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十八 朋友之间(四)
    看了看慕容英的脸色,黄昶又笑道:

    “所谓‘相见不如怀念’,慕容你觉得她不如以前。并非是她有什么变化,而是你的提升太快了。短短八年内,便从一介凡人窜升成为六重天修士,进境之快,在我们昆仑山弟子中都是极其罕见。凡间没什么奇遇机缘的,岂能与你相比。以你如今的境界身份,她若还在你面前端架子,那才叫不懂事呢。”

    “这道理我原也知道,只是……心里总有些好象失去了什么的感觉,空落落的。甚至,对这门亲事,我都有些拿不准了。”

    慕容英轻声叹道,黄昶嘿嘿一笑,故意激他道:

    “觉得她配不上你了?为了这一棵树放弃整片树林太可惜?也是,以慕容你现在的条件,本就该找个更好的。”

    果然,听黄昶这么一说,慕容英连忙摇头辩白:

    “不,不……我绝没这种想法。时至今日,我依然觉得她理应得到一位最好,最诚挚的爱人。原本我一直坚信自己就是。然而现在,我对她的印象改变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够胜任这个身份,给她最好的一切……如果将她娶回了家,却又不能真正全心对待她的话……这门亲事,不结也罢。”

    说到这里时,连慕容英自己都觉得似乎太过于矫情,不禁苦笑了一下:

    “黄昶,你和阿若之间处得那么好,肯定难以理解我这种想法吧?”

    黄昶确实有点迷糊,但在稍稍沉吟了一下后,依然点头道:

    “你能这样想,说明在你心中,她还是处在一个相当重要的位置上,这不是坏事啊。”

    “可我不知道这种想法还能保持多久。”

    “只要确认当前就可以了,将来的事情,谁知道呢。”

    “那怎样才能确认呢?”

    “很简单啊你在意她的喜怒哀乐吗?如果你提出退婚,她会为此而难过吗?你又是否舍得让她难过呢?慕容,想明白这几件事情,相信你自己内心就能做出判断了。”

    虽然年龄比慕容英还要小上好几岁,黄昶却以一个“过来人”身份老气横秋的提出了建议,而前者在思虑了良久之后,也只能点头接受了他的建议。

    “确实,比起心中的犹豫,我更不想看到她伤心难过……无论如何,我会尽到自己的努力。”

    似乎是想通了的慕容英朝黄昶举起酒杯:

    “黄昶,多谢了。”

    “没什么,朋友么,互相出出主意,解除迷惑本就是理所应当的。”

    之后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当黄昶正打算离开时,慕容英却又叫住他:

    “既然你正好过来了……借我些灵石吧,够用到下山就行。”

    黄昶一愣,随即不由得苦笑:

    “你也把收获全留给家里头了?”

    “是啊,山上有你在,终究方便些。而在家族里头,多一块灵石却是可以起到极大作用的我们家现在也开始培养子弟修道了。修仙者的消耗,比起练武真是靡费太多太多了。单靠金银钱币,再多也支撑不住的。”

    既然慕容英如此“信赖”自己,黄昶还能说啥呢。于是他同样也留了一堆灵石给慕容英,方才告辞离开。

    信步走出小院,黄昶却有些怔仲慕容英和金荣在各自回了一趟家之后,他们本身以及他们的家族都有了巨大变化。金荣从以前的顽皮小子变成了家族顶梁柱,慕容英更是带挈着整个家族从传统武人向着修仙世家转变黄昶相信慕容家得到的仙术法诀必然是和其姻亲秦家有关。但既然这两家以前就有联姻的,却直到最近才愿意拿出来交流,定然是因为慕容英的关系了。

    那么自己家呢?这些年来虽然也通着书信,但只知道一些大略,毕竟有十年未见,原本那个温馨和睦的小家庭又发生了什么变化呢?自己回家以后又会给家里头带来什么变化?自己的家人能适应这种变化吗?他们愿意接受改变吗?

    ……种种念头,都让黄昶心中翻腾不已,虽然他在两位朋友面前始终摆出意态从容,镇定自如的样子,可在其内心中,却是七上八下,犹豫不定的。

    当然,现在想再多也没意思,反正还有一年多,到时候回去就知道了终归应该是好事吧?这一点肯定不会错。

    独自站在外面发了一会儿愣,之后想了想,看看天色,黄昶干脆又朝着吴大牛的居所跑去,他有事情要找这位老朋友。

    …………

    吴大牛的住处大约是所有蓝衣弟子中最为简陋的就一个草棚子。虽然昆仑山也一视同仁的分配给了他一座院落,但吴大牛从来没在屋子里睡过一天,而是在外头自行搭了一座茅草棚,便算是落脚处了。

    按他的说法:自己所修炼的天禅院佛家禅功,走的乃是苦行之路,茅棚草舍正适合锻炼他的禅心。反正修仙者寒暑不侵,头上有没有瓦片遮挡并无妨碍。

    如果不是因为昆仑山要求弟子在修行之外,至少还要通晓一些关于“仙门六艺”的内容,其中符箓之道乃是必学,其余几项也好歹要有个基本了解。而研究那些东西都是需要相当工具和场地支持的,吴大牛可能连院子都用不着,茅草棚便足以满足他的全部需求了。

    黄昶一直挺佩服他的恒心与意志,自忖换了自己未必能做到前世记忆除了给他带来与这个世界大不相同的思考方式,却也让他有些耽于享受。或者说,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他总是尽量设法把自己的生活搞舒服些。

    这种习惯说不上是好是坏,毕竟人类的进步就是来源于对更美好生活的向往么。不过每次到吴大牛这里,看见他严格按苦行僧的标准要求自己,还是会让黄昶小小的惭愧一下子,但回去后依然保持故我就好像他前世里那些小清新们有事没事总爱去西藏,丽江等地洗涤一下心灵,然后继续回到大城市里接受现代化生活的荼毒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