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三十一 踏上征途(四)
    “目前我方能够投入进去的总人数,大约是在三百左右,其中我昆仑本宗成员是一百二十余人,其余两百多则是雇佣者。但他们彼此之间缺乏配合,单独侦查或者小规模厮杀还行,要打合战的话,哪怕联合起来,其战力也远不如我宗门道兵当然了,那里面的妖族也不是什么精锐之师,同样是由几家山寨和一些无主小妖拼凑而来,也只是一伙乌合之众。”

    坐在灵虚子师叔身后,黄昶正与其他一众师兄弟们听着那位原本在此主持的刘师兄介绍情况。这位师兄胆略甚佳,虽是后期修士,先前却也亲自进入那处空间探寻了一番,只是后来发现里面妖族势大,光靠低阶部下抵挡不住,他自己又不能在里头全力发挥,这才不得不先退出来。

    出来之后,他一方面向昆仑本山报信求援,另一方面也积极考虑应对之策,以防妖族追杀出来在山谷中布置防御地形,召集附近道兵,以及发出消息雇佣散修过来,便都是他的手笔。其手段倒与黄昶先前在金阁寺所作差不多。

    如今主导权虽然移交到了灵虚子手上,但他作为对里面情况最熟悉,且一直坐镇在此的首脑,成为灵虚子副手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里面的地势,现在探明了多少?”

    在大致听刘师兄介绍了一番基本情况后,灵虚子的目光又转到墙边那张地图上。这地图也是件符器,上面细细描绘着各处地形,可以被放大缩小到一个非常夸张的比例。

    只是地图上被标注清楚的地方并不多,很多地方都是被模糊雾气遮蔽住,最多只大致标一个“疑为丘陵”,“疑为荒原”之类,还有更大区域则是一片漆黑,代表完全一无所知。

    “目前探测出去大概有七百余里,但其中可以说比较确定的,只有我们这处传送点周边五十里左右。其它地方只是用符鸟飞越,一掠而过,掌握的情况相当有限。”

    “七百余里?那也不算小了。里面可以设置稳定的传送阵么?在相应地点设置一处堡垒要塞呢?”

    灵虚子立即提出了这种可能性,和天下所有仙门宗派一样,昆仑山在遇到这类“洞天空间”之后,其第一反应也是询问能不能在里面立足。哪怕这处空间并不止一个出入口,会有其它异类进入其中,他们也必须在里面占有一处落脚点。

    人类对未知的探索,总是从一处小小基地开始的。

    对于灵虚子的问题,那位刘师兄略略考虑了一下,点头道:

    “我觉得应该可以,但那里面……我不知道是否合适派人长期驻扎。”

    “哦,为何?”

    “因为进出的空间通道很不稳定。无论我们从外面传送进去还是从里面出来,都要看时间,时间不到,传送符根本不起作用。”

    “就是说即使设立了传送阵,在使用上也有限制,只能在固定时间段出入,不能随时随地进出那空间,是这个意思么?”

    灵虚子嘿嘿一笑:

    “这不正好么,我们在外面防御起来倒简单了,不须再时刻紧盯。”

    “是的,但如果我们在里面建立了堡垒,派遣了常驻人员,遭遇到强敌攻击时外面就不能及时给予援助,里面的人也无法及时逃出。”

    这位刘师兄显然也是个相当看重部下性命的指挥者,大约是因为受到了首座夏侯炎风格的影响,如今的战令堂成员普遍都比较重视这个。灵虚子略略点头,沉吟道:

    “确实如此……但无论如何,先派人再进去探一探吧,了解清楚了才好下决断。”

    …………

    在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感之后,黄昶感觉脚掌重新踏到了地面。他立即弓下身子呈防护状态,同时祭起一面符盾护住自身,并仔细观察四周。

    周围是一大片荒地,只有碎石嶙峋,看不到任何绿色。黄昶先做了几口深呼吸,又跳一跳蹦一蹦,最终证实了那位刘师兄所说的这处空间里头的自然环境与外面没什么太大差异,包括灵气环境也差不多,只是无比的荒凉。修炼木行功法的人在这里可能会吃亏一些,因为极少草木树丛,很难吸收到木行灵气。

    不过黄昶还是主动申请进来了,与慕容英,吴大牛等人一起他四下张望了一阵子,确认那几位师兄弟以及其他同行者都没在视野范围之内。看来传送符的散布范围果然很大,难怪宗门敢一下子让几十个人直接传送进来,而不怕在里面遭遇埋伏了。

    和黄昶前世里头,伞兵降落后的第一件事一样,他们这批人传送进来以后,首要目标也是先集合黄昶抬头远眺,看了看周围大致地势,果然如先前进来过的人所言:在某方向有一座高耸山峰。他们约定好的集结点便在山峰之下。

    于是黄昶看准方向,朝那边奔跑过去。不过在出发之前他还做了一件事: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块附有符咒的布料,输入法力略略调整了一下上头颜色和花纹,使之与周边环境类似,将其披在身上充作披风,如果有必要的话随时往上一趴,便是极好的保护色。再撒上一些从六扇门那里搞来的特殊粉末后,连修士神念在远距离上都难以发现。

    在这个陌生环境里他不敢有丝毫大意,不管有没有用,反正一进来就用上了掩蔽手段。行动时当然也不敢以小清风符加速,只能靠两条腿从地面上跑过去。

    一路走,他还一路试图寻找同伴的踪迹,不过被第一批投送进来的全都是江湖老手,大部分人的谨慎程度都跟他差不多,甚至更有过之,黄昶这一路上居然连一个“自己人”都没看见。

    倒是走了半里路之后,忽然从某块岩石后面窜出一条黑影直朝他扑过来,却是一条大如牛犊的鬣犬。通红的眼睛,血盆大口中的森森白牙,以及口中流出的诞水和扑面而来腥臭气……若是寻常人恐怕直接就吓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