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二十五 师父赐宝(三)
    当然在此之前,殷商王朝能够统治天下,朝中毕竟还是有能人的,而太师闻仲便是其中最主要的顶梁柱。

    闻仲乃是在雍己时期便已入仕,历经了整个盘庚朝,并受其之托辅佐帝辛的老臣。实力强,资格老,名望高,“太师”之号当之无愧。只要有他在,殷商国祚便很难动摇。在商末大混战的前期,许多胆敢向着殷商王朝举起反叛大旗的诸侯国和仙宗门派,便是覆灭在闻仲所率大军的征讨之下。

    故此,对于那些仍然坚持战斗的人来说,“欲灭殷商,先杀闻仲”,便成了一条必须要奉行的真理。

    “阿昶,我曾带你去看过牧野之战的古战场,那是诸国联军消灭商朝军队的最后一战。但是,你要知道,真正决定了殷商命运的,却是之前的一场仙门大战西昆仑与东岐山联手,三位元婴大修士带着十余位金丹强者,在绝龙岭下围杀了殷商太师闻仲及其直属部下。这才是真正斩断了商朝支柱,断绝了他们所有希望的关键一战!”

    正是因为听说连闻仲都能被杀掉,帝辛才彻底失去信心,在牧野战败后干脆不再抵抗,自暴自弃的放弃了一切希望,情愿自焚而死。

    元婴之战,通常最多只能毁去对方的肉身,以“元婴”的逃逸速度和隐匿能力,就算作为同阶大修士的超级强者也无法捕捉到。故而在正常情况下,要想击杀一位元婴修士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在封神之战中却并非如此那是因为有封神榜的存在。

    封神榜据说乃是一件天上仙宝,是天庭发往下界招募仙官的。只要在其榜上有名,死后灵魂便会被引入天界,去天宫神庭之中为官了。说起来似乎是一件好事,可修仙界中谁都不傻死后的世界谁知道呢?宁肯以孤魂野鬼身份在这世上继续苟延残喘,也不想去天上享福的想法才是大多数。

    当然这由不得他们做主,只要在封神榜上有名之辈,无论境界多高,肉身一毁,魂魄立即会被引走,前往何处无人知晓,反正是再也不曾在这世上出现过。

    这份榜文是如何录名的也没人知道,只知道当时全天下道法高深的修士几乎都在其上。包括闻仲也是,而昆仑岐山二派正是利用这一点才“杀”了他,或者说是将其元灵魂魄恭送到天庭中为官去了。天上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但只要别再留在人间碍事就行。

    不过两派为此付出的代价仍然十分惨重西昆仑鬼圣祖师的肉身正是坏在那一战中,当时几乎是与闻仲同归于尽的。好在封神榜毕竟是掌握在自己人手中,有能人高手悄悄蒙蔽了天机,于是鬼圣祖师便以元灵形态一直生存到现在,而作为对立方的闻仲就只好老老实实的上天“享福”去了……

    除了一位元婴祖师外,还有好几位金丹在那一战中丧生,那可是实打实的真死了,连转世夺舍都做不到元婴修士就算在封神榜下失去了“杀不死”的最强特技,其本身的杀伤力和破坏力依然是超一流,金丹修士虽猛,在元婴面前还是不够看。

    “那位赤精子真人,原本乃是一团烈火成精的妖仙。非但刀剑蛮力难伤,就连仙法道术中,能威胁到他本体的也不太多。更仗着‘通天神火柱’法宝强悍,行动起来一向是侵略如火,迅捷如风,在封神之战中素来最是勇猛,总爱冲在最前头……”

    那一次在围杀闻仲时,他居然还是这样,也确实让他率先出手,用“通天神火大阵”将闻太师给困住了。只是之后元婴大修士的全力一击便立即让后面其他人知道了厉害赤精子自己是啥都不知道了,他一下子就被打得神魂俱灭,连同自己的本命法宝也一并被击碎。成了绝龙岭大战的第一位牺牲者。

    “在这场大战之后,颇有一些修仙界最顶尖的宝物与遗骸留在了绝龙岭,每每成为后人寻宝的目标。当年我也去找过得了这两件宝物,也算是不错的收获了。”

    说到这里,长青子指着那两根大柱子,终于开始详细介绍宝贝本身:

    “原本的‘通天神火柱’一套九根,如今只剩下这一根半了。不过阿昶你运气不错,尚且完整的这一根恰好是木属性,据说是用东海扶桑木的枝干所制。木本畏火,但扶桑木能够作为太阳化身,三足金乌的栖息之处,自然是最不怕火的。所以上面即使长期缠绕着九条火龙,也绝对不会对柱子本身有任何伤害。”

    “而木又生火,阿昶你以木行法力操控这根扶桑木柱及上面的火龙,却正好可以将它们的威力发挥到最大,真是再合适不过。”

    黄昶听到这里,不禁两眼大睁:

    “这柱子上还有火龙的?”

    长青子轻笑一声:

    “原来的当然是早就消散掉了,不过我后来又去火焰之地中抓了一条束缚在上头只有一条,是因为以你当前的境界,最多也只能掌控一条。但扶桑木本身的承受力绝对没问题,所以等你以后境界高了,掌控能力强了,还可以自己再去抓来火龙缚在上头,最多可束缚九条。到那时候,这根‘九龙神火柱’大概多少能恢复一点昔年那件无敌法宝的威势了。”

    长青子虽然说得轻描淡写,黄昶却大为感动他如今可不是修仙界小白,当然知道哪怕是在最盛产火焰精魄的地方,想要找到并且捕获一条火焰精魄中品质最高,同时也必然是最为难得罕见的火龙又有多么困难。长青子为他花费了多少精力,当是可想而知。

    “师父……谢谢您了。”

    黄昶低声致谢,声音中隐隐有些哽咽,长青子也不掩饰,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

    “你明白就好,到了战场上,可要保护好自己,别让为师的这一番心血白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