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二十一 紧急任务(二)
    ——夏侯炎介绍到这里时,还特地释放出一个水镜符法,让他们看了几段图像,却都是些支离破碎的人或动物尸体——都是运气不好,恰好在身体部位出现空间裂隙的,其躯体全都不完整,只剩下或大或小的局部肢体,可边缘部分却是整齐划一,就好像是被最为锋利的刀刃切割下来一般。

    “经过我们的测试,只要是法元境修士进入里面,光是其本身的法力波动便有可能引发空间裂隙。凡胎的炼气士倒没这危险,但炼气后期以上修士,若是动作太大也有同样危险。只有炼气中期及以下,在里面才是最能够发挥实力的。”

    ——然而战令堂中的炼气期修士绝大多数都是后期,少数低阶的却往往是有着独门技能,被作为“特殊人才”引进的,当然不可能派去冒险。所以才只能找中期的灰衣和蓝衣弟子来执行任务。

    而之所以要求达到六重天,中期顶峰境界,却是因为这处空间并非他们人类首先发现,而是九连山那边的妖怪族群率先进入,故此现在进入这空间中勘察,很有可能会遭遇到连山妖族的侦察队。如果战力不足,就非常危险。

    妖族作战,更多是依靠自己的力量,而不象人类那样依赖法术。这样一来它们在这处空间中反而颇占优势——它们即使派遣了那些快要化形,也就是相当于人类炼气后期的精锐妖兵进来,在里面进行肉搏打斗,也不太容易引发空间裂隙。

    当然可能性还是有的,只不过那些妖怪并不在乎,真碰到了只当自己运气不好。抱着这样的决心,它们在那处空间中已是先行了一步,活动范围相当广泛。

    “我们先前已经雇佣了一些散修和凡人武者入内勘察,但结局不太好——被杀了不少,逃回来的人报告说在里面很多地方都出现了妖族的踪迹。如果不能把它们击溃赶走,对于这处空间的勘察和探测就无法再继续进行。”

    “而作战这种事情,尤其是跟连山妖族的战斗,就肯定不能指望雇佣者了。旁门散修可以利用却不能依靠,真正想要控制局面,还得靠咱们昆仑山自己的直属力量。宗门已经安排了一支武装,主要是由山下外门弟子和长期与我们合作的猎魔武者组成。不过我们本山内门弟子肯定也要派人参与,而且,你们才将是最核心,最精锐的决定性力量!”

    说到这里,夏侯炎目光灼灼,注视着黄昶等人:

    “在座诸位——包括你们三个蓝衣,就是如今昆仑山上所有炼气中期弟子里头,最善战,最能打的一批了,所以我才把你们都找来,只问一句话:你们愿不愿意为宗门出战?”

    堂堂战令堂首座亲自开口相询,在座这些年轻弟子岂有退缩之理。更不用说他们本来便都是些剽悍善战之辈,当即全部站起,一个个直着嗓子大吼:

    “弟子愿为宗门效力!万死不辞!”

    “很好!”

    修仙界鼎鼎大名的“老杀才”,西昆仑战令堂首座夏侯炎傲然四顾,满意点头:

    “那就去准备吧,这一次的门功和奖励都会提前发给,准备好你们的法器和刀剑,多砍一些连山妖怪的脑袋回来,你们将会成为我战令堂八百条铁汉子的好兄弟,好伙伴!”

    寥寥数言,将在座一帮年轻人的心气都鼓动起来之后,夏侯炎便离开了。之后自然有办理庶务的执事弟子过来,向他们交代情况,说明任务详情。

    战令堂的任务并不总是报酬丰厚,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战令堂干的活儿都有点属于“欺负人”范畴——以强击弱,以多胜少才是夏侯炎最爱干的事情,这类任务当然不可能有很高的报酬。但也正是为此,他才被江湖上称之为西昆仑历史上最不在意脸皮和荣誉的战令堂首座。不过这同时也为战令堂带来了最多的胜利和最少的伤亡比率,所以夏侯炎在战令堂内部声望极高。

    然而这一次的任务显然不是如此——黄昶一看到任务奖赏就明白了,这回可真是要他们拿命去拼的——战令堂给出的门功奖励数字,足以去天工堂那边换取一件法器了,而且还是提前发给的!也就是说,只要参与了这次任务的人,立即就可以拥有第二件法器!

    ——要知道西昆仑山虽然允许弟子用门功换取法器,却也不是随便就能换到手的。黄昶他们这一届蓝衣弟子,也就一个王丰靠着家中支持,将门功全部节省下来,才不过多换了一件。而拥有法宝级本命飞剑,战力高超的慕容英为了换取那套剑匣法器,也是辛苦了好几年,多次下山作了许多难度大,奖励亦高的战斗任务,好容易才攒够积蓄将其换到手。

    如果一名普通昆仑弟子平时正常做任务,攒门功,想要交换到一件法器的话,那少说也要五六年之久,甚至更长——这取决于那件法器的品质。当然无论如何,都只能是普通的,中品以上肯定换不到。

    而这一回,那些灰衣弟子才出了战令堂大门便直奔天工堂或药王院而去,多半都是为自己挑选合适装备和丹药去了。黄昶等三人原本也打算过去的,但在半途中却遇到了穆子清。或者说,穆师兄是专程在等他们的。

    “你们都接下战令堂的任务了?”

    穆子清显然已经知道原委,也没等几人回答,便又自顾道:

    “论理我也不该多说,有机会为宗门效力,乃是吾辈昆仑弟子的最大荣誉,岂有推脱之理。只是……”

    穆子清看了看三名年轻人,轻声道:

    “与九连山的妖族作战可不容易。那些时刻觊觎着人族所居锦绣河山的妖怪们与我们拉锯多年,其狡诈,残忍,诡异之处,与你们之前在大周境内遇到的那些简单任务可完全是两码事。历年来我们昆仑山炼气弟子伤亡最多的,便是在西秦边陲,与连山妖族的战场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