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八 公道(四)
    一念及此,林琦也不犹豫,手掌一招唤回宝刀,握在手中当作普通兵器运使,这回他也不冲对方人去了,而是冲着那口法剑狠狠劈斩下去——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先借助武器之力破坏掉对手的攻击手段,再慢慢想法子对付他那乌龟壳!

    对面那修士果然不敢与自己硬碰硬,同样召回了法剑。转而丢出一张符箓,化作十余根寒冰短矛朝自己射来。林琦这边仍以符盾遮挡,噼哩啪啦一通响之后,符盾法力耗尽,颓然落地,但这一轮攻击也总算被遮挡住。

    然而那人紧接着居然又丢出来一大把,足足七八张符箓!同样是化作大量冰刺短矛,一下子上百根!就仿佛弓箭攒射一样,朝着自己源源不断的激射过来。

    那些冰刺攻势猛烈,路线也颇为诡异,并非单纯自前方攻击,而是四面八方皆有。光靠再次祭起的一面符盾肯定遮护不住。好在他林琦自幼习武,也不是那等畏惧近战的木桩修士,待对方法术贴近后,正面以符盾遮挡,其它地方的漏网之鱼则不慌不忙挥刀将其一一击落。

    早就听说昆仑山修士善用符法,且身家厚重,动不动便砸出大把符箓对敌,果然是名不虚传。先前击杀的那个可就没这么大手笔,看来昆仑山上弟子之间果然也是差距颇大!

    林琦心中暗自感慨,手中动作却丝毫不慢,手中宝刀挥舞成一道光幕,将那些冰刺尽数格挡在外。对方符箓再多,法术再好,终究还是奈何不得自己。撑过你这一轮猛攻,接下来可就要看我出招了……

    一边顺手格开最后几支冰刺,林琦的目光和注意力都已经集中到对方身上,正琢磨着该如何找寻对手破绽,找机会施展出家传秘技一举破敌时,忽然手上感觉一滑——在格挡某一支冰刺时居然失败!

    ——那东西在被他的刀身挡开之后,并没有象其它冰刺那样飞出去,而是在空中忽然一转一晃,恍如有生命的活物一般,居然绕过自己手中宝刀,仍然向他身上扎来!

    林琦毕竟不是武者,身体反应略慢,被那冰刺噗哧一下插入小腿。顿时感到腿上一僵,并且很快连整条腿都失去了知觉。

    “冰霜道法中有这么厉害的?……寒冰刺这个术法难道并不仅仅是以锋锐伤人?”

    林琦修炼金行道法为主,对水行了解不多。但他以前也不是没接触过此类冰霜法术,确实有延缓目标动作,迟滞对手行动之效,可也不至于这么快就生效啊!

    心中惊骇,他手上的动作也不算慢了——当即便挥刀朝那冰刺削去,想先将其削断再把剩下部分拔掉,然而当他一刀砍在那根只有筷子粗细的短短冰刺上时,却居然听到了“叮当”一声响——他的家传宝刀,晋入中品级别的法器,居然劈不断这根细细冰刺!

    林琦这一惊非同小可,天下怎么可能有这等强悍术法?若是炼气时期的寒冰道法便如此厉害,五行道法之中还不早就以水行为尊了!

    恶战之中,岂容如此失误——就耽搁了这么片刻,林琦只感到下半身已经完全麻痹,而且那种冰凉僵硬,失去控制的感受正在快速侵袭他的全身。

    “当啷”一声,林琦手中宝刀落地,不要说筹谋反击,连手中武器都握持不住。而他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调动体内全部法力和内力,竭力抵抗着从腿部源源不断涌上的冰寒之气。

    等到连胸口都渐渐麻痹的时候,他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

    “这不是法术……那也是一件法器!”

    ——对方所拥有的法器不是两件,而是三件!这才是昆仑山精英弟子的真正实力么?此刻的林琦,脖子以下几乎都失去了知觉,不知何时已是瘫倒在地。但他依然勉力保持双眼睁开,朝着对面看去:对面那位居然直到这时候,还仍然保持着三面盾牌在其身周飞舞,只把那口法剑放出,冲着他当面刺来……真是有够谨慎的。

    耳中隐约听见“扑通”一声,却好像是旁边自家祖父跪倒在地上,是想乞求昆仑派的宽恕么?不可能了——自己杀人家弟子的时候可也没想着要留手。眼看着那口飞剑已到面前,下一步就要刺入自己心口,或直接砍头也行……反正是任凭对方宰割了。

    想不到这一生的雄图壮志,预想中的宏伟霸业……皆是至此而终。林琦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能够体会到那些死于他手下之人的最后心情了。

    “啊……!”

    从他口中发出一声嘶哑叫喊,几滴眼泪自脸颊上流下,但尚未滴落,便已在腮边凝结成冰。

    …………

    斗场上,利用“无影针”法器偷袭一举成功,解除了对方反抗能力的王丰没有任何犹豫,立刻便要操控飞剑杀了对方。但就在此时,他耳边却听到了淡淡一声“且慢”。

    龙首原道观前的大广场上并没有人出声,但这声音却好像有人在王丰耳边说话一样。不仅仅是他,广场上所有人都听到了这个声音,并且他们的脸上立刻全都显出极为尊敬之色。

    ——这是掌教长青子的声音,虽然西昆仑掌教并没有在广场上出现,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却仿佛就在他眼前。而他所发出的声音,也清晰如当面。

    于是王丰暂时停手,等候着掌教的进一步命令。不过,下一句话,长青子却是对着穆子清说的:

    “此子虽然行差踏错,却终究敢于来到此地,自承其过,亦不失光明磊落……子清,可饶他一命。”

    穆子清沉默片刻,站起来向着虚空低头行礼:

    “谨尊掌教法谕。”

    之后他站起身来,三两步跨到林琦面前,低头看了这个年轻人一阵,忽然一拳击出,打在林琦胸口膻中部位,随即又跟着一指头点在他下腹丹田位置。

    林琦全身一震,虽然身体都被冻僵,脸上却依然呈现出极端痛苦以及惊骇的神色,随后,便化作了失去一切希望的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