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十七 朋友之间(三)
    只可惜黄昶开了一双阴阳眼,再看小青怎么都是鬼气森森的,自然也喜欢不起来。一曲舞罢,小青过来向黄昶施了一礼,然后便躲到屋子里头去了她对于黄昶显然是有着几分畏惧的。大约仅次于对吴大牛后者修炼的佛门功法,诛邪辟易,有吴大牛在的时候小青根本不敢露面。

    黄昶没搭理她,而是注目盯着慕容英看,看他脸上气色如何,是不是有阳气亏缺,阴祟入侵之象他专程赶过来就是因为听了金荣的话,担心慕容英年轻而慕少艾,却又没什么实际经验,别对一个鬼魂动了真心,搞得跟那傻鸟王生一样把春梦当真,那可就丢脸了。

    慕容英大约猜到了他的想法,但也没什么举动,只从容任他验看。黄昶盯着他看了一阵子,又以神识扫描,最终确定这个慕容英还很正常,心下终于舒了一口气。

    而慕容英也握着酒杯冷笑道:

    “好啦?确认过了?证实我没有被迷了神窍?要不要再起一课,占一卦算算?”

    这语气倒是恢复到原来那个慕容英了,黄昶只得呵呵陪笑道:

    “不是怕你一时糊涂么,慕容,你可是亲眼看见过这个女鬼小青是怎么对待她‘好姐妹’的,应该不至于受其迷惑吧?”

    慕容英哼了一声:

    “当然不会,这又是金荣那家伙在搬弄是非吧?自从在太和郡路上见到小青为我舞蹈一曲之后,这家伙就一直唧唧歪歪的。可我索性说把这块魂牌送给他吧,他却又不要。”

    黄昶哈哈大笑:

    “他当然不敢要宗门只允许我们携带一名尸仆或者鬼奴,他若收了,天师堂就不会再给他配发铁甲尸兵了。可心里头终究难免羡慕嫉妒,难怪会跑我这儿抱怨……嘿嘿,也是人之常情啊。”

    毫不客气地拿金荣作为挡箭牌,稍稍化解了慕容英的怨气,但黄昶随即却又看着他,正色道:

    “不过,慕容,咱们实话实说你确实有些变化了。这次下山遇到什么事情了么?”

    慕容英脸色微变,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方才回应道:

    “连你都看出来了么?……确实有些事。”

    黄昶不说话,只看着这位挚友如果慕容英觉得可以告诉他自会说出,如果不想,问也没用。

    而慕容英在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点头道:

    “对你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家里为我订了一门亲。”

    “呃……”

    黄昶刚刚才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喝在口中就听到这话,差点没给呛到还真有这么巧?自己先前才这么猜测金荣的,到了慕容英这边就变成现实啦?

    而看慕容英的表情,似乎对此颇为纠结,于是黄昶试探道:

    “怎么?不喜欢?”

    “倒也不是。”慕容英摇摇头,“在我十四岁之前,或者说,如果我没有拜入昆仑山的话,若能结下这门亲事,便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心愿。父母亲族为我说下这门亲,原也是希望能遂我之愿。”

    拿起酒壶,又给黄昶斟了一杯酒,慕容英开始向他倾诉自己的故事:

    “我们家那边,燕山郡靠近边塞,灵气资源匮乏。所以修仙世家的势力并不大,反而是我们慕容氏本为草原部族之长,祖上还立过国的,算是有点底蕴。跟当地最大的,也是唯一的一个修仙家族秦氏互为姻亲,彼此支持很多年,关系一直是极好的。”

    “而她便是秦家的嫡女,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论亲戚我还得叫她一声表姐。那时候在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中间,无论容貌还是性格,她永远都是最能吸引人瞩目,最最光彩照人的那一个。即使在打斗比武时,她也总能轻易取胜,打败我们所有人。”

    “连你也打不过她?”

    黄昶不由诧异慕容英上山时武功就已经很厉害了,居然还干不过一个小丫头?

    慕容英则笑了笑:

    “她很早就学了家传的道法……每次较量时都爱用法术欺负我。而那时候我最大的心愿,却是长大后能够成为她的护卫武者,长伴其左右。”

    “哦……”

    黄昶顿时秒懂梦中女神么,每一个纯情少年心目中都会有的图腾。而慕容英之所以会养成那种沉默寡言,总是板着一张脸的酷样子,恐怕也正是因为从小在女神面前装酷摆帅,习惯成自然了。

    “那现在心愿得偿,不是应该很高兴么?”

    “是啊,所有人都觉得我应该高兴,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可是……”

    慕容英颇有些苦恼的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这样想对不对……再次看见她之后,反而没有原先那种感觉了。这几年在山上时我常常想着等艺成下山以后,再见到她会如何激动开心。可等到真正碰面,并且还听家里人说已经和她定了亲以后,却反而有点……有点……”

    “兴致缺缺?意味索然?”

    见慕容英有点卡壳的样子,黄昶帮他补全了后面的话,这让自幼习武,文化程度不是很高的慕容英不由得苦笑一声:

    “你可真不愧是看了那么多书的……确实,就是这种感受。”

    “以前总觉得她的境界很高,可如今来看,修行了这么多年,她修炼得确实也很刻苦,但才刚刚二重天左右,可能还不到这可能是因为燕山郡那边条件实在不好,而她们秦家的功法也较为寻常。可是就连她的容貌,似乎也没有记忆中那么美了……最重要一点,如今她见了我也是温柔婉约,小时候那种颐指气使,天之骄女的气质,再也看不见了。”

    黄昶不由笑了,开口问了他一句:

    “她的容貌比起若若如何?”

    慕容英立即摇头:

    “那肯定是有所不如的。”

    “比起其她师姐妹呢?”

    “相差仿佛……各有千秋吧。”

    听了慕容英的回答,黄昶却点头道:

    “这就不错了她没修炼过百花易颜诀,却能与山上女修相当,这绝对称得上是天生丽质了。慕容你这些年见得美女多了,眼界自然不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