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一九 斗将相争(下)
    熊天扬三次攻击,人固然竭尽全力,马也是一样。? ? 在承受了主人三次全身之力的冲击之后,黑风驹外表虽然没什么异样,看起来还是精神抖擞窜跃自如,可武将跟坐骑都是有默契的,熊天扬从坐骑的奔跑节奏,毛皮出汗等细部便能察觉出:这匹马有些疲了。

    而对面那匹龙马却是无比的活跃,刚才那三下子似乎才刚刚让它完成热身,反而变得兴奋起来,这时候又是嘶吼又是咆哮的,还反复尥着蹄子,迫不及待要向这里冲熊天扬这边犯犹豫,对面可丝毫没照顾他想法的念头。李信脸部虽然仍被甲片遮住,眼中迸出的怒火煞气,却连后面黄昶等人都能感觉得到。

    抢攻我三次,现在想要收手?别他娘的做梦了!

    李信圈马回头,坐下龙鳞兽大声咆哮着,以比先前更快更猛的架势,主动朝熊天扬这边冲杀而来。而后者当然不肯弱了气势,当即也催动坐骑迎上去。

    两人飞逼近,熊天扬依旧仗着武器优势企图强攻,但这一回李信却不打算配合他了。双方都是取的攻势,于是在两马交错,双方武器各自攻向对方身体时,就看见两人身上甲胄同时爆出耀眼光芒,噼里啪啦一通爆响之后,熊天扬的一边护肩甲胄被挑飞,但李信的头盔也被打落在地,几乎是差一点点就被砍了脑袋。

    看上去这一次交手似乎依然是李信吃亏,非但没了头盔,连束带都被震断,这员白袍小将顿时披头散宛如疯魔,但他脸上的自信心却好像愈充足。第五次!李信更快的转过弯来,坐下龙鳞兽四蹄上符咒闪着亮光,一蹿数丈,仿佛腾空飞行一般,拍马挺枪冲向熊天扬!

    …………

    马蹄声声,只见一道白影犹如闪电般冲杀过来。而熊天扬则面色如铁,冷冷注视着对面那白袍小将,随着对方愈逼近,他脸上原本略有几分犹豫的表情反而坚定起来。

    身为大楚苗裔,却能在大周朝坐上将军高位,他熊天扬岂是缺乏决断之人!先前只是有些心疼坐骑,但此刻既然对方如此紧逼,那也没什么好犹豫的,斗将之魂不会退缩,奉陪到底!

    手掌一翻,熊天扬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粒丹药,将之放到黑风驹口边,后者舌头一卷便吞下去了。与此同时熊天扬的另一只手则带着某种奇异劲气,一掌拍在坐骑耳朵旁边,原本有些萎靡不振的黑风驹立即振奋起来,双眼中带着赤红,喉咙里出低声咆哮声。

    这显然是某种对坐骑的激之术,而且应该是有一定后遗症的,否则熊天扬也不至于到现在才被迫激。但用出来的效果却是立竿见影那黑风驹连身躯都似乎变大了少许,精力更是无比旺盛。李信是高冲锋而至,熊天扬这里却是原地不动,以静止状态迎战对方高冲击,本来应该是非常吃亏的。但就在双方兵器相交的一瞬,那匹黑风驹高高直立起来,背上鬃毛根根竖起,出一声凄厉长嘶。而熊天扬也同时大吼,手中长槊犹如毒龙般狠狠扫出……

    “哐”的一声巨响,李信和熊天扬身上的鳞甲同时迸出来不少碎片,其上的符文光亮都黯淡许多,显然再度双双受损。但熊天扬本人依然屹立原地不动,而李信却连人带坐骑似乎是被“弹”了出去,坐下龙鳞兽倒退了数步,居然没能掠过去。

    就在这刹那之间,熊天扬充分展现出身为宿将的老练与精明:马槊收回时略略偏了一偏,顺势回钩,尽管李信立即举枪封挡,但终究被对方长槊在身侧擦了一下。虽有铠甲护体,这一下也立竿见影的让李信嘴角边隐隐溢出些红色,估计是略受了点轻伤。

    双方交手五个回合,终究是朝廷方面的大将显得更为老辣一点。但那李信丝毫不显气馁,高高举起手中银枪,再度向熊天扬攻来。而在此关键时刻,却忽然听到从城头上传来了几声号角:

    “呜……呜……!”

    却又是要求他撤退的信号,显然上面那位指挥者并不希望李信带伤再战。顿时把这员高傲小将气得满脸通红。不过,纵使显露出再多不平之色,他却依然忠实的执行了这条命令,虚晃一枪后,掉头返回了自家阵营。

    熊天扬当然不会如此轻易便让对手离去,但刚刚拍马追了几步,却忽然勒住战马,手中长槊横于胸前,摆出了防卫的姿势。而几乎就在他由攻转守的同时,从对方军阵中忽然飞出一道绿光,迅如闪电般直取他胸前要害。幸亏熊天扬及时防御,手中马槊舞出一团枪花,将那道绿光格挡开去。但那东西却只是绕了个弯,居然又从侧面飞来,再次射向熊天扬腰际。

    身为斗将,在战场上遭到乱箭攒射乃是常事,若没有一手强悍的格挡箭矢本事肯定是混不下去的。熊天扬自也不例外只见他手中马槊连连挥舞,又将那第二击给挡开,这回那东西总算不再来了。但似乎也没受什么损害,绕着熊天扬坐骑周围转了一圈,迫使后者不得不停下所有动作专心防备着它,然后却又飞了回去,落回到其主人袖中……

    从救世教的军阵中又走出一人,却并非武将,而是一个头戴青云冠,身披杏黄袍,脚踏禹步,摇摇摆摆仿佛在跳大神一般的道士!那厮手中虽然持了一把松纹古定剑,但所有人的目光却都集中在他的袖子上刚才那道绿光便是从他袖中出,威胁了一下目标后又飞回到那袖子里去了,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飞出来。

    “哈!哈!哈!兀那武夫,休得猖狂,且看你家道爷怎么收拾你。”

    那道士十分狂傲,出场便哈哈狂笑不止。此人只是步行,一把单手剑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是能跟长枪马槊对抗的武器,但熊天扬却对其极为警惕,战马只远远绕着那家伙打圈儿,并不急于主动攻杀上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