

    修士以神念感应玉简中的信息应该极快的。除非是功法之类,需要理解学习的内容,否则一般信息资料瞬间便能读完,可比文字快得多了。

    黄昶轻轻一笑,将那块玉简反手丢给他,金荣放到额前贴了一下,很快便通读完毕,放下玉简道:

    “也没什么啊,无非是一些红队在这里面探查到的妖怪族群资料,还零零碎碎的……反正都是死敌,有个大致了解也就罢了,师兄你干嘛看这么久?”

    黄昶摇摇头:

    “因为你只是在孤立的看待这些消息本身,而没有仔细分析其背后隐藏的资料……其实从这些零碎的讯息中,可以推断出很多东西的。很多时候,我的‘妙策’正是由此中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