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六 公道(二)
    船行甚速,不过一日之间便到了镐京城外,直接在道观后院下了船。掌教师尊亲临下院,观中诸人自是尽出迎接,而除了这些同门自己人,又有两名外人远远站在边缘处,向着昆仑掌教郑重施礼。

    黄昶以眼角余光略略扫了一下,大致能辨认出是一老一少,在神识灵觉中能感应到其实力都颇为不俗,想必便是这次的当事人了。

    其他人显然也注意到了他们的存在,不过没一个对其作出反应的,最多,也只是跟黄昶一样,冷冷瞥一眼,便不再关注。

    仙门中人,行事素来干脆利落次日一清早,双方便正式开始了交涉。之所以说是交涉而非谈判,因为双方根本没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就是昆仑山这边了解情况,然后做出决断,决定对方的命运,仅此而已。

    长青子并没有出来与对方见面区区一个地方氏族家主,炼气期的凡人,原也没资格与西昆仑山掌教面对面。就是昆仑山上有什么喜事,前来恭祝庆贺,以他的地位,最多也只是在外院落座,而不能登堂入室呢,更何况眼下这种颇具敌意的交涉。

    不过长青子却还是来了,就坐在这道观之中事关一名昆仑弟子的性命,身为门派执掌者,前来处理相关事宜,乃是他的责任与义务。这是昆仑山对自家弟子的关切与重视,而无关他人。

    由于对方只有两个人,穆子清也只带了黄昶前往会客室中与对方面谈。现场气氛极为严肃,他们彼此间也没什么好寒暄客气的话,只是各自坐下。但在开口之前,对面那两人还是忍不住朝着四周张望了一下。

    他们当然知道昆仑山掌教也在这里,尽管长青子并没有放开神识,也没有任何压制或探测对方的动作,但一位法元仙师近在咫尺,光这个事实存在的本身,就足以让那两人在交涉中时刻保持着小心翼翼了。说话时想必也会更谨慎些,一些纯粹虚假或是推诿的言论,就不至于信口开河了。

    对面那老头儿显然也能理解这层意思,脸上却隐隐泛出一丝苦笑他既然带人过来,本就是存着任凭处置的意思,昆仑派再这样威慑他又有什么意思呢?

    不过他也没什么抱怨的余地,毕竟是自家子弟杀了人家的弟子,而非相反。

    相比起老者的认命情绪,黄昶注意到对面那年轻人居然还有几分不忿情绪。他与慕容英倒是有几分相似并不是指长相,而是指表情态度,即使在这种时刻,他脸上似乎依然能看出有一分傲气在,想来平时都是摆出这张傲气脸惯了的。

    可是在昆仑派面前,他再傲气又有啥用?江湖上从来不缺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而他们的结局也都差不多……如果没有及时学会谦逊的话。

    …………

    “说说吧,是怎么回事?”

    穆子清没有任何废话的直入主题,而黄昶则手持一块感应玉简负责做记录,就好像审讯时的记录员。对面那老者则叹了一口气,示意旁边年轻人自己说,他则静静坐于旁边,仿佛事不关己一样。

    本来就是如此,修仙界中,自己惹出的麻烦,自己结下的因果,首先都是自己扛。实在扛不动了,家族或宗门才可能出面帮忙顶一下,但如果闯的祸太大,会连累到整个团体了,那就只能放弃。

    那些因为一两个人的白痴行为,将整个门派,整个家族都填进去的实例,历年来修仙界中也不是没出过,然后么便以自身的毁灭成为其它宗派的反面教材了。刚极易折,作死就会死……这些朴素真理并不会因为这个世界有仙术道法的存在而改变。

    这位林琦林公子纵然是那老者的嫡系子孙,从小耗费了整个家族无数心血与资源才教导出来,作为未来家主培养的继承人。可他既然招惹了昆仑派,而且还不是一般得罪,是杀人之仇!那宗族也只好放弃掉他。直接将其送来昆仑山,让他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

    这才保住整个宗族的唯一法门。

    那林琦自己显然也早就想通此节,此时脸上带着一种“反正无所谓”的表情,将他如何路遇某个年轻修士,双方如何闹僵动手,自己如何用家传绝招击杀对方,简简单单的阐述了一遍。表述流畅,态度坦率,期间也没停顿结巴,不象是说谎造假的样子,至少在黄昶的神识“测谎”功能之下没露出破绽。师父长青子那边也没反应,想来是真的没说谎话。

    而黄昶在听他亲口说出了这场生死搏杀的起因之后,也只能在心底暗暗苦笑不已根据林琦所言,他跟那位路遇的年轻修士之所以大打出手,最终发展为生死之战,其原因竟然只在四个字:意气之争。

    两个都是中期修士,两人都是年轻气盛的,走在路上都喜欢肆无忌惮的放出神念到处扫描。然后,双方的侦测范围撞一块儿了……

    “你瞅啥?”

    “瞅你咋滴!”

    “再瞅一眼试试?”

    “试试就试试!”

    当然这只是在黄昶心中想到的类比,不过实际情况也与这差不多。反正之后双方就“乒乒乓乓”的干起来了,到现在一个躺在了棺材里,另一个估计也很快就要进去,这可真是叫人……无话可说。

    就连穆子清,听到居然是为这缘故时也不禁眼角抽动,稍稍顿了顿之后才问道:

    “你有当时的情形记录吗?”

    “有的。”

    林琦递过来一枚玉简,正是修仙者最常用的感应符器,这东西的作用就是把他当时脑海中的记忆包括画面和声音等以神识方式保存到玉简中,能够被其他修士同样以神识读取。一般来说很难作假,就算努力想出了一个假的场景,在高阶修士面前也很容易被识破。

    接过玉简,穆子清点点头:

    “好吧,那先这样。”

    其它废话也不多说,这一次的交涉就此结束。