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二二 六重天高手(一)
    黄昶并没有回应姬若,而是微微抬起头,仿佛正在探寻什么似的四下晃动着头颅。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灵气压力和神识波动从他身上毫无顾忌释放出来,瞬间便超过了姬若,令旁边司马介大吃一惊。

    “小郡主,你的这名护卫竟然也是……”

    姬若摇了摇头,颇为得意道:

    “他不是我的护卫,他是我师兄。”

    “啊?……哦!”

    司马介先是惊讶,后又恍然昆仑山上拳头硬的辈份大,这条规矩他是知道的。这下子,除了对黄昶为何要隐瞒实力还稍有不解外,对他的能力可再无怀疑。

    “如此厚重的灵压,如此强悍的神识……莫非这位乃是晋入了五重天的高手?”

    对于司马介的探询,姬若却笑着摇摇头,令前者稍稍一怔。但还没等他心里生出失望或惊讶情绪,却见小姑娘伸出手来,做了个“六”的手势。

    “六重天?郭郡守好大面子!”

    这一下子,充斥在司马介心中的,除了惊讶,便是狂喜了昆仑山是大周朝的保护者不假,但昆仑弟子可不是大白菜,随随便便发一道符信就能召来的。除非当地局面非常危急了还必须是除妖灭魔之类,凡人解决不了的事情,需要仙门出手,那昆仑山上才会派下人员处理。

    而像临泉郡这种事,理论上哪怕城池失陷了,都跟昆仑无关的。郭守桓可以借着祖辈余荫向昆仑求助,可那边派个什么人下来,他是完全决定不了的除非他仍有长辈在山上修练,就好像大周皇族姬氏那样,那待遇会好一些。可他郭大郡守真要有这么硬的后台,又何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所以司马介从来没指望昆仑山上会派个炼气后期甚或是法元仙师下来帮老郭撑腰,他甚至连那道符信是否还管用都持怀疑态度,因为郭守恒自己在发信时好像也没抱太大希望。姬若的出现打消了这种怀疑,然而由于姬若的身份,他觉得可能是郭家在镐京城那边的关系起作用更大一点郭郡守的这一派系什么时候与晟阳君府搭上线了?晟阳君似乎一向很低调的,现在也开始联络外官,打算“有所作为”了么?他在京城中也颇有些交好的同僚,似乎并没听说过这方面传言啊?

    当然这种政治上的关系网,不到万不得已没人会轻易暴露出来。六扇门作为朝廷鹰犬,天子爪牙,在官场上的地位相对比较超脱,也没必要轻易卷入到朝堂的派系倾轧中去。所以司马介也只是略加考虑,便还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一次的行动上能够被昆仑派下山的弟子,至少也是个炼气中期,这一点还是挺让他满意的。只要是中期修士,哪怕四重天的,在临泉郡这边也足够强势了他们这边跟救世教纠缠了这么久,还不是因为双方其实都没强势的修仙者,才不得不用凡人手段互相争斗么。若是哪一方能有个中期修士相助,恐怕早就打破这种平衡了。

    对于姬若的能力,司马介自然也是暗中评估过的标准的昆仑山新手弟子模式:刚刚进入中期的修为,战斗经验和江湖历练都比较匮乏,但好在必然有一件不错的法器装备。而且由于这小姑娘的出身不俗,她身上各种符器配备看起来也是比较豪华的。靠这些身外手段,基本可以弥补经验上的欠缺。

    再加上姬若的性格也不错,不是那种目中无人的狂妄脾气,司马介暗忖有自己提醒着,应该可以把局面控制下来。此后的情势也正如他所料:救世教中道术最强的左右二护法果然都被姬若所克制,朝廷方面的优势便逐渐显现出来了。

    只是没想到,这位小郡主出门竟然是自带保镖的,还是个达到了六重天,只差一步便能踏入到后期境界的大高手以司马介的毒辣眼神,当然早就看出了这对年轻男女之间的微妙关系。先前还只是暗自疑惑,此时一听这位居然是“师兄”,那立即便懂了。

    女孩子果然还是要漂亮可爱会卖乖才成!哪怕是修仙者,都可以凭此笼络到强力的护花使者为己效劳!在这个年龄段便能达到六重天的人物,将来留在昆仑本山,晋入法元期,成为真正“仙师”的希望极大,无论怎么高估都不为过。

    司马介刚才首先觉得这是郭守桓的面子,但仔细一想又不对大家同郡为官,又好歹算是共过患难的,他对老郭的底细再清楚不过这位在修仙界的人脉其实有限,家里祖上是跟昆仑有关系,可如今早就疏远,否则也不至于都做到了堂堂一郡之守,手下却主要靠一个三重天的前期修士撑场子。

    所以思来想去,这应该还是属于晟阳君府的人脉……看来以后有必要跟那位年轻王爷多走动走动了,光这边两位年轻人,便足以确保晟阳君府今后的几十年必然大放异彩。

    不愧是混官场的,就在这短短时刻内,司马介脑海中便翻滚过这许多念头,但是最终,还是转化为了最单纯的轻松与喜悦:光四重天的姬若便足以压制住对方,如今更加上一位六重天高手,那这一次的征伐作战,还不是手到擒来?

    接下来,六重天的高手果然给了他一个惊喜。

    自从刚才姬若遇袭,黄昶就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双目微瞑,头部微微转动,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借助修仙者特有的灵觉神念,好像雷达一样扫描着四周。

    司马介觉得接下来一切都很简单了,可作为正主儿的黄昶,脸上却不象他这么乐观。直到此刻,他才终于睁开眼来,目光投向某处,脸上呈现出一丝冷笑:

    “可算找到你了!”

    前面战场上,非但偷袭失败,连对手都在一瞬间消失了的杨永正有些发愣。天上彩云绫也飞走了,他得以收回自己的攒心刺。自己算不算把那个昆仑派女修士打跑了?这场比斗算不算获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