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七 公道(三)
    此后数日,那一老一少便住在这里等待着昆仑山的“判决”,而昆仑诸人也没闲着主要是指那几位执法堂成员。他们需要检查死者尸体,与那林琦的“口供”和交上来的感应玉简互相对照,甚至还要去事发地查勘现场……总之就是要确认事实确如那林琦所说,中间并无其它隐情。

    而黄昶等人则是干着他们的本行在穆子清带领之下,坐在武师弟灵柩之前打醮念经作法事。黄昶上辈子没干过这活儿,但如今的业务也已经很熟练。他甚至估摸着如果自己下一世又有幸流落到哪方天地,即使没有仙术道法的支持,光凭这手本事,大约也能混个温饱了。

    执法堂效率很高,两天之后,那位前去勘验现场的法元师叔传信回来,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事实真相应该就是如对方所说。那么这里也没必要再拖延,可以“结案”了。

    穆子清再度出面与对方交涉,但这一次不再是室内,而是换到了龙首原道观前的大广场上。在他身后也不再仅有黄昶一人,而是昆仑山的十二名蓝衣弟子,一同站在了那边。

    对面那两人大约也意识到了什么,这一次都穿着相当正式的服装出席。尤其那位林琦林公子,更是全身劲装打扮,家传宝刀也挂在腰间,一脸肃容。

    穆子清仍然没什么废话,直截了当道:

    “林道友,既是江湖厮杀,胜者生,败者死,原也无可厚非。只是武天锋师弟作为西昆仑门人,他死了,宗门自然要出面为他讨个公道我们也不欺负你,这里十二位师弟,皆是与武师弟同年入山,迄今修道不过八年的西昆仑蓝衣弟子。你可以从中任择一人,由他代表武师弟和你再打上一场。若你赢了,前事便一笔勾销!”

    林琦深深吸了一口气以西昆仑素来的行事风格,这样的局面早在预料之中,否则他也不会老老实实前来自首。此时此刻,面对穆子清的决断,他眼中射出精光,上前一步问道:

    “是不论生死么?”

    “当然,就按照你的规矩无论生死!你若有能耐再杀我们一人,算你本事。”

    穆子清冷笑道,林琦点点头,一手扶刀,脸上却又显出那种傲然之态:

    “好!昆仑派乃天下第一宗门,想来定是言出必践,那在下就不客气了!”

    他的目光缓缓在穆子清身后十二人身上掠过,神识也毫不遮掩的放出来试探。作为中期修士,他的判断力还是不错的首先把慕容英,吴大牛,黄昶这三个灵压厚重,境界明显高出同辈的给排除掉了;然后又将几个身上配剑的也略过拥有本命剑的剑修可也不好惹;另外就是象金荣这样凶霸霸煞气浓重的也不能选。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王丰身上王三少爷看起来细皮嫩肉,不象是平时肯多下苦功的模样。而且还长着一双桃花眼,唇边眼角总是微微含笑,修炼的又是水行功法,威势不显,似乎比较好对付?

    于是他朝王丰点了点头,后者先是愣了一下子,随即转头朝着黄昶微微苦笑:

    “看来我是被当作软柿子了?”

    口中虽然这样说,脚下却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拍了一下腰间储物袋,三面乌沉沉玄木盾牌立即飞出,在其身侧回旋飞舞,将其彻底遮护起来。而他的手掌从腰间抹过,再举起来时,手中也已经持有一口亮闪闪的法器宝剑。

    与此同时,又只有黄昶凭借其超强神识才注意到:另有一根细细晶刺无声无息自王丰鞋底脱落,从他走过的脚印钻入到土层中……而当王丰走到场地正中时,全身上下已然笼罩在一层淡淡冰雾之中,完全做好了应战准备,随时可以出手了。

    而那林琦似乎有些发懵两件法器?昆仑山的弟子都阔气成这样了?自己随手一点居然就能碰到个持有双法器的……土豪?

    不过既然已经选了,那也容不得他后悔。况且这林琦本就是个极端自信且自傲之人,对方既然是大门派的精英弟子,装备豪华原也在意料之中,若是遇到这小小意外就失了锐气,那还怎么逆天成仙!

    …………

    一声轻叱,林琦率先祭起手中宝刀,径直向着对方斩去林家修罗刀本就以攻杀凌厉而著称,向来是注重以攻代守,抢先夺取优势。那口法器宝刀上亦是光芒刺目,刀尚未至,一股无坚不摧的刃风锐气率先激发而出,朝着对手脖颈横削而去。

    但对面却不慌不忙,根本不理会他的攻击,仍然自顾自做个手势于是他手中那口法剑也飞了起来,却并不去拦截自家宝刀,而是同样朝自己攻击过来。

    如果是在与其他修士战斗,林琦根本不怕对方采取这种两败俱伤的战法他相信自家宝刀一定能快一步斩到对方头上。但这时候他却不得不召出了一面符盾护住自身,因为对方可是有法器盾牌保护着。

    果然,他的家传宝刀确实首先杀到了对手面前,但也毫无花哨的被一面黑漆漆盾牌挡住了。向来无坚不摧的利刃这回居然只在对方盾面上砍出一道白印子,连个小伤疤都没能留下!

    而林琦这边,符盾虽然也抵挡住了对方法剑,但灵光已是大减,显然坚持不了多久。林琦眉头微皱这一交手便基本了探明对方实力:法剑应该是比自家宝刀差一些,但那套盾牌法器的品质可真高,单块就很难攻破了,居然还是一套三块的!

    对方一剑三盾,明显是注重防御强于进攻,自己若还以宝刀强攻他护身盾牌,短期内肯定攻不进去。而对方的法剑再怎么寻常,终究是法器级别,自家光凭符盾可抵挡不了几下。他身上也不可能携带很多符盾,所以目前的战术不能用,拖延下去肯定对自己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